奇书 >  鱼龙变 >  第三十二章 牢中秘话土木堡

孟义山在那里抡刀大战,看见众人纷纷下注,他边打边喊:“小卢,我信的过你,押你五十两怎样?”

卢少俊一拳打在身前敌手的肚子上,将那人揍得当即跪在地上。

卢少爷喝道:“孟兄的武功我是信不过的,我出五十押自己!”

孟义山哈哈一笑,却忽然转了向,对着那塌鼻汉子冲了过去,带鞘的刀直往那人身上招呼,口中骂道:“拿老子来赌?你也来参一注!”

那塌鼻汉子没料到孟义山跳出战团来打他,仓促挡了两掌后,兴致大发,拳出如暴雨,与老孟打在一起。

那些随从见孟义山闪出圈外,便跟上来追杀,却不料那塌鼻汉子打发了性,不分敌我,只要站到他旁边的,稍有不慎就挨了几下拳脚,力道又重又猛,挨上一下半天也爬不起来。

卢少俊操起一把椅子在人群里连抡带打,碰伤敌手不说,连不少赌客都被他砸倒在地,哀叫连连。

这一闹起来,整个二楼桌塌椅倒,家什摆设乱了一地,连蟋蟀盆都让人砸了。一时间人声鼎沸,瓷碎木裂之音不绝于耳!

如此大的骚动,一楼立刻有人跑出去向衙门报信。

此时府衙内,古振声正向李大人禀报“陆云鹏与钦犯王河有勾结!两人在酒楼会面,后来王河下来,我就跟在他后面,没想到他混入人群溜了。”

古振声不敢直说他不是王河的对手,没胆量去跟踪。

李知府听了,拍案怒道:“又是这个阉人!刘家血案,便着落在他的身上,还敢公然露面!”

陆云鹏既然会过王河,难保做出什么举动,李知府让他赶快回去,继续盯紧云鹏镖局。

古捕头心中叫苦,孟义山那混蛋却悠闲的放假,不禁暗骂老天不公,跟李知府告了退,愁眉苦脸的下去了。

李知府方要处理公文,又有差人进来报:“龙门赌坊内有多人打斗。”

这类聚赌斗殴的事,知府大人不大爱管,挥手道:“把赌坊管事和闹事的一起押来,下到牢中关两天,我再审问!”

等负责龙门坊一带的几名捕快赶到的时候,楼中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一片狼藉的现场,和几滩血迹,也不知是人血还是鸡血。

隔此不远的一处院子里,闹事的几人全聚在一处。

孟义山坐在地上,脸颊乌青了一块,眉梢也破了,正在和卢少俊吹嘘:“嘿嘿,我掌中夹刀,双手互用,这帮厮鸟那是敌手!”

那塌鼻大汉鼻青脸肿,坐在一旁叱道:“没我帮忙,凭你,那是这些郡卫的敌手!”

又对卢少俊道:“你这卢家的小子,长河剑能化做板凳使,就是认位不准了些!”

三人想起方才的举动,都是一阵大笑,孟义山问那塌鼻汉子:“你说郡卫?那个小王八蛋是什么来头?”

那塌鼻汉笑得甚是快意,道:“是永宁郡王朱驹,你适才揍他那拳打得不好,鼻子若是给打塌了,岂不是抢了我的招牌!”

原来方才在赌坊中打到后来,孟义山借着混乱,抓住那鹰眼薄唇的青年,劈面便是一拳,打得鼻口流血,又狠踢了两脚,后来是避在一旁的朱蟠把人抢过,跳窗走了,才没被老孟打个半死。

待听到远处来了捕快,这伙随从便一哄散了,孟义山不想让下属们瞧见这鼻青脸肿的样子,那塌鼻汉也发觉自己大**份,两人拉着卢少俊一同从楼里跳出,跑到这处院子暂避。

孟义山心说自己和这小郡王仇是结定了,想起先前这塌鼻汉子的势派,疑问道:“我听那小王八蛋叫你叔叔?”

塌鼻汉子大笑道:“我姓高名昌泰,不是他家的老王八蛋!”

卢少俊一听这个名字,立时拘谨起来,道:“小子见过威远侯爷,请恕方才放肆!”

高昌泰面色不乐,沉声道:“你别当我是威远侯,惹我心烦,叫声高大哥便好!”

高侯爷方才纵意而为,却被卢少俊的话提醒了身份,对两人道:“有十年没这么爽快的打架了,真痛快!”

见两人疑惑的看他,高昌泰笑笑,感叹道:“当年日子不好过,我还有三两个知己,现在连个说人话的都没有,整日听人叫侯爷,真想跑到山里去,当个猴子爷爷,到还快活!”

三人一阵沉默,孟义山先开口笑道:“看你这般可怜,那我老孟吃亏一下,便认你做大哥,好方便去侯府讨碗酒喝!”

高昌泰面容一动,旋即大笑道:“好啊!你这赌品人品都不大好的兄弟,到是难找!”

三人不打不相识,高昌泰才想起来那边还有个被砸烂的龙门坊要处理。

威远侯起身对两人道:“赌坊的客人都被咱们打跑了,可搞惨了我的生意”

这位带头把自家生意砸了的侯爷也是位奇人。

孟义山和卢少俊对望着干笑,高昌泰道:“我回去清理一下,改天再和你们算帐!”

三人一同行至门口,高昌泰对孟义山道:“我听朱瞻隆提过你,他很赏识你这小子!”

孟义山摇头不信:“王爷?我把他小儿子一顿暴打,不找老子的麻烦就不错!”

高昌泰道:“伊王瞻隆心有山川之险!只要你有用,打他儿子一顿算什么事了。”

话罢别了两人,自去收拾他的赌坊。

孟义山摸了摸伊王所赠的破军宝刀,扭头对卢少俊道:“咱们这便散伙罢!小卢你一身脚印,回去莫要又被关上个把月!”

卢少俊一阵苦笑,要不是跟你这混蛋出来,那能惹上此事!

孟义山笑道:“改日我去卢家看你,嘿嘿,顺便向你大伯讨教一下赌技!”

老孟别了卢少俊,还不知道古振声那边盯梢出了问题,晃悠着往衙门走去,才走过一个巷子,就被一个人堵住了去路。

只见那人白面长须,缺了一只左耳,开口道:“刀疤老六,你让我好找啊!”

孟捕头脸色一变,哈哈笑道:“我当是那个,原来是李大镖师,嘿嘿,你不去昆仑山找劫镖的刀疤六,找我这官府捕头做什么?”

当初强如云敖,都被这位副总镖头的青木掌震得轻伤,孟义山自知不是对手,暗中把功力提聚全身,时刻准备逃命!

李定开口道:“你把镖银藏放在何处,快些讲了,还能给你个全尸!”

孟义山好奇问道:“你是怎么找上我的?”

李定冷笑:“我们吃镖行饭的,一住进祥云客栈,就让人盯上了,自是要查明是那方的势力。”

李定早就看出孟义山想跑,却猫戏老鼠一样配合他说话:“今日我们局主出去会客,顺便引走了你们派来的高手,剩下那个暗桩,自然是一抓即获,问什么说什么!”

孟义山暗骂古振声这小白脸不靠谱。但也知道盯梢这活是真不好干。

李定神情嘲讽的对他笑笑,这时眼神却看着孟义山的身后。

孟义山偏头一瞧,身后三尺外站着一人,年曰五旬,神容俊朗,正在上下打量他老孟。

“陆云鹏!”就像从头泼了一身冷水,孟总捕完全打消了逃跑的念头,转过身来正视着来人。

那人望着孟义山开口道:“陆某怎样也想不到劫镖的会是孟捕头!难怪一直查不到线索!”

孟义山索性死猪不怕开水烫,冷笑道:“嘿嘿,找到我也没用,银子早运回苗疆了,要杀便快!”抽出宝刀来,摆了个盘王刀法的进攻姿势!

陆云鹏一叹,道:“果然是刀魔云敖的盘王刀!我一个开镖局的,不想得罪这种人,也不敢杀朝廷的官吏。真是难办啊。”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陆云鹏以目示意李定,让他回避,李定直接转身走出了巷口。

老孟见他没有喊打喊杀, 也把刀收了回去。

陆云鹏对孟义山道:“孟捕头只要帮我一个忙,劫镖的事可以一笔勾销,反正苦主家人都被云敖杀绝了,也没人索赔。”

“陆局主大气,事情再难,我老孟也给你办了。”

陆云鹏对他笑道:“你带我去探个监,我要找死牢内的张伯端问件事!”

上回花蝶儿抢攻府牢,孟义山差点丢了命,这回陆云鹏为何也要找张伯端?总捕头实在不解。老孟对陆云鹏道:“小事一桩!”

探监在孟总捕来说是真不值一提,轻松的带着陆云鹏进了洛阳大牢,孟义山在前头领路,又一次下到了地下囚室。

张伯端乱发如蓬,倚着墙壁昏睡,被两人的脚步声惊醒,抬眼一看是孟义山带着个男子进来,便又把眼睛闭上了!

孟义山打开了牢门的锁,对陆云鹏道:“这张老头对谁都是这个样子,看你怎么问话?”

陆云鹏看着孟义山,语气沉重说道:“我要问他的事,你若听了便有杀身之祸,你可要想清楚!”

孟义山吓了一跳,道:“你要杀老子灭口!”陆云鹏摇摇头,道:“不是,是锦衣卫!”

孟义山笑道:“你铁枪无敌,我还怕上三分,锦衣卫算是什么东西,这张伯端惹事太多,我可是想知道其中的缘故!”

陆云鹏走到张伯端身前站下,没理会孟义山,对张伯端道:“张兄,我是铁枪陆!”

张伯端表情震动,待看清陆云鹏的相貌时,更是大惊失色,脱口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

陆云鹏面容沉痛,向张伯端问道:“你可认识都尉陆源?那是我的亲弟弟!”

张伯端方才明显被陆云鹏的相貌吓住了,听了他的话后反到恢复平静,语气虚弱的答道:“陆都尉是好汉子!”

陆云鹏狂笑道:“是啊,好汉子,你告诉我,土木堡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怒气似乎无法宣泄,一掌击在牢室的墙壁上,硬将石墙打出一个内凹三寸的掌印,石屑粉散了一地!

孟义山被陆云鹏忽然显出的狂态吓了一跳,他听李崇义说过明军被瓦刺在土木堡杀得大败。当时的皇上都被劫去了蒙古,现在还没放回来。

老孟感觉接下来要听的事情可能有点大,同时也骇异陆云鹏武功太强。

张伯端嘴唇动了动,就是一句话也讲不出来,陆云鹏接着刺激他道:“京师三大营,几十万将士是怎么死的,你告诉我!”

张伯端惊恐的后退,身后却是墙壁,他突然吼道:“是王振和太上皇害死他们的,太上皇不明战法,硬要军队前进,都是那个太监和狗皇帝!”

陆云鹏步步紧逼道:“那我弟弟身中二十七箭,全是护体真气都挡不住的五石弓所射,瓦刺有这么多能开硬弓的射手么?”

孟义山想说五石弓老子就能射,没什么稀奇,又怕陆局主当场打死他。只好闷声大发财。

张伯端沉默片刻,道:“我自觉最对不住的,就是陆都尉!整件事情我不是全清楚,牵扯的人也太多!”

陆云鹏催促道:“你只要把知道的部分告诉我,别的我自会去查证!”

张伯端面容哀苦,痛苦的回忆道:“土木堡之变那天,我在太上皇身边护卫!”

孟义山插嘴道:“太上皇就是被瓦剌人抓走的那个皇帝?”

张伯端点头道:“对, 就是那太上皇朱祁镇,兵败之后被瓦剌人捉了,朝廷里的大人们才拥立了他的弟弟郕王朱祁钰,就是现在的景泰皇帝。”

张伯端自顾自的回忆,道:“那年瓦刺也先兵犯大同,王振就对太上皇说请陛下自将,御驾亲征,可成不世之功!”

陆云鹏道:“这些陆某都清楚,说说你的事!”

张伯端神情激动道:“那时我听说瓦剌入寇,皇上御驾亲征,便带了弟子徒众,一同去投了御前,想为抵御瓦剌出些力!”

老孟点了点头,陆云鹏却是一声冷笑。

张伯端不敢正眼看陆云鹏,低头道:“当时我们是京师三大营,号称五十万,实际也有二十余万人,还有英国公,成国公那些武勋贵胄,只以为这一去,必定旗开得胜!”

张伯端摇摇头,道:“大军一近宣府,前方的边报就雪片似的飞来,一直都说瓦刺只有一万余人,太上皇自然不怕,一味的叫京营将领们进军!”

“后来你都知道了,是瓦剌太师也先亲自率领了五万兵马长驱直入,断了明军后路,用几万人将我们二十余万人围困在了土木堡的土山上。”

陆云鹏紧紧追问道:“既然有土山可守,不应该只守了两天就大败吧?”

张伯端双目赤红,喘息着说道:“有人在水源处投了毒,大军断了水,自是没法坚持,士气崩了之后全军覆没,王振死在乱军之中,太上皇就在那一天,被也先俘虏!”

陆云鹏一阵冷笑,道:“那在水源下毒,害得三营将士惨死的又是谁?”

张伯端身躯不住抖动,要靠在墙上才能坐稳,咬牙说道:“那人是我!”

孟义山一脸惊奇,打量着张伯端道:“你可是疯了,去断自己人的水源?”

陆云鹏面色淡然的问道:“为什么?”

张伯端说出了当年是自己切断了明军的水源后,神情似乎有些放松了,坦然道:“为了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