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有一口焚尸炉 >  56、金刚脱壳,化血而逃

“阿拔~啵咪耶~”

光幕之中,老僧鼓足内息,激荡笼罩在身体上的不破金刚法相,光芒鼓荡膨胀,轰地撞击光幕。

同时,他口里的吟诵声亦是加重了好几分。

咔嚓——咔嚓——

旋即,空气中传来了刺耳的脆响,将他扣盖的光幕如琉璃般破碎,陨灭成一团灵气光辉,消融在了澄黄的阳光里。

“没想到这老僧竟如此厉害,看来昨夜那阴阳术师即使没来,我等的武炉阵法也不一定能将其活擒。”半空中,白雾貌遥遥看得心底暗惊。

“闭嘴!”

“闭嘴!”

“掌嘴!”

“掌嘴!”

“烂舌!”

“烂舌!”

“……”

兰玉公主见状,俏脸大怒,她一抹樱桃红唇不停开合,口里的言灵术法接连不断,一道道越来越浩盛的清光从她体内不断迸发,从开始的闭嘴禁言,渐渐发展成了凶残的人身攻击。

同时,她亦是不停地摇晃着手腕上的银铃,一道道光幕继续不停地落下,将老僧笼罩。

老僧反抗打碎光幕的速度越来越迟缓。

眨眼间,他即使憋得咬牙切齿,额角青筋暴起,也再无法挣撞开那一道道络绎不绝扣下的浩荡元灵形成的光罩。

最难受的,还是他的那张念咒的嘴。

听得刚开始的闭嘴二字时,他顶多只是感受到一股不弱的浩然气息形成一股约束伟力,要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出声,不过这对他来说,只需稍微集中心念,凭借修佛数十年得来的强大定力足够破之。

然而,当那捂嘴的约束之力演变成了人身攻击的掌嘴和烂舌之后,他便感觉自己的嘴唇在不停地遭受着一股无形浩然之气形成的巨手猛烈扇抽,还有无形的刀刃在割拉他的舌头。

虽然对他这位三品不破金刚修者来说并不痛苦,但是却已严重干扰了他的发声,有效地打断了他的佛家秘咒。

“阿拔~啵啵~咪咪咪~耶耶耶耶!”

“阿拔~啵啵啵~”

“耶耶耶耶耶!”

“阿拔~阿拔~阿拔~”

“……”

老僧的法咒被彻底打断了节奏,凌乱断续地从光罩后传出。

这一打乱,便已没了连贯法咒的功效。

陆人杰体内澎湃的血气立即涌动开,驱散那一缕变得微弱的想睡死的妄念,迅速从昏沉之中回过神来。

只见那老秃驴正在厚厚的隔音光幕后边憋得面红耳赤,青筋暴起,老嘴不停开合,阿拔阿拔。

这时,他仿佛见到了上一世在网络上和人对喷时,突然被房管禁言的顶尖老喷子。

怒火冲天,却又无可奈何……

兰玉公主真棒!

陆人杰回头,看一眼悬飞在半空,因为剧烈摇晃手腕银铃而雪山微颤,仙气飘飘的美妇人,心头瞬间浮荡起了一股子暖暖的安全感。

下一刻,清光包裹之中,兰玉公主婀娜地身形却是猛然一晃。

樱桃小口微启,嘴角流淌出了一缕殷红的血丝来。

她怎么初血了?

是斗法用力太猛,无形间损耗了内息?受伤了么?

陆人杰心头猛地一颤,难免有几分担心起来。

他能感受到,她口里不停怒斥各种言灵术法时,浩然之气也在不断地加码倾泻。

虽然对那智丰和尚的咒语起到了不菲的打断和禁言效果,但是对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种高强度的消耗。

然而,

他下一刻却见那血丝宛若灵物**般,径直飘落到了她玉手之上的银铃上,化作了血色的光雾,被银铃吸收。

下一刻,银铃焕发出了殷红的光泽,犹如一串盛开的樱花瓣。

兰玉公主整个人仍稳悬原处,不为所动。

看样子她并未受伤,这应该是在以她精血刺激银铃法宝,是自己多想了。

陆人杰心头稍稍松口气。

沙沙沙沙——

果不其然,下一刻,那变得殷红的银铃仿若一头受到了血腥味刺激诱食的猛兽般,发出的沙沙声不再清脆,而是变得尖锐起来,犹如清啸。

声音起时,兰陵酒庄内风声萧瑟,一股狂暴的杀意突地显露。

“长公主动杀心了,我等且离这护阵远一点!”

光墙外的邱云禁见状,嘴里匆匆道一句,说着时,便赶紧与白雾貌一起后退了十余丈。

果然,

下一刻便只见笼罩了整个岛屿的巨大光墙屏障猛地往外一弹,扩开了五六丈远的范围,其内壁密密麻麻地凝聚出了成千上万支五彩光箭来。

光箭往后,顶着光墙回弹,宛如在被某只无形地巨手拈弓蓄力。

咻咻咻——

转眼,扩大的光墙再次坍缩,将千万支无比巨大的灵气光箭推射而出,径直朝着玉香园内几丈高大的金刚法相射去。

“退开些!退开些!”

那位只戳了一枪的姜统领口里大声呼喊着,第一个拖着长枪撤飞开数丈,站到了远处的墙壁上旁观。

长公主能动用护庄大阵来对付这三品金刚,让他这护卫统领也顿时很有安全感,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可以不必冒死去和对方厮搏了,方才那一枪的交接后,他便清楚感知到,自己想敌过那老僧的可能性极低。

其余活着的甲士府兵立刻扛起地上的战友尸体或是伤者迅速撤开。

偌大的玉香园里,一瞬间杀意澎湃,灵气砭肌刺骨,宛如深秋寒潭。

且全都集中在了那个被十几层光幕笼罩住的不破金刚身上。

无数丫鬟躲在阁楼窗户旁,探着脑袋偷瞧战况。

“阿拔~阿拔~啊我敲你奶奶的腿!”

智丰和尚立马感受到了头顶袭来的威压,嘴里挣扎般再念两句,终于放弃了咒法,转而怒斥一声,狂躁地挥舞起硕大的金色拳头,掌控着法相身,竭尽全力朝着将其禁锢在原地的光幕轰击而去。

砰砰砰——

咔嚓——咔嚓——

数拳之下,光幕悉数碎裂。

藏在金刚法相内的老和尚立即撒腿腾跃迸跳,宛如一只逃离动物园牢笼的猴子。

他化作一道金光,翻墙越院,速度奇快无比,急匆匆地朝着酒庄外的岸边奔逃。

修行不破金刚的一个最重要的要诀便是,需得清楚自己的法相身究竟能承受何等力量的攻击。

昨夜在斩魔司十几个堂主的武炉阵法内被玉火焚烧,他丝毫不为所动,是因为很清楚自己的硬度极限足以扛住那帮人。

此刻他慌忙奔逃,也是因为清楚,自己的法相硬度极限,是绝对无法扛住这等大阵的灵箭齐射!

皇家庄园的护卫大阵向来是毫不吝惜引灵石的,更别提这潜龙湖心岛的阵法还是大离开国皇帝亲自监督七曜宫建造的。

现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要么死,要么逃。

铛铛铛——

片刻后,老僧才跃起奔逃了几步,天空之上那密密麻麻呜咽呼啸着坠落而来的巨大光箭仿若长了眼睛的活物一般,转着弯滑翔着,专盯着他一人的身影追击。

陆续轰击在了他周身的金刚法相上,发出一阵阵剧烈的脆响,仿佛有一柄重锤在飞速敲击一面巨大的破锣。

智丰和尚整个人被轰击得踉踉跄跄,笼罩在身上的金刚法相转瞬便凹瘪出了一处又一处的坑洼。

“这女人是中了什么邪!竟为了一个斩魔司的缉魔小吏这般大动干戈!不惜耗损护卫大阵的灵基,动用皇族血脉有限的龙气刺激,也得追着贫僧打!”

“真是晦气!”

“早知道贫僧就该等你二人扒光了衣服搞到酣时才下手偷袭!这样即使失手,你等也追击不及!”

“敲你奶奶个腿!”

“大白天的,这一对白日宣淫的狗男女!你等不得好死!”

老和尚嘴里絮絮叨叨地不停怒骂着,咬牙忍着被灵柱光箭不断轰击的剧烈闷痛,头也不回地往前狂奔。

砰砰砰——

咔嚓——

咔嚓——

无数光箭宛如冰雹闪电一般不停倾泻在他身上,发出强烈的撞击声,溃散后又被大阵回收,再次化作光箭无尽循环。

片刻间,他便听到自己法相的背脊,肩膀,肋骨,各处传来了碎裂的声音。

“噗——”

“噗噗——”

紧接着,智丰和尚在狂奔的过程中,更是开始大口大口喷吐起了鲜血。

身体上的金刚法相虽还未彻底被击穿开裂,但他已明显感知到,自己的内腑已先行被这不停倾泻的强横灵箭攻得震出了内伤。

“一对狗男女!贫僧咒你二人不得善终!睡完觉必然大肚子!日后生儿子没屁眼!敲你奶奶地……幸好贫僧的内腑是经术法炼洗过的,否则今日非得见了佛陀不可……”

老和尚眉头紧皱得仿佛打了死结,面色痛苦不堪,嘴里血流如注却仍怒骂不停,他想借此以减轻自己精神上的痛苦。

不过他身体虽然在持续不断地遭受重创,但他的双腿却是跑得更加快速了几分。

这强烈的求生欲令人丝毫看不出他其实是位背形佝偻的年迈老僧来。

远处一侧的屋脊上,年轻力壮的光头小伙陆人杰拎着乌龙牙撒腿狂追,跟着老僧一起翻墙越园。

他看着那浑身威风凛凛的金皮肤转眼便被无数光箭攻射得坑坑洼洼,仿佛随时会被击穿成一堆烂泥的老和尚,已然动了捡人头,烧骨灰的心思。

他眼眸散发着两抹馋光,鼓足了力气全力狂奔,仿佛一头训练有素的猛犬在追击重伤的野兽。

然而,追了片刻后他却发现,自己与那跑得看起来踉踉跄跄,甚至还在不停喷血的老和尚之间的距离,却是漫长得极难缩短。

老东西是兔子成精了么,怎么跑这么快……

“老秃驴!你已经被困住了!前方哪有你的逃路!还不赶紧纳命来!长公主殿下已经说了要你死,本差今日岂能留你狗命!”

陆人杰心里有些着急了,他担心自己捡不到人头,那老东西便会被这天穹上锁头的光箭给提前轰破了法相身,夺走了老命,于是开始大声喊话,想打心理战,令智丰和尚分心慢步。

这老和尚对他来说,不仅仅是骨灰机缘那般简单。

他的真实身份来历,为何会东瀛的忍宗秘术,以及他身后那个藏在玄京城的大人物是谁,这些都是极其重要的信息。

陆人杰相信,即使是兰玉公主分走大部分经验,他也一样能从其中获取得不菲的消息。

他喊话时,还不忘了借此投长公主所好,给对方献殷勤。

毕竟今日未完成的一日,日后必定还得回头补上,对方的芳心得留住了才行。

如他所愿,远处飘飞在空中,凝神控制着酒庄大阵的美妇人听了,两瓣粉润的樱桃红唇不禁微微翘成了一抹可爱月牙,一张俏脸更是忍不住露出了深得其心的开怀媚笑。

这个男人果然懂事,不负本宫为其一番付出,本宫倒是没有看走眼……兰玉公主听到这话,心头仿佛抹了蜜糖,甜滋滋的,手腕上的银铃同时晃动得更加卖力。

不过,和这美妇人听了就忍不住动心赞叹不同,那老和尚听了却是毫无表情,嘴里依旧自顾自地絮叨咒骂,脚步丝毫没有停歇地径直朝着潜龙湖岸边冲击而去。

前方就是大阵光墙,这老秃驴莫非是有信心撞破这大阵?

陆人杰心头一凛。

砰!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道剧烈的大响声中,那一尊已然被浩荡的五彩箭雨锁头射轰得破裂变形,整体凹瘪缩小了一大半有余的皱巴法相身径直撞击在了光墙上,宛如一只在高空之上意外撞机的飞鸟。

一时间,血浆四溅。

老僧身上的法相应声溃散,最后唯留下一个老迈僧人被撞得扁平的身体,从光墙上凄惨地弹飞跌落在岸边,一动不动。

大量的血浆从他尸体中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沿着斜坡,淌进了清澈的潜龙湖里,晕染出一团殷红。

失去了锁头目标的光箭瞬间悬停,随即渐渐消散,化作了灵气光彩返还入了光墙大阵。

陆人杰拎着乌龙牙,随后赶到了老僧破碎的尸体旁,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就这么一声不吭地一头撞死了?

宁愿自杀也要保住骨灰的贞操不被我抽取?

陆人杰彻底怔住,望着地上血肉模糊成一片的尸体,有些意难平。

“佛门三品,不破金刚法相,甚至还会大漠佛洲不外传的秘法《六根清净死寂咒》,若非是兰玉公主爱才心切,以皇族血脉里的龙气激发酒庄的护卫大阵,今日那小差吏恐怕必死无疑……”

“着实没想到,一个三品的佛门修者,就这般一头撞死在了大阵上……”

光墙外的高空上,邱云禁嘶哑沉闷地声音不禁唏嘘感慨起来。

“没那么简单,他若真有心寻死,何苦奔逃到岸边来撞墙?不如早在原地解除法相身,让灵箭贯体,死得倒要痛快些。”白雾貌冷冰冰的声音接话道。

邱云禁幡然醒悟过来,心想此话倒是不错,

“阁下不愧是斩魔司的堂主,依你高见,他此举是为了什么?”

白雾貌凝眉,缓缓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理解。

这时,那一身杏红长裙,青丝飘飘宛如天仙的兰玉公主也飞到了陆人杰身畔。

几名提刀拎枪的黑甲府兵不敢放松,跟随在侧,随时护卫。

“老东西,终于死了!”

美妇人落地,美眸盯一眼地上生机断绝的破败尸体,露出了一抹欣喜得意的光彩,她畅快地轻道了一声,摇晃手中银铃,大阵光墙转眼消散无踪。

不可能这么简单的!

他若想以自杀来保全身后的那位大人物,不至于特意奔逃这么远过来撞死在岸边……

他跑得那般紧迫,必然是为了逃命!

可是他尸体已然残留在了这里,如何能逃出去?

中途我可一直盯着他的身形在,并未见他动用任何术法来置换身体作傀儡,这身体必然是他自己的身体。

那他还有什么法子可以死里逃生?

陆人杰怔在原地一动不动,敏锐地目光细致的来回扫视着眼前一切,凝眉细思。

陡然间,他突然发现,方才流淌入湖水,浸染出的那一抹殷红血迹,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老和尚飞溅出的血浆怎么全不见了!”

陆人杰失声说道,立马上前两步,一刀切开了撞击得扁平破裂,血肉模糊的尸体。

却见这具表皮透露着一抹淡淡金光的尸体内,包括心脏在内的一切脏腑竟然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