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已经找到了水源,是不打算回去了吗?”

洛瑾煜眼睛睨了她一眼,轻声地说着,身子也自然地朝向了她。

“啊?我没有说要回去啊。”

舒芷菡听到他的话不由地一愣,以为他还在说刚才自己顺着水流回去的事情,急忙地想要解释,自己并没有想要离开。

洛瑾煜看着她皱起了眉头,脑袋向她凑近了一些,“你不打算回府了?难道想要在这湖边安营扎寨吗?”

听到他这么一说,才明白是自己误会了,立马笑着上前一步,开心地抓紧他的胳膊,摇着头说着:“原来你是说回将军府呀,当然回去啊。”

洛瑾煜的视线落在了胳膊上的那两只手,当那个力度上来的时候,心仿佛是漏跳了一拍似的。

他下意识地收回了自己的胳膊,反背在身后盯着她,“怎么?不是将军府,难道在这里你还有可去之处?”

舒芷菡笑着摇着头,跟在他的身后往马的方向前去着。

来到马的边上,静静地看着他解下马儿的缰绳,不由地又看呆了。

心想着,这男人怎么能够这么好看,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迷人,老天爷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转念想着,脸上的笑容更是荡漾开来。

洛瑾煜看着她那般笑着,不由地感到一阵的瘆人,干咳了一声以示她可以回神了。

“你就那么喜欢盯着男人看吗?”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花痴,只不过你不一样。”

“哦?是吗?有何不同?”

舒芷菡缓缓地带着笑意走向他,上手拽住他拉着缰绳的手,踮起脚尖,凑近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你最好看。”

洛瑾煜听后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心中忍不住想着,她也不过就是一个肤浅的女人。

再一想到,这是因为圣上赐婚,她才会来到这里,假如看见的人是一个丑陋不堪之人,想来她也不会这般开心地去接受这门婚事吧。

这么一想着,心中不由地有些不爽。

就在这么一瞬间,便认定了她只不过也就是一个注重皮相之人。

“既然你这么喜好美色,那么我建议你可以去城中的一些茶楼转转,说不定你能发现一些不同的色彩。”

舒芷菡有些不明白他这话中的意思,但是就是觉得听着心中有些不爽,但是却说不出来究竟为何。

她眨巴着双眼看着洛瑾煜,只见他示意自己上马。

无奈之下,她便甩了下脑袋,想反正也不明白,那就不要想了,毕竟今日他同自己说了那么多的话,已经很不容易了,已经够她开心一阵子了。

她先将脚伸进了马镫之中,正在想着究竟应该怎么使劲的时候,就感到身子突然地一轻,很顺利地就坐了上去。

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就感到了背后的一阵暖意。

她想要回头去看他的时候,就感到马儿在奔驰了。

一瞬间紧紧地抱住了他的一只胳膊,突然感到靠着他身边,好像什么都不害怕了。

弥月看到她们的马儿向着自己的方向奔来的时候,一阵的激动,赶忙着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草屑便迎了上去。

马儿停下来的时候,洛瑾煜一下子便跳了下来,很自然地将手伸了出去。

舒芷菡看到那只伸向自己的手,心中宛如菡萏开花一般,兴奋地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刚从马上下来,眼神还没有离开他身上的时候,微微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道谢,就被弥月一下子拽了过去。

弥月拉着她装了个圈,脸上写满了紧张,“小姐,你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害怕?有没有受伤?吓坏了吧?”

想着一个根本不会骑马的人,就这么突然被那么快速地被带走,肯定都要吓破胆了。

倘若是换成她自己的话,指不定都吓晕在那里了。

再一想的就是,这面无表情的阎王将军,就这么将自己家小姐给带走,也不知道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但是她看着舒芷菡那满面春风的样子,心中不由地咯噔了一下。

心想着,该不会自己家小姐得逞了吧?难道那阎王将军就这么被她就地正法了?

弥月这么想着,怯怯地偷看了洛瑾煜一眼,看见他的脸色和自己家的小姐是截然不同,那张黑脸好像是谁多看他一眼,就会被吃掉一般。

她吓得一哆嗦,赶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她悄悄地将舒芷菡拉到了一旁,用手挡着嘴巴轻声在她耳边问道:“小姐,你究竟把这洛将军怎么了?你看他这张脸恨不得要杀了我们一般。”

“瞎说什么呢,你不觉得他这样特别好看,怎么看不看不腻的。”

弥月听着她的话,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眼神顺着她的看去,脸上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小姐,你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她看着洛瑾煜那张除了凶没有一丝别的表情的脸,自己家小姐竟然还说是好看,看不腻?

弥月的视线忍不住看向了一旁的两只毛驴,皱着眉头仔细地瞧着,心想着,难不成刚才小姐不小心被驴给踢了脑袋?

但是也不应该啊,刚才她也只不过就是被毛驴喷了一脸的口水而已,难道那口水有毒。

她正想着的时候,就看见舒芷菡缓缓地再次走到了洛瑾煜的身旁。

此时的他已经骑在了马上,舒芷菡昂着头笑意满满地看向他,“你现在是要回大营了吗?”

“我回趟府。”

听他这么一说,舒芷菡立马兴奋地拍着手跳了起来,想要伸手去抓他,却发现除了他的靴子哪里都无从下手。

她尴尬地笑着轻轻地摸了摸马儿的屁屁,“那你先回去,我们府中见哟。”

洛瑾煜听着不禁皱眉道:“你怎么回去?”

舒芷菡笑着伸手指向身后,“骑它呀。”

孟浩武听见她这么一说,忍不住“噗嗤”一下又笑了起来,“舒小姐,你的意思是还要骑驴吗?”

“对啊,我既然买了它,那肯定不能因为它不是马,所以就扔了它呀。”

“只是在边城......”

孟浩武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洛瑾煜给打断了,“小孟,走吧。”

他没有将话全部说出来,堵在嗓子眼有些不舒服,但是看见自己家将军已经跑出去了,也只能赶紧追了上去。

草地上顿时又留下了她们主仆二人。

“小姐,你真的要骑这个驴回去吗?”

“那当然啊,难不成你也想要就这么把它们扔掉吗?你可知道这是咱们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呀,好多银两呢。”

听着她这么一说,弥月也立马点着头,“也是的,还是小姐想的周到,咱们虽然带来这么多车的嫁妆,但是那大夫人也是精明的很,都没有给多少金银的。”

想到这里,她突然又替自己家小姐感到一丝的不值得。

明明她是代替那舒清妍出嫁的,倘若是她的话,那嫁妆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大夫人准备嫁妆的时候,那么多辆马车的嫁妆,有几车的布匹,还有好些书籍,更是包括了不少自己家小姐原本在太师府所用的东西。

当时话可是说的好听,说着就是怕舒芷菡在这里吃用不惯,所以带了好些吃的,还说什么银两带多了没有用,那蛮夷之地,也是有钱花不出去的。

舒芷菡知道她是为自己感到不公,但是进来之则安之。

她轻轻地牵起弥月的手往毛驴的位置走去,“别抱怨了,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这样吧,咱们将这毛驴骑过去,看看能不能再换一些银两的。”

“小姐,你真的是太聪明啦,咱们这就去找那老板,他这是故意错给我们的,摆明了是想要坑我们,咱们去找他理论理论。”

“看看,你又犯傻了吧,都知道他是故意的,那你现在去找他,以为他会乖乖地承认吗?”

舒芷菡一边说着,一边就爬上了毛驴的背。

弥月满脸皱在了一起,十分的气愤,但是动作不落下,赶忙着也上了毛驴的背。

她们缓缓地骑着毛驴来到了街市上。

街道上的人看着她们,忍不住掩嘴笑着,对她们都指指点点的。

“小姐,他们是都在笑我们吗?”

“你觉得呢?”

弥月有些感到不好意思,好像自己成了跳梁小丑一般,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她的余光悄悄地看向舒芷菡,却见她竟然昂着头,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似的。

她们来到了一个马贩子身边,礼貌地问道:“这位掌柜,敢问你是否收这毛驴?”

那个肥硕的中年男人看了她们一眼,伸手去摸了摸毛驴,然后伸出一只手,“这么多。”

弥月看着他伸出的手,有些怀疑地问道:“五两吗?这是否有点少,我们买来可不止这个价格啊。”

“五两?这位姑娘,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五文,两匹。”

“什么?你这也说的出口,怎么不直接去抢啊。”

弥月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的,心中恨恨地想着这也太黑了。

“这位姑娘,你若嫌价格太低,可以不卖,我不强求,只是我善意告知一番,在边城,这毛驴根本没什么用处,若不是看着你们两个是姑娘,不然你白送我,我还嫌它浪费我的粮草。”

这个中年男子边说着就转身去摸着自己的马,不再看她们的那两头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