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御兽从哈士奇开始 >  035 多活泼的孩子啊…

下一秒。

黎眠也被赶了出去。

她和贾云婉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天天汪的一声叫醒了两人。

“老师,那我走?”

贾云婉反问:“你走去哪里?”

黎眠面无表情:“回宿舍。”

“不是你回去干啥子呢?”

黎眠认真回答:“老师你不是要去追求爱情吗?我考虑一下,要不然还是直接带着天天在这里觉醒算了,反正,这里更近一点。”

贾云婉听出了她话语中的讽刺,闻言只好讪讪地笑一笑。

“开玩笑的,我想要什么帅哥没有?行了,我们赶紧出发吧,如果快的话,大概五个小时就能到那里。”

黎眠已经失去了对班主任灭绝师太的滤镜。

而且,她已经深刻领悟和清醒的知道,面前的女人是多么不可靠。

“老师,你忘了吗?”

“什么?”

“你的车被扣了。”

黎眠淡定道:“就在刚刚,我听见那个帅哥提醒我,你的驾照也一并被吊销了,除非等你把我安全送回来,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考驾照。”

贾云婉:“……艹。”

这主意,绝对不可能是那个帅哥提出来的。

毫无疑问,这句话是由贾云婉的父亲拜托帅哥转达,结果因为她那一打岔,帅哥差点就忘了。

此时此刻,贾云婉觉得自己就像一无所有的小鸡仔,迷茫的看着审讯室外的训练场。

“所以老师,我们要怎么过去呢?”

黎眠认真而且单纯的表达自己的疑惑。

贾云婉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很好。

手机也弄掉了。

女人只好叹了口气。

“没办法了,只能使用绝招了。”

黎眠和天天几乎同步的歪了歪头。

“啊?”

“嗷?”

“召唤御兽!”

贾云婉一手指天,脚边的召唤阵骤然一亮,庞大至数千米之外的人都能看见。

他们甚至疑惑的踩了踩,直到召唤阵一亮,一道庞大的鸟类从召唤阵内出现,虚影很快就变成实体,巨大的翅膀轻轻一扇,那风婉若十级台风一样,险些将天天给吹走。

万幸的是,在关键时刻,天天被黎眠拽住了,而黎眠则被贾云婉按在地上——

“唳——”

庞大的鸟类异兽长鸣一声,婉若颂歌般轻盈婉转,长长的尾羽婉若孔雀一般,但在阳光之下波光粼粼,红色的火焰、金色的尾纹,华美的头冠,修长的身躯,那不是凤凰是什么!?

黎眠再次被自己班主任的豪气给震惊到。

虽然有第一次到御兽铺垫,但……她还是不免生出几分羡慕。

呜呜。

宝宝也想要。

就算不是龙不是凤,但只要和凤和龙扯上一点关系,那都是自己赚了。

可惜。

这是别人的御兽。

想到这里,黎眠最后留恋的看了眼面前的御兽,随后冷静下来,抱着受惊的天天,默默的跟在贾云婉身后,从那御兽的翅膀爬到对方背上。

“走走走!”

贾云婉叉腰:“禁了我驾照,但我还有御空证,只要我有御兽,那就可以上天!”

“谁也别想拦!哼!”

帅哥从审讯室走出。

“贾!云!婉!”

“我艹你大爷啊啊啊啊!基地内不允许御空飞行!!!”

话音刚落,“凤凰”一跃而起,发出轻快的鸣叫——

“唳!”

“啊啊啊啊啊!”

“嗷嗷嗷嗷嗷!”

黎眠闭上眼睛尖叫。

天天也不闭上眼睛嚎叫。

一人一狗就觉得自己随时都要掉下去的样子逗笑了贾云婉。

“怕什么?我家凤凤背上有结界保护的,不会掉下去。”

黎眠闻言,尖叫的声音小了一点。

她试探性的睁开一只眼睛。

“咦?”

好像,还真的不会掉下去哎?

黎眠回过神,突然间发现,自己坐在这背上,仿佛陷入了柔软的草丛,丝毫没有半点异常。

而因为速度过快而肆意侵袭的风,此刻犹如清风拂面,半点都不曾刮到脸上。

她看了眼天天,发现它早在贾云婉出声提醒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而且还非常快速的适应,此刻竟然在对方背上跑跑跳跳,好不快活。

“嗷!”

好舒服!

天天的尾巴快要摇成陀螺了。

似乎察觉到黎眠的视线,它歪头,然后对着她晃了晃屁股。

“嗷嗷!”

来玩儿!

黎眠:“……”

“玩你个头!你以为这是游乐场吗?给我安静点!闭嘴!别跑!”

天天被一棒槌打得委屈可怜的趴下。

“哼哼。”

你打我,我不跟你玩了。哼!

黎眠嘴角微微一抽,还想说些什么,耳边骤然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没事。”

“让它玩吧。”

这声音,明显不是贾云婉的声线。

黎眠愣了一秒,随后反应过来:“凤凤?”

“嗯,是我。”

凤凤并没有回头,但它却张开嘴,回应了她的呼唤,并长鸣一声,愉悦轻快。

“孩子很可爱,不要打击它了,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爱玩的时候。”

黎眠看了眼贾云婉。

贾云婉懒洋洋的瞥了眼黎眠:“看我做甚?”

“没听到凤凤都这么说了吗?既然如此,那就放开玩儿呗,这有什么,我又不是什么魔鬼。”

黎眠:“……”

不是魔鬼?

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上说一句试试?

奈何这句话黎眠只能压在心里,毕竟她还在高空之中,没这个胆子去挑战班主任的底线。

所以她默默的闭上嘴,并且示意天天自个儿去玩。

天天眼前一亮。

它嗷嗷的冲了出去。

它嗷嗷的冲了回来。

它咬着黎眠的裤腿开始撕咬。

被揍了之后,它决定将目光放在凤凤后背上的羽毛。

它嗷嗷的咬住羽毛。

然后嗷嗷的开始发火——

怎么肥事!

你怎么肥事!

你怎么就咬不断!?

好气好气!

天天对着羽毛汪汪狂叫。

黎眠假装没看到犯蠢的天天。

偏偏这个时候,凤凤还在她和贾云婉耳边感慨。

“多么活泼的孩子啊。”

“挺可爱的。”

贾云婉点头认同。

黎眠想到自己前世被拆了无数次的家。

“也许吧。”

凤凤的速度很快,但坐在它的背上却没有这个感觉,一切平静的仿佛安逸的春日,暖暖的阳光落在身上,温度不偏不倚正好。

好几次,黎眠都差点睡着了,可是最后都在临门一脚被天天给踩醒。

是的。

她被踩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