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二,他瘫坐在地,

心中恨啊!

前些日子刚刚从堂主手中得了一颗丹药,增加气血,开始炼骨,踏入则武师之境界,

谁知道,今天却是栽了!

但是,他并没有输!

想到这里,史二,看向了三楼的楼顶,

当下,有了决断,

“财神,你来吧,今日如了你的愿!”

刹那之间,一团黑烟,自楼顶之上渗了下来,

而那练骨武师史二,好似被什么东西将气血吸尽了一样!

原本还饱满的身躯,不过一会便骨瘦如柴,两眼发黑,气息游离,

而这一切张路尘都看在眼里,

张路尘,立在屋内,两脚轻点地面,

阳光照在张路尘的身上,

直接透过了阴神,照射在地面之上,

一切都显的如此梦幻琉璃。

好似那羽化飞升之人,

张路尘心中毫无波澜,他其实在刚刚入门的那一刻,

便知道这赌坊之内,有异样!

那一群赌徒的气运、财运都被什么东西给吞噬了,

果不其然,他故意留着史二一口气,便是想要一探究竟,

否则,早就如二赖子一样尸首分离,人死灯灭!

在这几个呼吸间,

那自史二呼名之后,那黑气便已经成行,

但见一个由黑气组成的怪物,立在张路尘的眼前,

只见这个怪物,

猪头人身,长长的猪鼻子,两团蒲扇大小的猪耳朵,一对短小精悍的獠牙,

身上长着,如同钢针一样的猪毛,闪烁着寒光,

一看便知道其威力,

这怪物一出场,直直的看向气息游离的史二,

“就是你把我唤出来的,说吧有什么遗言。”

嗡嗡的如同闷哼的声音在房内回响,

“杀……了他”

但见史二,目光死死的,怨恨无比的盯着张路尘,

只是,还没说完,但见那怪物,一把捞起来史二,

张开血盆大口,

嘎吱一声,半截而断,慢慢食用,

“还是这武师好吃,你一个小小的日游,竟然也敢来我五通神的地盘,你选一个死法吧,

是煎炸烹蒸,还是生吃,你说吧。”

这怪物猩红的眼睛,看向张路尘的阴神,

张路尘,看着这个嚣张无比的五通神,

果不其然,他猜测的没有错,

在踏进这个赌坊的那一刻,就在这赌坊之内,散布着一丝丝不同的气息

这五通神乃邪神也,

野猪成精之邪神,眼前这个五通神就是一头成精的野猪修出来的阴神,最终在信仰、贪欲、财运的作用下成了“神”

这五通神还比较弱,也就日游境界,

张路尘看着自己想要的目的要达成了,也决定不再玩了,准备解决!

其实,他就是想看一下,这五通神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干预的!

毕竟,众神消失已久,

他不相信那一群道人不动心,

因为,他们也有死的那一天,

而成为神灵,虽然不能自己,自由稍微削弱,

但是,能长生啊!

只要有有信徒、有香火,

祂们便可以永存!

而,果不其然,这个五通神是在人为干预之下形成的,

只是,根本不如他太平天庭之中的神灵,

这五通神,是一个半残品,连神灵最基本的神箓都没有形成,

也就是一头特殊的鬼物罢了,

“好你个道人,竟然敢不把我五通神放在眼里,今日我通三神就要你知道知道厉害,”

这五通神怒了,他被供奉了如此长的时间,

竟然有人敢忽视它,

随即,吐出一口一口黑烟,

无数的金钱幻影,出现,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张路尘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虽然看起来平平常常这一黑气,

但是,倘若是一般的日游境界,恐怕还着了道,

因为这一团黑气乃是这五通神,收集的人间信仰中的污秽之物,

能够污人阴神,一旦被沾染上便会心魔丛生,阴神崩溃最终道消人亡,

张路尘看着越来越近的黑雾,

摇身一变,

刹那间,改头换面,夜叉王法身现!

赤面獠牙,背生羽翼,浑身火焰缠绕,

一出现,那火焰便如同一条条火蛇,蛇头弹射而出,一张口便吞噬了一团团黑气!

“你……你……竟然是驱物高功!”

这五通神惊了,

明明是一个小小的日游,竟然具备法身,变成了驱物高功,

面对突破心魔,掌握神通的驱物高功,可不是只能够以幻术为主的夜游、日游之人,

然而,张路尘岂是能够如他愿,

手中的钢叉,化作流光奋力一抛,直直的插中五通神!

刹那之间,一声嘶吼响起,

“啊!”

“你竟然杀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张路尘对此,充耳不闻,施展火焰,那火蛇缠绕而上,

刹那之间,这五通神被埋葬在了火焰之内!

随后,张路尘一跃,来到三楼之上,

只见,在这最上层,也就是那圆形之内,

赫然有一尊神像矗立其中,

张路尘打量了一眼,凶神恶煞,猪头人身,赫然是那五通神的神像,

在他的眼中,

这神像周边,悬浮着一层浅浅的圆环,这是香火,

赌客之中有人信仰着这个五通神,

张路尘轻轻一挥袖子,这些信仰废物利用,被收到太平天庭之内,

随即,张路尘便起身返回消失不见。

……………………

在张路尘消失之后的一个时辰之后,

一声惊呼,自这安德赌坊之内,响起。

“死人了!”

然后过了一会,一群人,身穿黑衣,衣服之上绣着老虎的人,鱼贯而入,

而领头的却是一个散着发,眼神如刀,胸膛敞开,露出精钢一样胸膛的汉子,

赌坊内的众人看着这个汉子,连忙弯腰称呼

“见过冯二爷。”

此刻冯安并没有心情去享受众人的簇拥,

因为虎爷交给他的财源断了一条!

在先前,他还悠闲的府中和老虎搏杀,一拳一脚带着血肉与鲜血。

然而突然有人告诉他,安德赌坊出事了!

史二被人杀了,

更重要的是三楼之上的神像破碎了,这代表着笼中鸟之一风水破了!

也代表着赌坊要停业一段时间,

直到重新布置风水,

所以,他立刻敢来,要不然虎爷要了他的命!

这安德赌坊可是日进斗金,称之为是一个聚宝盆可是不为过,

同时也是帮众们武道资源的来源!

随即,冯安来到二楼,踏上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