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就碰下腿而已,这也能穿越? >  2

明亮房间中三个容貌成熟的女子倒是一直在细细探讨,一旁的雷显也时不时的补充着一些关于那法器制作场的情况信息,然而那面容稍显青涩的年轻女子却一直在安静呆坐。

三女稍稍聊过之后,倒是立即对另一件事有了极大的兴趣。

雾影狼王何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够进入进升到玄丹境?

虽然只是强行进升,后续还有着一段虚弱期,但他们同为灵丹期修为,可都知道要想体内灵丹每进升一层,会面临多大的困难。

按照雷显的估计,那狼王成为灵兽也不过才十数年时间,且那狼王虽成了灵兽,可其本质依然属于兽类,修行速度本就弱于人类修行者,何以它现在就能进升?

讨论中几人目光闪烁,显然无比好奇,雷显和那两个成熟的女子,虽早已进入了玄丹境,当初他们将体内的灵丹进升到玄丹时可最少都用了四五十年的时间,那还是一直在闭关打坐才堪堪突破。但下一层的金丹境界,他们修炼了数十年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进入。

整个妙音阁,除了仙踪难觅的师尊外,唯有大师姐体内的灵丹修炼到了金丹境,那还是不知多少年前的事情,在师尊云游世界时,也是大师姐将阁内大小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

师尊每次仙游时,虽然名义上来说阁内的大小事物一般是由留守的五大峰主共同决定,但是由于大师姐处于另一个层次,且师尊未在时,她们成为峰主的这些年来,大师姐平时对她们诸多照拂,也是真心将她们当做弟弟妹妹看待,这些师弟师妹倒是对其极为敬重。

在她们心中,本以为大师姐将是最有机会跨越过那道鸿沟的人,然而在一次聊天中,大师姐却透漏出,师尊曾经说过,他们这一帮姐妹当中,最有机会进入那个层次的人反而是最晚入门的八妹。

那还是师尊刚将其收进门类不久,八妹的出身,她们极为了解,虽然那时也是刚刚进入灵丹期,但已是地元国内极其有名的天赋至强之人。

对于她最终能进入那个层次,她们倒是未有怀疑,只是没想到师尊对其的评价,居然还在那时已在金丹境的大师姐之上。

想到此处,她们倒是略有疑惑的向着那一直未曾出声的八师妹看去。

那面容青涩的年轻女子,虽未加入探讨,但此时一直安静呆坐的神色倒是与往常相差不多,然而那些许震动的神情也被她们发觉,尤其是那身形微颤间那抹饱满晃动的弧度更为诱人,仿佛空气都在一阵阵发颤

另外几人似乎察觉到了空气的细微变化,两个成熟明艳的女子立即瞧了过去,眸子先是在那夸张的身形中部停留了一瞬,好奇闪烁的瞳孔也微微凝滞,接着好似未发觉一般,秀美的脸孔徐徐向上移去。

看着那一直呆坐的青涩女子,往日安静的神色间似乎也起了波澜,两女明艳的脸颊上也浮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一女轻笑出声:“怎么,我们一直对任何事物都默不关心的八师妹,也终于被勾起了好奇之心吗?”

轻笑声入耳,稍显青涩的年轻女子,神色间的震动也迅速收敛,重新恢复了安静的模样,微偏俏脸淡淡说道:“三师姐,小妹已进入灵丹境三十年有余,然而对于再深一层的领悟还未到来,那雾影狼王能强行进升,还能击伤九师妹,我倒是有些兴趣!”

那对于自身修行准确告知的话语,几女都未有惊奇,甚至连雷显也未感到奇怪,几人对于八师妹的性格早已清楚。

知道她平时对于很多事都是漠不关心,甚至连基本的人情交流也很少往来,似乎与她面容表现的一样,待人接物上都欠缺了那份成熟。

那直率、还有些未敬重的话语,在她们听来再正常不过。

大师姐也满脸含笑,神情似有一丝疑惑的问道:“怎么,八妹想要过去看一看吗?”

面容青涩的女子点了点头,轻轻说道:“大姐,我想过去看看,那雾影狼王的进升之法倒是有何特别!”

依然有些直率的话语,大师姐未变脸色,看向了其他人,说道:“那处据点,我们表决一下,看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说完之后,大师姐倒是立即举起了手,似乎对于那据点的是否还要存在,在她心中从未考虑过一般。

大师姐抬手之后,其他几人倒是立即也举起了手,无人去讨论那据点内的人员情况。

看见此情况,大师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八妹,你先回去收拾,至于何事过去,你自行决定就好!”

那面容青涩的女子听完之后,倒是立即起身,微微拜过大师姐后,就向着门外走去,倒也未曾向其她几位师姐师兄告别。

几人也未有不满,不过看着她行走间颤颤巍巍的模样,大师姐雍容的神情也掠过一抹不自然,另外两女倒是还微微瞥了一眼,那雷显却从不敢向其真正注目。

眼看她即将出了房间,大师姐倒是站了起来,开口说道:“八妹,我这有一件袍子,送你穿上!”

另外两女显然也明白了过来,其中一女噗嗤一笑:“八妹,你如此过去,岂不要让那群牲口再次一饱眼福!”

那有些轻浮的话语,让得端庄的大师姐微微皱眉,然而那面容青涩的女子却似乎未察觉到那份调笑,神情间反而有些认同,只是依然存了一丝疑惑:“上次他们看我的目光确实有些奇怪!师姐,你给我的袍子是?”

两女轻笑出声,大师姐倒是瞪了她们一眼,只是那笑声中未有不好的意味,大师姐倒是也未责怪她们。

只是将那件素色长袍紧紧的附在了八妹的身躯之上,顿时那诱人的身形立即被遮掩,两女神色间倒是有些可惜,仿佛被遮去了动人的风景一般。

八妹走后,两女倒是立即有些认真:“大师姐,真让八妹独自过去吗,会不会太危险了!要不让我们或者雷师弟,去一个人相陪。”

大师姐摇了摇头,郑重的神情间却有一丝毋庸置疑:“师尊曾经说过,八妹的任何决定,不要让我去阻拦,顺其自然就好!如今师尊仙游未回,妙音阁内必须具备足够的实力,即刻传信让北部的七弟回到门内,另外也让原木森林另一端的六妹随时注意原木法器制作场的动静,上次九妹出事,她都未有反应!”

听到未她们跟随,几人眼中倒是有着一丝可惜,不过阁内必须保留足够的战力存在,几人倒是都清楚,只是她们未想到会是让七弟返回,为何不是让九妹回来,毕竟她受了伤,如今八妹又过去了,此番让同一地点的九妹返回才是应当的啊!

雷显有些着急的出声:“大姐,为何不是让九妹返回,她如今已受伤,应该让她尽快回阁疗养才是啊!”

大师姐却再次摇了摇头:“九妹刚才传音中的意思,虽然有撤去据点之意,然而听她的话语,似乎还有在那地方逗留之意,既然她有这想法,那就应该尊重她!”

这话不光两女听的奇怪,雷显此时也更为焦急,然而几人还未出声询问,就听到大师姐继续说道:“师尊两月之前,跟我说过一次,九妹的决定,也让我不要做任何阻拦!”

此话一出众人有些震惊,九师妹几月之前才被师尊收入门下,当时收徒之时,众人都不清楚,还是大师姐最后代师下了命令。

她们没想到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尊,在收了一个之前从未听闻过名号的人之后,也有着跟八妹一般的决定,那已不是…?

两日之后,原木森林的据点内,再次传来了消息,阁内居然再次让这个据点暂时留守,没有任何撤离的打算。

然而引起轰动却不是那个决议,而是跟随命令来到据点的一个女子,看着那裹在宽大素袍中的青涩女子,程青云有些疑惑,这女人论容貌也并未胜过若溪,然而他们的反应为何如此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