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摆烂小医仙,靠算命火爆整个王朝 >  第61章 似人的活物

“那喝些水吧。”

那活物转身在桌边忙碌着,新娘在床边既不敢随意挪动,也无法挑起喜帕查看。

轻轻的转了转头想寻找其他人,也只瞧得见周边地面的样子。

茶碗碰撞的声响结束,活物再次靠近新娘。

只见一双手端着茶杯递了过来,眼下那双伸入喜帕下黑青狰狞的手吓得新娘倒吸一口冷气。

细长灰白的指甲坚硬而锋利,端着茶杯的指尖皱皱巴巴拘在一处,上面似乎还有些微风干的粘液。

新娘忍住没敢抽泣,生怕惹怒这怪物。

她小心翼翼的接下茶杯,怪物的手缓缓的退出了自己的视线。

见怪物好似要离开,新娘顿时暗暗松了口气,目光再次落向手中的茶杯,一股恶心顿时袭上咽喉。

茶杯里装着的哪里是什么茶水,是一团黑乎乎有黏答答的淤泥状物体,蠕动着长条形的未知虫子,看得新娘直反胃。

一条虫子爬上杯沿,吓的她瞬间脸色煞白。

眼泪再也无法控制的滴落下来,恰巧落入茶杯中的淤泥上,引得里面虫子状的东西愈发躁动,蠕动的更加明显。

新娘知道有着自己丫鬟声音的活物还在这房中,她紧紧咬着下唇不敢出声,但恐惧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小姐。”

丫鬟的声音忽得响起,站在新娘面前遮住了外头投射进来的光亮,好似乌云遮住了嫩草唯一的生机。

“小姐,为何不喝?”

“我、我不太想喝,撤了吧。”

压抑住颤抖的语调,新娘用尽全身力气尽可能的说完了这句话,接着端着茶杯的手往前递了出去。

“小姐,你为何不喝?”

活物并未接过茶杯,依然用刚才的语调重复着同一句询问。

这下新娘惊觉此怪物根本无法正常对话,她不由得一颤,茶杯和茶托叮当一声。

还好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扶了下,才避免这被恶心的粘液被打翻在地。

此时怪物并无动静,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

端稳茶杯的新娘缓缓收回双手,尽可能的将动作慢下来。

她在拖延时间。

喜娘之前说过她去去就回,按时辰算来,她应该很快就回到新房。

新娘在心里祈祷着对方能够立刻出现在这里,好让她知晓,眼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做的一场噩梦罢了。

“小姐,你为何还不喝?!”

怪物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她声调尖锐刺耳却又不男不女,沙哑的底音好似一个苍老的男人捏住喉咙发出的声线。

“我、我……”

被吓到的新娘直接哭了出来,她察觉到怪物的靠近,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

“我喝……”

为了安抚怪物拖延时间,新娘端起茶杯往嘴边而去,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让她差一点直接呕出声。

这一刻她终于忍受不了,将茶杯朝着怪物狠狠甩去。

“哐当”一声,茶杯什么都没砸中,直接碎了一地。

怪物为了躲避让开了面前的道路。

新娘不敢掀开喜帕,害怕自己瞧见狰狞的怪物会直接吓晕。

只得捏起喜帕一角,打开了不少视野,起身跌跌撞撞的朝着房门外跑去。

大门敞开一条缝隙,屋外灿烂的阳光正透过缝隙洒亮了一小片空气,瞧着那明亮的日光,她脚下越发激动的奔跑着。

一手刚摸到了门框,还未来得及欣喜,一股强大的力道从身后将她整个人扑倒在地。

“啊!”

跌疼的新娘一扭头,自己的脚踝被那双青黑色的手死死抓住,灰白锋利的指甲刺入皮肉。

巨大的力道拖着她往昏暗的房间里拽去。

“我不要!啊——!”

挥舞着双手想抓住些什么,但新娘在地上无用的挣扎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面前那道光越来越远。

“砰”的一声,房门忽然自动闭合。

整个房间陷入黑暗。

短暂的安静后,幽幽绿光四散而出,将黑暗的屋内照的通明。

惊吓不已的新娘蜷缩在墙角,而怪物就站在离她一尺远的地方,直勾勾的盯着她。

避无可避的新娘不得已抬起头,透过绿光看清了怪物的模样。

那是一个似人的活物,它的确穿着自家丫鬟的衣裙,只是衣裙破损不堪,各处都裸露着部分青紫色的皮肤,干涩但又有一丝粘液附着在上面。

在绿光的照射下,这些皮肤宛如刚被剥了皮的**,皱巴巴血淋淋的。

视线往上,长长的黑发遮盖住活物整个面部,黑发的一侧露出一只猫眼大的灰白色眼球。

眼球微转,怪物朝着新娘前进一步。

“小姐,你不认得我了吗?”

这次怪物又发出了丫鬟小兰的声音。

新娘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她告诫自己不要被妖物迷惑。

眼下这一切定是某种障眼法,喜娘在回来的路上,她只要坚持住就一定能逃离这场噩梦。

叮铃铃的细小声音回荡在安静的屋内,新娘余光一扫,一个金铃手环映入眼帘。

它正戴在怪物的手腕上,这是小兰生辰时,自己送给她的。

新娘不由得定睛看去,确实是她赠与的那只。

小兰当时开心极了,还说此生都不会脱下,要保存好作为给儿女们的传家宝。

难道……?

鼓气勇气再次抬头打量着怪物,新娘越看这怪物的身高与身量,越觉得这就是自家丫鬟。

“小兰?”

“你……是小兰吗?”

又靠近了一步的怪物听懂了新娘的话,它停下脚步,双手捂住长发下的面庞。

屋内顿时响起婴儿般嘤嘤的哭声。

格外渗人,让人汗毛直竖。

新娘瞧着它的动作愈发觉得眼前的怪物就是自己的丫鬟小兰。

那丫头每次被嬷嬷训了回来,定然要在屋里捂着脸哭一场。

“小兰,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句问话让怪物停止了哭泣,黑色长发下的灰白眼球直直的盯着新娘。

新娘被瞧的头皮发麻,心头一紧。

她是说错说什么话了吗?

无论这怪物是不是小兰,它都是能听懂自己话的

为了安抚怪物等待喜娘,新娘鼓起勇气说道,“我阿娘识得国安寺的明善大师,我去求她定然能带你上京,到时明善大师必可将你恢复原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