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升似是极为痛苦,黑色气息不断在他身体里穿梭,莫问想要近前试着用佛门内息帮他化解诡异气息,老道钢叉一横,横在莫问胸前。

“找死吗?小子,我知你有佛门内修法附体,可驱尽天下间污秽邪恶,但对这些鬼东西无用,省省心吧!老子把他关在此处,试着能否在祖师面前,将这些鬼东西慢慢抹去!”

老道气得吹胡子瞪眼,脸上极为滑稽,称老鼠雕像为祖师,果然是老鼠化形!

莫问叹气,周升无时无刻不在被诡异气息侵袭腐蚀,自己虽相见却无可奈何,心念一动,也顾不上旁边的鼠老道,高声喝到:“周升,你听着,我这有篇内修法,你牢记于心,日夜修习之下,兴许有用。”

周升在莫问的提醒下,咬紧牙关,极力保持清醒,莫问缓缓诵出苦行僧所教的经文,反复数遍,随着莫问的诵述,洞内浩然之气渐渐浓郁,莫问声音如洪钟大吕般,鼠老道很是吃惊。

经文诵述完毕,莫问瞥了眼旁边的鼠老道,笑道:“前辈觉得这佛门内修法如何?佛门讲究因果,在下因救人而传经,前辈在一旁习得为果!无妨!”

鼠老道顿时气急,一双鼠眼鼓起来,有些气急败坏的道:“放屁,佛门的东西,我才不稀罕,嘿嘿,你既然修得佛门内修法,赵天生还收你为弟子,当真了得!”

眼见留之无意,莫问再次看了周升一眼:“周老板,阿姨你自己照顾,近期我先帮你照看,等你回来!相信自己!”

周升裂开的嘴唇一张一合,看口型,似是在默念刚才莫问所教的经文!

莫问不再逗留,走出洞门,老道紧随其后,鼠老道突然嘿嘿一笑:“小子,我知道赵天生根本没来,撒谎都不会,你不知道你师傅最讨厌佛门弟子吗?”

莫问尴尬一笑,好在这鼠老道没有恶意,当下神情肃然,抱拳鞠躬道:“前辈勿怪,家师未曾提起往事,前辈神通广大,请不吝赐教!”

莫问的马屁让鼠老道极为受用,捋了捋短短的胡须,鼠老道有些得意:“你师娘就是死在佛门手中,你说呢?”

趁热打铁,莫问赶紧追问:“不知是佛门哪位高僧杀了我师娘,这其中有什么缘由?”

哪知鼠老道此刻回过神来,手中钢叉一掷,与莫问擦身而过,带走莫问半截衣袖。

“你小子套我话,快滚,有什么去问你师傅!”

莫问笑笑,连声道谢,鼠老道似是极为不耐,袖袍一卷,莫问已经出现在下山崖之处。

林夕蹲坐于地,时不时朝着山崖下望去,莫问猝不及防的出现,把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出来的,鬼头鬼脑,你要吓死人啊!”

虽是抱怨,但美目中尽是笑意,一边拍着高耸的胸脯,猛然发现莫问好像少了半截衣袖。

莫问没好气的笑笑:“老鼠咬的!”

林夕只当他不肯说,见莫问无碍,便不再追问,莫问未急着下山,而是重新回到祝融峰顶,再次见到老僧。

“无我大师,那黑色气息是?”

莫问直接了当,哪知老僧神色凝重,摇摇头,缓缓开口:“老衲不知,若师弟成功踏出那一步,兴许能除尽这些东西!”

莫问眼中一亮,按无我大师的意思,岂不是大自在境就能救下周升?

似是看出莫问所想,无我大师叹道:“需兼修佛门至纯内修法,境界臻至大自在!”

莫问刚升起的希望又破灭,神色不禁黯然,但老道的话又给了他丁点希望:“施主大自在后,无惧那些东西!”

大自在!莫问不知周升还能支撑多久,自己就算能大自在,也不是短时间内能达成!

“对了,佛门中是否有其他高僧大自在境界?如能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无我大师缓缓起身,手中念珠节节转动,似是想起往事,良久,无奈叹道:“佛门内修法,分至纯内修法与至柔内修法,老衲与师弟,各领一脉,而至纯内修法,恐怕这世间只有你一人修得!”

莫问默然,半晌辞别无我大师,和林夕一起下山而去,一路上,林夕看出莫问有些沮丧,连忙宽慰,莫问笑笑,行至半山亭,司机小伙还在等候,莫问正欲上车,剑狗突然朝着杉树林中跑去。

“小子,有好东西!”

剑狗不顾莫问告诫,一时兴奋,竟然口出人言,好在四下无人注意,只有司机小伙面带惊色。

莫问无奈,这狗鼻子就是灵敏,朝剑狗追去,林夕也跟着莫问。

剑狗在杉树林中乱窜,七弯八绕之下,已经离主道很远了,在一株杉树下停住,一双狗眼望着树干上,垂涎欲滴!

莫问和林夕追至,看向树干,只见树干上三米左右,长出一朵乌黑的灵芝,剑狗爪子挠了挠树干,眼巴巴的盯着。

“小子,帮大爷摘下来,以后大爷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剑狗有些猴急,可惜不会爬树,林夕看剑狗那急切的样子,噗嗤笑出了声。

莫问纵身一跃,摘下黑灵芝,剑狗早已急不可耐,一口咬住,几下便吞到肚子里。

剑狗吃完,舔了舔爪子,似是极为满意:“两个土包子,不认识吧?这东西叫墨菌,人吃了直接嗝屁,但本大爷吃了后,能在体内沉淀药力,化形时会容易许多!”

见莫问有些不屑,剑狗龇牙咧嘴:“本大爷白白帮你打工这些天,连个像样的吃的都没有,等大爷化形,迟早把人类的狗肉馆全部拆了!”

莫问不禁莞尔,两人一狗返回,无奈的发现,好像迷路了!

剑狗不断的到处嗅着气味,最后干脆往地上一躺:“麻蛋,我就知道墨菌没这么容易吃到,回不去了,省省吧!”

林夕有些恼怒,揪着剑狗的耳朵,将它拖起来:“还不快找路!就你贪吃!”

剑狗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懒懒的道:“没用的,墨菌生长之地,自成虚妄,根本走不出去,要是煤球在就好了!”

两人又四处寻找了一番,发现不管朝着哪一个方向走,都是在围绕着原地转圈圈,莫问不禁有些心急了,难道要被困一辈子?

林夕靠着树干坐下,又轻轻踢了剑狗一下,无奈的道:“死狗,害得我要浪费爷爷给的宝贝!”

莫问望去,只见林夕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纸,黄纸约手掌宽,半尺长,两面画着奇怪的图案。

林夕纤纤玉指夹着黄符,口中念念有词,黄符自燃,林夕把符纸往空中一扬。

“破!”

一声令下,天地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