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明情报总局掌门人 >  第五十五章:以后再不用裹脚了

“哎哎哎!教你那个老倌都有谁呀?给弄几本书看。”

“好几个呢?你想找谁?”

“我咋认识他们呢?你帮着要几本书就行了。”

“和你说一个事儿,你不是父皇跟前第一大谋士吗?把我那几个老师推荐一下呗!”

“干啥?你想让他们当大官?”

“嗯!说起来这几个人都很不错!”

“不错你娘的蛋!就是不错,你也不能这么干?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搞小集团,皇上会怎么想?再说了,你是国家的储君,将来那个臣子不是你的手下?用的着这样吗?”

朱慈烺一愣,“老弟谢谢哥了,你不说,我差点就想错了,可是你不能骂皇后呀?”

“你听错了,我骂皇后了?我骂皇后了吗?”

“嘿嘿!算了,你不承认算了,走!我帮你弄书去。”

乾清门左手是太子、皇子念书的地方,张平真的想去看看是啥样子,你说后世一个人教一群的孩子,人家这可好,一群人教一个孩子,有时候还要被皇帝说没有教好脱了裤子打板子,你说他们是咋干的?是不是虱子多了不咬人,三个和尚没水吃?

往里面一看,张平就楞了,我的娘,你看人家这教室大的,都赶上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两个教室大了。

他就不明白了,弄这么大的教室干嘛?

随后一想,明白了,现在的皇帝朱由检也就是一后二妃,才生了三个儿子,上边的几个皇帝可不都是他这样,那个万历皇帝朱翊钧一天就娶过九个老婆,你说人家要生多少的孩子?教室小了行吗?

詹事府的一大群官员见到进来的张平一愣,这是谁呀?怎么没有见过?还穿着五抓蟒袍。

几个人都是一流的聪明人,立刻都猜到了,这个人应当是太后的义子,最近两天将朝廷弄的天翻地覆的大都督。

“左玉德、侍读学士老方方拱干见过左都督!”

“少詹事,侍读胡世安见过左都督!”

“少詹事侍读项煜见过左都督大人。”

……

我擦!十几个人哎!张平诧异,教太子、永王、定王半天课,用的着都来吗?

“嗯!嗯!免礼!免礼!”

朱慈炯、朱慈炤看到张平高兴的叫了起来,“大哥哥!”

张平一手搂住一个,“永王,定王。”

朱慈炯问:“哥哥,你啥时候教我们唱歌呀?”

“过两天,忙过这一阵子,好好学习呀!”

“嗯!一定听大哥哥的。”

又进来一个人,“左中允刘理顺见过都督!”

张平一惊,“呀!状元公呀?”

刘理顺顿感惊愕,“都督怎么知道在下?”

“哈哈!七年甲戌科的第一名,状元公担任筵讲官时还兼任东宫讲官,皇帝加封侍读,这份荣耀,天下何人不知呀?魏藻德这厮要是有状元公的半分成色,也不至于身败名裂。”

刘理顺感动了,“都督大人何以这样的褒奖?理顺愧不敢当。”

“嗯!状元公,不必谦虚,谁不知道状元公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改日有不明白的,本都督还要上门请教呢。”

张平暗乐,碰到刘理顺,书就有眉目了。

“不敢!不敢!刘理顺才疏学浅。”

“状元公呀,我呢?也就是一个秀才,这两年净在下边给皇上办差了,书是啥模样都忘了,今天来就是想找两本书看。”

“哦!原来是这样呀?下官倒是有一套资治通鉴,不知道合不合都督的心意?”

“有没有金瓶梅呀?”

“金瓶梅?没有!”

张平觉得刘理顺不行,这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不就是明代人吗?听说万历的时候书就出版了,一个状元公,竟然没有这本书,差劲!

“资治通鉴也行,麻烦状元公有时间带过来,只是本都督无以回赠,如何是好?”

“岂敢!岂敢!都督需要啥书,以后尽可找理顺便是,理顺无它,书倒是有很多。”

“哈哈!多谢!多谢!那就不打搅了,麻烦刘中允明天带来交给太子吧,告辞了!”

看到转身走了的张平,几个人诧异,这左都督胆子也太大了吧?在这皇宫里竟然点名要看那种书。

张平还没有走到门口,朱慈烺就喊上了,“哎!哥,记得呀!有时间了去我的毓庆宫玩。”

张平回头一笑,“好嘞!准备好酒就行了。”

“啊?你还要酒呀?今天皇上不是赏了你一车吗?”,朱慈烺客不愿意让人知道他要请张平喝酒,这伙人要是知道他喝酒,非的在耳朵边呱噪半天不可。唉,这当太子很不自在,你看人家朱慈煊,早上喝,中午喝,晚上还喝。

“那都是皇上赏给弟兄们喝的,其中,只有我两坛。”

朱慈烺一愣,“我听说你的卫士们一个个牛的不行,朱纯臣和李国祯就是他们抓获的。”

张平呵呵一笑,“抓那俩怂玩意还用的着我的卫士?我的卫士都是战场上拼杀的汉子,李自成几十万大军,我带着他们六百人就撵的他们比兔子跑的都快。”

朱慈烺大笑,“哈哈哈哈!哥呀!你吹牛!天快阴了。”

“吹啥牛?要不赶跑李自成,哥咋救下的周遇吉?”

众人都愣了,难道周遇吉将军还活着?

“太子,周遇吉真的还活着?”项煜问。

“不错!活的很好,确实是都督救下的,据说是皇上给我哥下的令,务必救下周遇吉,听说他就带着六百兵,现在周遇吉将军正在他安排的地方养伤,不日就可以康复。”

众人都惊讶的嘴合不上了,六百兵打跑李自成几十万人?难道都督带的是天兵天将吗?

今天这些人之所以都来到这地方,并不是为了教授朱慈烺兄弟读书,乃是想打听魏藻德、朱纯臣、李国祯被抓后审讯的结果,现在,首辅都换成李邦华了,接下来六部等部门的官员肯定要大调整,都想知道自己会怎么样。朱慈烺找张平推荐人,显然是有人向朱慈烺提出了要求。

张平来到乾清宫前,招呼王承恩出来,皇上没有找他,说明李邦华还在审案子,这朱纯臣、李国祯一案牵连甚广,京营**也不是一天两天,问题查清楚需要很多的时间。

“老王,皇上要是找我,就说去慈宁宫了。”

王承恩笑了笑,“知道,去吧,去吧,和太后聊聊天,太后会很开心的。”

“那个事儿要重视,别出纰漏,你能不能立大功?关键就在这地方。”

“放心!放心!不会出纰漏的,每个人的家周围安排了二十多人。”

张平到了慈宁宫,却看到了袁贵妃在和张嫣下围棋,就站在旁边看了起来。

袁贵妃的棋艺很高明,明显让着太后张嫣,两盘都是以微弱优势赢的,显然是不想让张嫣输的太难看。

“煊儿,你不说你也下棋吗?和袁贵妃下一盘,唉!哀家是不行的,一辈子都没有赢过袁贵妃,平常呀,贵妃常常来陪哀家下棋的,皇宫里属她水平高了。”

袁贵妃笑了,“哪里,都是太后让着我呢,能来陪太后下棋是依媛的福气。”

张嫣笑了,“你真会说话。”

下围棋?张平曾经在大学期间有一段时间下棋很上瘾,但后来就不那么下了,没啥意思。变成王金龙后,张平呆在山寨很无聊,好不容易捡来一大堆黑白小石头,结果山寨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围棋是咋回事,懊丧极了。

据说围棋起源于华夏,传说是帝尧所作,春秋战国时期即有记载,隋唐时经高丽传入倭国,后流传到欧美各国。

咱华夏人就这一点好,什么发明创造都往老祖宗头上安,感恩的心是有了,脑袋瓜子却都被驴踢了,如果啥都是老祖宗发明的,还不如说自己没有进化呢。

围棋呢,属于国粹,都说其中蕴含着华夏文化的丰富内涵,说是华夏文化与文明的体现,不如说是华夏人的智慧和古人的无聊招待了结合点。

当然了,外国人也搞这玩意,但是,一般不玩这太考验智商的玩意,自然也不知道玩这玩意有何感受。

据说围棋在华夏历史上曾发生过两次重要变化,主要是在于局道的增多。

第一次发生重要变化,魏邯郸淳的《艺经》上说,魏晋及其以前的“棋局纵横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后来在河北望都考古的时候发现东汉围棋局确实是这样的。

但是,后来在甘肃敦煌莫高窟石室发现的南北朝时期的《棋经》却载明当时的围棋棋局是三百六十一道,仿周天之度数,表明这时已流行十九道的围棋了,这与后来的棋局形制完全相同,反映出当时的围棋已初步具备现代围棋定制。

咱华夏人说围棋有军事价值,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是因为围棋下的好被选为将军的。

据说诸葛亮围棋下的好,结果没玩过司马懿,先嗝屁了。

要说陶冶情操、愉悦身心、增长智慧,还差不多,但是,也不一定能愉悦身心,两个人玩恼了打起来了能说是愉悦身心?扯淡!

下下棋吗?最大的好处就是消磨时间,不那么无聊。

当然,弈棋与弹琴、写诗、绘画被人们引为风雅之事,很多人觉得自己围棋下的好,就自认高人一等,牛叉的不得了,张平认为只有下成大师级的人才牛叉,会下两手好棋就认为自己牛叉的人,基本上属于懒哈蟆调到井里了。

张平看着袁贵妃,“听说贵妃娘娘的棋艺很高,晚辈可不敢与贵妃娘娘对弈,咋没有见昭仁小公主呢?”

袁贵妃笑了笑,“自从那天你给她解开裹脚,他都将你当成世界上最好的人了,还一直嚷嚷着找你学唱歌呢?刚才,跟着女官去后面玩耍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

“还给她裹脚吗?”

袁贵妃继续笑着,“不裹了,还裹啥呀?皇帝都说了,等调整完官员就下令颁布禁裹令。”

张平笑了笑,“嘿嘿!这就对了。”

袁贵妃看着“慈煊呀,皇上可是夸奖你呢,说你又给朝廷立了大功,发现了朱纯臣和李国祯。”

“啥时候说的?没有的事儿!没有的事儿!都是皇上发现的,也是皇上雷霆之钧抓了朱纯臣和李国祯。”

张嫣听张平这样说就笑了,“慈煊年少,但也懂得自谦不居功,哀家甚是高兴。”

袁贵妃看着张平,“那咱们就遵照太后的旨意下一盘可好?”

“哎呀,娘娘,我可是臭棋篓子。”

“下着玩吗!”

于是,张平和袁依媛就下了起来,张平执黑,最后以四分之一子赢了。

袁依媛甚是惊讶,“还说自己不行?原来是高手,在这皇宫内本宫还没有遇到过对手,以后咱们可要经常的较量一番。”

“自当奉陪。”,张平心想,较量这有啥意思?不如咱们较量点别的。

正说着话,朱媺邝跑进了大殿,看到张平就咯咯笑着扑了过来,“大哥哥!”

张平抱起了朱媺邝,朱媺邝很得意,抬起了小脚丫,“哥哥你看!”

张平知道朱媺邝是让他看没有裹脚,“舒服吧?”

“嗯!太舒服!母妃说了,以后再不用裹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