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夜赶路,身体过于劳累,加之肚子吃饱了饭,顾岑早早入了睡。

半夜。

门前走廊上悉悉索索的声音将熟睡的绞龙吵醒,幻化成大鸟,窗户处离开,飞到房瓦处,揭开瓦片,之间这酒馆的掌柜已然变成了一年轻的女子,而他身旁的小斯露出锯齿状的牙齿,摩挲着。

“贾文,我好久没喝人血了,好像老了几分。”贾晓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脸颊,在一处不平的地方,停留了许久,脸上还多了几分哀怨。

“妹妹莫要伤心,这房屋里不是还有一个吗。”说完贾文的舌头如蛇舌一般,略过自己的牙齿,看向贰零叁房间瞳孔悄然变化。

贾晓明显已经按捺不住想要抽干顾岑的的血,猛的一推开门,房间内没什么变化,旁边的香烟一直在缓慢燃烧。

贾文跟着贾晓的步伐进入房间,顺手将这香烟掐掉,两人纷纷看向床上里躺着的人,忽然贾晓用力一扑,将手牢牢插入被子里面。

贾晓感觉到不对劲,此次居然没有手指湿漉的感觉,贾晓将被子掀开,发现被窝里面是一个枕头,而真正的人早不见了。

贾晓着急忙慌的担心自己的猎物被人捷足先登了,神色仓皇,脸色结了一层寒霜,展开的手瞬间变成了一个拳头,紧紧握住。

贾晓:“哥!人不见了。”

贾文听到这话,立马就想到了问心狐,一定是他们。

贾文:“问心狐。”

贾晓听到这三个字脸变得十分扭曲,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脸色徒然变成了灰色,像是死了一样。

贾晓:“该死的问心狐,你们一族终被我族灭绝。”

没错贾晓跟贾文两人是问心狐一族的死对头云兽,云兽袭击人类一般是两人以上,而问心狐不同,繁殖能力弱,且喜欢独处,所以两族对抗时往往问心狐一族输。

“原来掌柜的是云兽一族的。”此声音来自于顾岑,事实是顾岑从一开始便没有离开这间房间,只是隐去了身形同绞龙悬于房梁之上。

“此事你不应感激吾?”绞龙在顾岑的脖子上盘旋了几圈,说话之际跟顾岑来了个照面。

面对绞龙吐露的舌头顾岑觉得身理上有些不适,。

忽然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内心惶惶不安,心脏剧烈跳动,脑子里翻转昏旋,耳朵处发着尖音和幽灵般的女子音。顾岑捂住一只耳朵,嘴里念叨着咒语:“人清自静,骤!”脸色恢复了不少。

贾晓和贾文面前仿佛站着一个如烟尘一般鬼魅的影子。

贾文立刻作出反应不知从掏出一煤油灯,瞬间没有了那种心脏骤跳的感觉。

烟尘慢慢具体化,最先出现的是三条雪白的狐尾,随后一整个人身兽耳的狐狸印入眼前,其样貌通体雪白,睫毛像似染了雪一般白,眉宇之间还有一颗纱痣,典型的狐狸眼勾人魂魄,微微一笑两颗尖锐般的牙齿露出,指甲上的红色好像被血染红了,若非血染绝不会是这样的颜色。

“贾晓,贾文我的猎物很好抢吧?”身形样貌皆是男子,却唯独发出来的声音是女子的声音……

“明秋心,写你名还是写你姓了?大言不惭,开口闭口便是你的猎物。”贾文回怼道。

明秋心说道:“云兽便是如此无赖。”

“问心狐一族难道都如你一般男身女音?真是阴阳紊乱。”这怼人的技术贾晓最在行,不鸣则已,一鸣就戳你心窝子,偏偏这心窝子你还改变不了。

明秋心太阳穴青筋暴起,胸中含着满腔怒火,气的脸颊两侧微微发抖,视线与对方相撞,明秋心死死盯着他们的眼睛,眼里凶光必露,明秋心最是厌恶有人说他的声音如女人一般,当初被赶出族群来到这里,也是因为声音,自己心悦之人厌恶自己也是这声音。

明秋心说道:“最后一遍贾晓交不交出来。”

贾晓反应极快立刻接下这话说道:“滚,要人没有!”

却不知自己早就中了明秋心的问心,刹那间,贾晓口中的血喷涌而出,吐出的血渍沾染到了明秋心的下半张脸,明秋心探出舌头将唇处的血渍舔了一下。

“贾晓!”

等到贾文反应过来的时候,贾文已经中了问心,鲜血喷涌,贾晓的手控制不住戳了自己几个窟窿,贾晓脸上的泪水与血混在一起,实在是太痛了,痛到喊出了声。

“哥!啊!晓晓好痛!”

说完那一刻,贾晓那只沾满鲜血的右手,又朝着自己的心脏捅去,贾文立刻扑到贾晓的面前,这手丝毫不留情直接捅穿了两个人,将贾晓的心脏掏出,鲜活的心脏还在砰砰砰的跳动,贾文身下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

“晓晓!”

丧妹之痛,无人能感受,曾经默契十足的搭档竟死在自己身下,自己唯有拼了,才不负贾晓。

贾文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说道:“你不是会问心吗?问问自己的心,知道自己几时死?”

“苟延残喘之辈,若想替你妹报仇,尽管来吧。”

而梁上的人正在观察着他们之间的一举一动。

“贾文必输。”

面对顾岑这一话语,绞龙表示赞同,失去一半的力量,自己还受伤,怎么可能打得过人家。

“他们打完便离开这。”

绞龙点点头。

贾文开始了自己无脑的进攻却遭到节节败退,最后一回合明秋心一尾将贾文甩在墙面上。

贾文的眼神开始涣散,眼前的房间多了几层重影。

明秋心踩过贾晓的尸体,走到贾文的眼前,白皙的手指将贾文的头颅抬起来,贾文只觉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知觉。

而刚刚吞头颅那一幕,让顾岑想起了江陵城的那一只梦魇。

本想趁明秋心不注意离开,明秋心像开了雷达,知道有人还在屋子里面。

“是……顾岑吗?”一阵阴冷的声音传来,随后明秋心的狐狸脸突然出现在顾岑面前。

面对这样的事情,顾岑已经不在怕,因为自己已经知道是什么人在装鬼。

顾岑屏住,自己隐了身形,他应当是无法发现自己在何处的。下一秒就被一只手脱下房梁。

“嘿嘿嘿嘿嘿嘿。”一阵狐狸笑。

明秋心的狐狸眼已经笑出来弯月,两颗尖牙出现,说道:“找到了,我的猎物……”

顾岑迅速从地上爬起,拔剑指向明秋心。

明秋心说道:“看了多久的戏了?”

顾岑如实说道:“从你一进门。”

明秋心夸张的表现自己的惊讶,捂着小嘴说道:“岂不是全被你看到了?”

“任何细节都没有放过。”

“若不是你脖颈上的那条小黑蛇,我恐怕找不到你。”

顾岑的目光立刻转移到了绞龙的身上,绞龙怎么没有隐身!

“我会对你温柔一点的。”

随着声音,明秋心直接冲向顾岑,顾岑反应之际已经没有时间往旁跑去,只能用自己的佩剑抵挡着这一攻击。

“你有些不讲修仙德啊。”顾岑嘴上咬咬牙,笑着跟明秋心说。

“我是狐,狐是什么性格,你应该比我还知道。”

说完换了攻击模式,用其尾巴攻击顾岑,未料到,顾岑直接将明秋心的一只狐尾割掉,明秋心的眼瞪大,还有着一抹难以遏制的恨意和杀意。

“你再狡猾,实力依旧不如人。”

面对顾岑的嘲讽,明秋心瞬间坐不住了,手掌之间燃气浓浓的黑烟,一个快捷步伐进顾岑的身,甩出两掌,速度极快,但顾岑又绞龙力量的加持之下,这两掌速度跟普通人出掌一般,轻松躲过,回旋一脚,将明秋心踢到角落里面。

柜子上的酒罐受到撞击,纷纷掉落,过了一会,明秋心才从一堆随罐子里面爬起来,身上一股酒味,头发已然被酒淋湿。

“顾岑,你确实厉害。”

正当顾岑要回答之时,绞龙的蛇鞭拍打着顾岑的后背,提醒着让他小心,这是问心狐一族的问心。

明秋心见顾岑还不答应自己,脸上的神色张皇,重新用了一遍问心。

“顾岑,你……”

话还未说完,就被顾岑刺了一剑,伤口的血顺着剑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上,腹部的白色衣服,出现了红彤彤的大洞。

“明秋心,狐的东西我也学到了。”顾岑杀人诛心,对着明秋心来了一句话。

明秋心愣在原地,随后向后退去,将身体与剑分离,明秋心感觉到了自己离死亡不远了,嘴上粗喘着,在房内乱跑,踢碎了那一盏煤油灯,房间内立刻黑了天。

等顾岑在此点亮蜡烛,发现房内只有自己和贾文两人,明秋心不见了踪影。

“主人不去追杀明秋心吗?问心狐一族可最记仇,若是没死就会盯你至天涯海角。”

顾岑撕开床上的帘子,将佩剑上的血渍擦拭干净,说道:“你看他样子还能活多久?”

虽然但是……

顾岑又重新爬上床说道:“把尸体处理一下,明早再走。”

绞龙:“……”

你让一条蛇弄这些东西?啊?是不是有病?

绞龙还是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干着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