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搭伙 >  第12章 过分

车子驶入谢家老宅,温瑾胤给温澜打来电话,说弄到两块上好的茶饼,让谢宴声去温宅拿。

温澜明知这是温瑾胤想见谢宴声的说辞,但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谢宴声听她说完,既不说去,也不说不去。

司机刚把车泊好,谢宴声就接到楚楚的电话。

当着温澜的面,他只“嗯”“啊”,没做过多的回应。

两人回到楼上,谢宴声换了件衣服要出门。

温澜猜到他是去见楚楚,直接撂下狠话,“谢宴声,今晚要么留在家里,要么和我一起去见温瑾胤。否则,只要你前脚走出这扇门,我后脚就搬走。”

“退出你的高中微信群,今晚,我听你的。”谢宴声与她讲条件。

她一脸决然:“我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退?”

“温澜,你一直都有和沈毅旧情复燃的私心,不过是嘴硬罢了。”谢宴声牙齿咬得咯咯响,“别挑战我的底线。”

她“呵呵”冷笑。

他可以在外面光明正大的玩女人。

她却不可以和沈毅同处一个微信群。

两年前,她删除了沈毅所有的联系方式,两人现在唯一的交集就是这个微信群。

就算同在一个群又怎样,两人又没说过一句话。

真是应了那句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手机!”谢宴声沉着脸朝她伸手。

她后退,“谢宴声,别太过分!”

“自己退,还是我来帮你?”谢宴声说着已扣住她手腕,把她手机拿走,并快速用她指纹解锁。

她伸手去抢,谢宴声一躲,手机“啪”地掉地上,手机屏摔得四分五裂!

谢宴声抢先一步拿起手机,试了下已无法开机。

“谢宴声你混蛋!”温澜气得骂道。

“明天送你个新的。”谢宴声把手机放下,转身下楼。

脚步声渐行渐远,温澜拿起碎掉屏幕的手机,委屈的泪水啪嗒啪嗒掉下来。

谢宴声回来的时候已过凌晨,温澜睡得正熟。

他没有打扰她,去了隔壁卧室。

早上醒来,温澜发现床头柜上放了个未拆封的手机盒。

打开,把手机卡装进去,就看到谢宴声和楚楚在酒吧拥吻的新闻登上了娱乐头条。

这两年,温澜都记不清谢宴声弄出多少花花事了。

有一次搞出的动静特别大。

连谢老爷子都惊动了,为此还罚谢宴声在谢家祠堂跪了一天一夜。

温澜对谢宴声的绯闻早就见怪不怪了。

其实,以谢宴声的谨慎,稍微上点心,也不至于被狗仔拍到。

吃早餐的时候,谢宴声只喝了杯牛奶就回了二楼。

最生气的当属谢母。

明明出轨的是她儿子,她责怪的确是温澜。

“结婚两年了,宴声的玩心越来越重,怎么还收不回来?”

“闹出这种事,最该反思的是你这个当妻子的!你如果给宴声足够的关心和温暖,别的女人又怎么会钻空子!”

温澜听得头皮发麻,不紧不慢地回她:“想必老爷子当年娶二房,也是因为你没有给他足够的关心和温暖。”

“胡说!”谢母狠狠拍了下餐桌,愤然起身,“是韩佩那个狐狸精用下作的手段骗了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