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宋处心积虑十六年,方知是水浒 >  第84章 杀穿擂台

欧阳北想不明白如何,只是王爷说自家不懂,那便不懂吧。

赵柽琢磨了下,道:“去让你堂兄打这台!”

欧阳北愣了愣,心虚道:“王爷,这圣母疑似一流,堂兄他……”

赵柽摇头:“无妨,你师兄擅毒,克制圣母。”

欧阳北挠挠脑袋,满心纳闷跳下花篷去找欧阳驼,却不料这时那无圆圣母所在擂台“噌”地蹿上一名女子。

女子着火色大裙,皮肤白皙,大眼大嘴,身材同样高大,却不是方百花又是何人。

赵柽在花篷内见她便是一皱眉,心中暗想这方腊的妹子为何还未走?眼下朝廷和方腊尚未扯破脸皮,明教亦不至于在东京城作甚么乱,难不成她一个女子,还真想夺那御武牌不成?

却见那方百花上台快,下台亦快,却是连十个回合都未走上,就差点被无圆圣母一剑穿胸刺杀,只是不知她用了个甚么巧妙法门,腰部竟然向旁边挪出三寸,那一剑只从肋下划过。

随后她身子旋转,竟然倒退着跃下台去,下台之后,旁边一男一女急忙扶住,见她张嘴竟喷出鲜血。

她伤在肋下,这口献血喷得离奇,赵柽思索,回忆她躲避无圆圣母那一剑时身子横移的诡异动作,心中暗想应是用了甚么特殊技艺,逆了体内气血导致。

就见三人进入人群,远行而去,忽地方百花回头望一眼,似想看什么却未得,神色间尽皆茫然。

这时欧阳驼上擂,他却不像旁人纵跃,只是一步步顺着木阶走上去。

到台上,他拱手道:“大宋欧阳驼请教。”

无圆圣母愣了下,开擂几天倒是头次见到这样的宋人,这可是生死之争,台上几乎不死不休,哪还会客套寒暄。

她望对面不似甚么武艺太高之辈,且所用兵器只是一根怪异杖子,这东西又能有多大威力?便自横眉冷目不语。

欧阳驼寒暄几句,又道:“圣母,在下出手了。”

他手上乃是一把铁杖,头部雕琢做鬼头鬼脸状,两旁还盘绕小蛇模样的镂空装饰,看起来古里古怪。

欧阳驼抬手便是一招苍松迎客,杖头向着无圆圣母身前撞去,无圆圣母见他即便动手依然有礼,不觉心下更是诧异,只道是個读书读傻了的呆子。

无圆圣母手持长剑,一招拨云见日,磕开那杖头,随后身子欺进,意欲速战速决,却不料就在这时,那杖头处两条细小影子突地跳起,直扑无圆圣母脖颈。

无圆圣母顿时大惊,也未看清何物,急忙回剑自保,只听得“嗤嗤”两声,那袭来细影被剑光拦腰斩断,竟是两条小蛇,无圆圣母此刻方知那杖头处的蛇形镂空,居然乃是真蛇假装。

她心中恼火,眼睛又瞄了下那杖,见再无蛇,冷哼一声,故意使一招拨草寻蛇,剑刃贴杖欲向前滑去斩杀。

可就在此刻,惊变陡起,那杖头处竟突地裂开,仿佛有机关一般开了八瓣,里面一团红雾随着裂开之力喷射而出,正中无圆圣母。

圣母再次大惊,急忙用剑护身,可却如何能挡住那烟雾,红色烟雾沾身奇痒无比,她咬牙便欲先杀了欧阳驼再说,却不料欧阳驼指尖飞弹,一枚枚黑色小丸出手,接着竟用一招懒驴打滚毫无半分风仪地向后翻去。

圣母多少躲闪,但此刻她身痒难耐,自是耽搁了速度,总有那一两颗黑丸着身,连衣衫都给烧出破洞来。

她惨叫一声,拎剑前冲,跑出两三步远,面色竟忽黑忽红起来,她咬牙直接将手中长剑掷出,那剑流星一般奔向欧阳驼,不是暗器,乃是明杀。

欧阳驼身在地上,急忙闪躲,但又哪里能比跳跃更快,那剑电光火石间就把他衣角钉在台上,吓得他出了一头身冷汗。

无圆圣母伸手指着欧阳驼,张了张嘴,“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至此,十座擂台已经打破两座,一座被杀穿,又经过一下午的鏖战,黄孤、杨志、岳飞、萧长空四人再度杀穿了四座擂台,直面擂主,到这时,已是黄昏时分,双方罢擂收兵。

赵柽前脚刚回到王府,后面苏石就进府报告,说是找到了武松住处。

赵柽道:“去买两把上好的钢刀给此人,对了,再封五十两银子一并送过去。”

苏石道:“王爷,五十两银子……”

赵柽道:“有些少是吗,与我送岳家的相比差了许多?”

苏石道:“属下多嘴了。”

赵柽摇头:“此与我并岳飞不同,我与岳飞有同师之谊,且当时以为周桐师傅在,总不能厚此薄彼,就对半送了,一者给师傅养老,二者你亦知晓,穷文富武四字绝不是胡说,这小师弟家境平常,又喜武艺,又喜兵书,这兵书是寻常人家能得见的吗?便是前些年,有门第有银钱的都看不到,如此种种事,哪个不须使钱?”

停顿了一下,赵柽继续道:“只是我觉得岳家大娘即便收了,亦未必会用,且算先结下善缘,至于这武松,便不一样,我与师弟乃是情谊,与武松乃是施恩,这恩……有时施得太大并不做好。”

苏石听得云山雾罩,只是道:“王爷教诲得是,属下愚钝,却只能懂上三分,若是表弟在,倒是可是能领悟七八。”

赵柽看了他一眼,道:“你那个中了进士却懒得为官的清高表弟?”

苏石道:“没想到当初和王爷提了一嘴,王爷居然还记得。”

赵柽笑道:“有些人,自喜闲云野鹤,厌朝堂,轻公候,觉得举世皆浊,却不知家国天下,倘有朝一日全都没了,还如何清高?自觉能学伯夷叔齐,却到头来百无一用!”

苏石低头,道:“王爷教训得是。”

赵柽道:“有空把话递给他,当今朝廷亦是用人之际,偷懒在家又不养望,混吃等死不成!”

苏石应了,转身离去给武松买刀,赵柽自去用了膳食,随后在府内左右闲逛之际,忽有人来报,说是无为军黄文炳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