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憋屈是憋屈,可看着光明神的化身被平民欺辱得一身伤,再加上他那副模样也是招人眼,不时会有女人想便宜。

虽然这人好似将男德刻进骨子里,即使被他控制着,也会想办法躲开这些女人,和大部分平民的欺辱。

但在邪神来看,跟这些丑恶的人接触,就是让化身同时受了身体和心上的双重伤害,邪神倒也没那么气极了,就这么跟他玩着。

直几天前邪神趁化身生病,禁锢松了跑去城堡两次,看到那个只是看一眼,就让他忍不住想亲近的少女,贪恋于少女一切的邪神再次被禁锢在化身身体中,开始没那个忍耐性了。

邪神恨跟他同为一体自诩仁慈博爱世人的光明神,也恨禁锢他自由的光明神化身,加上不能见到小娇娇,邪神暴躁的勾出商人们的恶意,让这个化身尝尝恶心到动杀心的感觉。

也让光明看看,他成了人类,也会有情绪,什么仁慈的神明,只是人类臆想中的他罢了。

但邪神没想到没等他看到化身被癞皮狗扑倒人,反倒是看到了他想得心脏发疼的小娇娇。

邪神困于这具身体,还想要不要让化身再生一次病,趁机出去,就见虞姝手贴上了化身的心脏处,邪神看得心中燃起的嫉妒都要把化身烧成渣了。

可下一秒从那只让他嫉妒得变形的小手生出的圣光进入了化身的身体,在径直的向他而来,邪神心情愉悦了。

他将圣光勾在指尖,不等他再亲近这跟小娇娇一样可爱的圣光。

这圣光突然大亮,邪神被刺合上眼,等再睁开眼,脖颈间陡然一紧,邪神低头去看,那可爱的圣光竟是紧紧缠上了他的脖子。

这是什么意思?

恋爱脑占据大脑百分之九十容量的邪神不会想他家小娇娇伤害他,儿是觉得虞姝在跟他玩闹。

圣光也能称得上是圣女最为重要的一部分,虞姝让圣光缠着他,代换一下,是把他看做最重要的人啊!

邪神心涨涨的,满足得不行。

手指轻触着圣光,没有生出一点反抗之心,反而期待这圣光能将他带出去见小娇娇才好。

在外面的虞姝露出困惑的神色。

她能感觉到西泽的身体里有东西,但她没想到这个可能是恶魔甚至是邪神的东西,不怕圣光,相反还主动亲近它,将圣光手动缠得更紧了。

“……”

这东西有病?

察觉到虞姝的表情变化,西泽不再纠结身体的异样,忽略心口那只白皙小手问道。

“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你身体里的东西有点奇怪,要把他拉出吗?”虞姝把这个决策权交给西泽。

谁都不想身体受制于他人,西泽自然是没有犹豫就同意让那东西脱离他的身体。

“麻烦您了。”

当事人既然点头了,虞姝没有犹豫,手腕一动,西泽身上那股压力骤然一松,一个身着黑色法袍,额头印着黑色弯月,眉宇间尽是邪气,不带一丝笑意的男人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模样,这装扮看着就不像好人,西泽拔出别在腰间的刀挡在虞姝身前,眼神警惕的看向让他感到不喜的邪神。

终于出来邪神,还是期待成真的被虞姝拉出来,邪神哪里还管这个碍事的化身,将人拍开,就贴上虞姝,头放在她颈间,藏在口中尖锐的牙齿跃跃欲试要做些什么。

这模样完全由冰冷邪神,秒变贴贴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