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陛下死开,别踩我的菜! >  第九十六章 治丧

最终牧魏闲还是被凤十九打晕了,因为这人真的废话特别多,絮絮叨叨的,就是不想睡觉。

凤十九起初还安慰一下,等着他自己困了睡觉,结果等的自己都快睡着了,他还在说,最后就忍无可忍,将人打晕了。

世界瞬间清净,感觉是如此美好。

凤十九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她又叮嘱厨娘秀姨煮了一锅安神汤,看到连连打哈欠的牧魏央,也给她灌了一碗。

牧魏央这会儿已经不害怕了,只感觉特别困:“如果是昨晚上喝到这个就好了。”

凤十九:“如果你勤快点的话可以自己煮。”

牧魏央不仅不勤快,还很害怕,尤其煮汤还要打水,她万一不小心掉井里怎么办,那时候人都睡了,肯定无人关注自己,她只能被淹死。

牧魏央甚至怕的连厕所都没去,生生忍了一夜。

她打了个哈欠,眼角泛起泪花, 看着一派平静的凤十九,有些羡慕:“为什么你不害怕?”

因为见过更恐怖的场景。

凤十九:“因为我确定我不会掉里面,即便掉里面,也能自己上来。”

牧魏央想起她那一身诡异的功夫,有些羡慕:“当宫女都要向你这么厉害吗?”

“不是。”

凤十九摇头:“她们比我厉害得多。”

牧魏央噎住,吃惊的看着她。

凤十九却很平静:“我见过的宫女,基本都比我厉害。”

一个个舌灿莲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能力还不错,认识人的关系图复杂的堪比迷宫。

只有一手功夫的她,当然是比不上的。

牧魏央听的都呆住了,瞪大眼睛:“那岂不是说,我连当宫女的资格都没有?”

除了脸,她可是样样不如凤十九的。

凤十九看她一眼:“你嘴皮子也挺厉害的。”

“何况。”她眼神有些意味深长起来,“有些人生来就注定富贵,宫女或许筹谋一生,也达不到她的起点。”

牧魏央以为她在夸赞自己钱多,也想到自己优点,顿时有些骄傲起来:“你说的对,虽然我不厉害,但是我有钱啊,你们都没我有钱!!”

她们家可是附近最大的地主!!

凤十九:“……嗯。”

牧魏央开心了,嘻嘻笑起来,跟她说自己昨天听来的消息:“苏家婶子最近忙着呢,她们家地多,稻子还没割完呢,以前苏家叔叔怜惜她长得好,不让她干这些粗活累活,但现在她毁容了,就逃不过了。”

“听大牛嫂子说,苏家婶子已经连着快十天都下地割谷子呢,一开始还不乐意,割了没一刻钟就哭哭啼啼,但她以前哭是美人落泪,现在哭就是眼泪鼻涕糊一脸,苏家叔叔都快嫌弃死了,根本不让她歇息呢。”

所以此事,跟苏母无关。

牧魏央说着,有些唏嘘的摸着自己的脸道:“果然女人,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脸,看看苏家婶子以前多受宠,现在呢?不仅脸毁了,连保养很好的手也毁了,不仅要干粗活累活,回家了还要做饭洗衣呢!”

“真是太凄惨了!”

凤十九听着有些不对:“这是他们品性不好,与容颜有何关系?”

“当然有关了!”牧魏央理直气壮道,“苏家婶子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往远了说,苏卿儿凭着那张好看的脸,得了多少好处,过年连压岁钱都比旁人多呢!”

“你看别的姐姐,甚至连村长家的姑娘,就没有这些好处。”

所以,脸蛋是很重要的!

凤十九也知道脸蛋重要,世人对好看的人总是有着很多善意,但是……凤十九道:“你若找夫婿,万不可找只看脸的。”

“连你自己也是,不要以为长得好看,一切好处就理所当然,长得不好看,就活该被唾弃。”

牧魏央一愣,而后失笑:“当然,我可没有那么傻,才不会找苏家叔叔那种人呢!”

凤十九点头:“你要找你哥这样的。”

牧魏央就欲言又止,她不想找傻子。

凤十九:“我是让你找跟你哥品行相似的人,最起码不是光看脸的肤浅之人。”

牧魏央表示了解,而后有些促狭的看着她:“我哥在你眼里到底有多好?”值得你这般夸赞推崇?

凤十九认真道:“他是我见过唯一一个没有对我容貌异目相待的人。”虽然他是个傻子。

但要知道,即便是牧老爷子,也对自己很是嫌弃呢。

牧魏央听得一愣,而后有些心疼的看着她。

长这么丑,真是辛苦了。

牧魏央拍拍她肩膀:“嫂子,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凤十九:“……”

倒也不需要。

沉默看她一眼,凤十九转身走了。

牧魏央以为自己戳到她痛处,就有些愧疚,想着怎么补偿一下。

.

小孩子不像成人那样有很多规矩,今日,村长家就要将二禄下葬了。

凤十九也过去,但并没有提东西,因为她看到牧老爷子也过去了。

二禄今年已经八岁了,最艰难的幼儿时期都熬了过来,没想到突遭横祸,村长一家都有些不能接受。

尤其是村长的大儿子大勇,也就是二禄亲爹,哭的眼睛都肿了。

听说他妻子更是直接晕了过去,现在一身麻衣,强打起精神烧纸。

村长负责接待,基本上村里人都来了,还有外村人,可见村长人缘是真的很好。

凤十九站在角落里,十分安静,不引人注目。

然而村长却没敢将她忘记,将牧老爷子送走后,就来找她:“少夫人去屋里歇歇吧。”

凤十九看出他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点了点头,跟着他走。

即便辈分不一样,到底男女有别,村长将凤十九带到一宽阔处,四周都无人。

凤十九:“节哀。”

村长强笑一下,发现笑不出来,就收起笑容,绷住一张脸。

“我主要是想问问,少夫人对于我孙儿被杀这事,可有其他线索?”

凤十九摇头:“并无。”

村长一顿,有些失望,主动道:“我问过我孙儿的几个朋友,他们都说,昨天并未与我孙儿在一起。”

“一整天没见?”

村长摇头:“上午还一起玩的,下午就不见了。”

凤十九点点头,问道:“那些小孩,昨天下午去了哪里?”

“去山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