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太后宫门外就是一阵喧哗声。

“大胆,皇后你们也敢阻拦?”说话的,是郑皇后身边的冯姑姑。

“皇后娘娘,奴才们也是奉命行事。”

守门的小太监跪在地上道,“太后懿旨,最近各宫主子都不见。”

“笑话,皇后娘娘是六宫之主,你竟然敢拿皇后当普通宫妃那般……”

尽管被冯姑姑呵斥的瑟瑟发抖,可是小太监们却不肯让路。

“行,既然你们都奉命了,那本宫也不为难你们……”

郑皇后见怎样都进不去太后宫门,索性在宫门口大喊了起来。

“太后,太后,本宫很担心您,您怎么了?”

“太后,您就让本宫进去见您一面吧!”

“您这样一直避而不见,难道是让本宫请皇上来,才肯见面吗?”

大概是“皇上”二字起了作用,终于,孙嬷嬷从里面走了出来。

“皇后娘娘,”孙嬷嬷恭敬行礼,“太后分明吩咐过这半月不必来请安的。”

“太后无缘无故如此,从前可是没有的事情,孙嬷嬷,你实话跟本宫说,是不是太后身体有问题,才……”

“皇后娘娘,您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奴婢之前说过,是念云公主进宫了,太后想和她多叙叙母女情,所以才谢绝各宫来打扰……”

“什么母女情,前些日子念云公主不是已经进宫一次了,几日不见而已,哪有那么多母女情要叙?”

“皇后娘娘,这是太后的意思,您不能如此妄议!”

“孙嬷嬷,本宫也是一时情急。”

郑皇后神色焦急,“宫里都在传是太后身体抱恙,所以才不肯见外人,倘若太后身体真有什么不适……”

“皇后娘娘,不知您是听谁说的,太后身体好的很。”孙嬷嬷打断郑皇后。

“好,好,太后没病,不过就算她要和念云公主叙母女情,三日时间也足够了。”

“再说,难得念云公主进宫,本宫也应该和公主热络一下不是?”

“孙嬷嬷,你就去禀明太后,就说本宫也十分想念念云公主,也让本宫去和公主叙叙旧如何?”

孙嬷嬷为难的看了一眼郑皇后,最后敌不过她纠缠,勉强道,“那皇后娘娘,奴婢去请示太后。”

“快去。”郑皇后欣喜的催促。

不过,她的笑容不达眼底。

她这么辛苦的在这里又喊又跳的,才不是关心太后,而是着急要见到太后生机熄灭的样子。

当年皇后之位,明明皇上更属意自己,偏偏太后看好了宸妃,最后皇上从了母命立宸妃为后。

好在张皇后命短,才当了三年皇后就一命呜呼,甚至没留下一儿半女,之后便是她顺理成章登上后位。

虽然她最终还是得偿所愿,但是毕竟中间隔了三年。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对于太后,她心中却一直是窝着当初那一股气的。

当着皇上的面,她是温顺贤良的一国之母。

背着皇帝,凡是能和太后作对的机会,她一个也没有放过。

这次,她更是收到准确消息,太医院一直在替太后隐瞒真实病情,太后其实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郑皇后正暗中高兴之际,又听太后传懿旨后宫妃嫔近半月不必去晨昏定省,她就更是笃定,这个一生要强的太后,生命已经所剩无几了。

她怎么能放弃这个绝佳的看热闹的好机会。

今日,是非要进太后宫中不可。

这时,进去询问太后意见的孙嬷嬷从殿门走出来。

“皇后娘娘,太后请您进去。”

郑皇后心中一喜,面上却强行带上了些悲伤的走进太后寝殿。

本以为,会见到病怏怏、命不久矣的苍老妇人,谁知下一刻,郑皇后却惊恐的瞪大眼睛。

坐在主位的太后面上不喜,“皇后,你这是个什么样子,这是见了哀家,还是见了鬼?”

郑皇后急忙回神,“太后……”

干巴巴的一声太后之后,就再没了后文。

毕竟,此时的境况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她事先准备的那一大堆话,一句也用不上。

因为太后不仅没有病入膏肓的样子,反而还面色红润、眼睛有神。

不知怎的,郑皇后忽然就想起几十年前自己刚进宫的时候,那时候的太后,就是这种眼神。

明亮、犀利、直透人心!

“皇后,你在外面又吵又闹的执意要见哀家,进来半天又不说话,你到底是唱哪一出?”

“太后,本宫是……”郑皇后慌乱之下,求助的看向身后的冯姑姑。

冯姑姑急忙道,“太后,皇后听闻念云公主进宫了,自公主出嫁还没见过……”

“对对,”郑皇后急忙道,“太后,怎的不见念云公主,本宫真是十分想念她。”

太后眼神宠溺的道,“昨夜她陪哀家说了一夜的话,这会正睡的香呢!”

“还……睡着呢?”郑皇后诧异无比。

太后宫中,一贯是最讲规矩的。

如今都日上三竿,公主竟然还没起床,而且太后竟然还一脸宠溺,这……

郑皇后脸色发沉,念云公主的确是深得太后之心无疑!

气愤的离开太后宫中,郑皇后反手就打了冯姑姑旁边的宫女一巴掌。

“太后那个样子,你叫病入膏肓吗?”

宫女小茹跪到地上,“皇后娘娘,奴婢打听到的确是如此。”

“如此什么?”郑皇后又踢了她几脚,“如此精神是吗?”

小茹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她也不知这是怎么了,明明不是这样的。

见皇后还想继续发作,冯姑姑适时制止了她。

“皇后娘娘,这还是在太后宫外,莫要让太后的人看了去……”

殊不知,早已有人把外面发生的这一幕禀报了太后。

慕容静冷笑,“哀家就知道,她这个时候上门,铁定是来看哀家笑话的。”

不过,这次,郑燕却是离落井下石就差一步而已!

扶着孙嬷嬷的手回到寝殿内,就见苏念云依然躺在床上睡的不省人事。

她结果刘嬷嬷手里的帕子,“哀家来照顾云儿,你们都出去吧!”

“是。”孙嬷嬷和刘嬷嬷一同离开。

慕容静坐在床边,爱怜的看着苏念云。

这三天,这丫头不眠不休的照顾她,不敢有一刻合眼。

尤其昨天她喝了药之后,心口一疼就失去知觉,她更是寸步不离。

到清晨慕容静醒过来,就见苏念云顶着黑乎乎的眼圈朝自己会心一笑,“太后,您终于醒啦!”

苏念云一边诊脉,一边问道,“太后,您感觉如何?”

慕容静却拍拍床,“这三日劳累你了,到哀家这里……”

苏念云已经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爬上床头窝进太后怀里。

“昨夜想来累了你一夜,闭上眼睛睡一会……”

“太后,我不累!”

苏念云这样说着,却是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慕容静慈爱的拂去苏念云额头的碎发。

她明显感到心口舒畅,即使不用苏念云把脉,她也知道自己大好了!

正想和苏念云母女温存一会,郑皇后却在外面闹将起来。

无情的打发了郑皇后,慕容静再度回到苏念云身边享受母女时光。

等沈太医来请平安脉,发觉太后心悸之症大有好转之后,他对苏念云的医术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在离开之前,他私下问苏念云,“不知,公主能不能把剩下的赤阳草给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