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前事作废 >  第33章 旧爱

她忽的眼前一片血光,骨头缝里蔓延出来的恐惧。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她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到,一个滚烫的手,扶住了她的胳膊肘。

“这我后来的是亲我真的不知道了,那都是老黄历了。”老头似乎不想再提这件事了,语气已经有点不好了,“你们走吧,这生意我不做了。”

余枝却冲过去,揪住老头的脖领,“我认识你,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是在栖霞别墅里做账的,这些遗物也是你偷来的。”

老头带着被人揭穿后的狼狈,“当初霍家树倒猢狲散,大家都偷拿东西,我凭什么不能拿。”

贺泗看向余枝,仿佛自己从来没了解过她,只想将她给看透。

她的目光忽的变得凌厉,见架子上挂着一个年代久远的宝剑,走过去“刷”的一下抽出来,并不怎么锋利得到刀刃对准老头,“告诉我,霍屿究竟是怎么死的。”

锋利的刀刃紧紧贴着老人的青色的筋,老头好像看见了鬼一样,“你,你这说话的语气,怎么这么像余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天我也跟着霍少去了贺家,那天我腿上中了子弹,晕过去了。”

“然后呢?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她眼底血红。

“后来我醒了之后,就已经到了医院,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老头吓得缩着脖子。

“你扯谎,那你怎么知道他死了!”余枝胸口疼的好像要炸开一样。

“我在医院里见到霍少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身上被野狗咬烂了,连五官都看不清楚了,他就死在了我的身边,我现在还记得霍少死时候的样子,那么天之骄子的一个人,死的惨不忍睹。”

疼!余枝只感觉浑身的骨血被撕扯着的疼,“他临终的时候说什么了吗?”

“你小心一点,我的脖子,哎呦呦!”老头脸色惨白,生怕呼吸太用力了,“霍少说,余小姐最畏寒了,不能一直泡在江水中,一定将她的尸体带回来,葬在……葬在霍家祖坟里。”

她手里的见掉落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眼前却是一片模糊,“霍屿啊,你说过的,只有上族谱的人才能进霍家的祖坟的,你究竟是有情还是无情。”

她哭了起来,先是小声的啜泣,然后是嚎啕大哭,“怎么死的,究竟是谁将你害成这样?贺家在你眼中不算什么,你身边又有多少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贺泗在她的面前慢慢的蹲下身体,看着哭的狼狈的她,眼中带着困惑和不解。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告诉你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当初贺家的满门都被杀了,我祖父藏在米缸里才夺过了一劫,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是我的祖母当初无畏,救了我祖父,用计杀了那个男人。”

那是他年幼时候听过的故事,他没有当真,只以为老宅中的人胡乱的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你祖母?用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