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下班,然后变成魔法少女 >  第三十四章 爪痕

这位年迈的局长女士看上去大概六十岁左右,五官深刻,目光有神,眼角与面颊上有几分皱纹,面貌严整中不失和悦。

她身披一件深棕色的毛呢大衣,泛白的金发工整地梳在脑后,看上去颇为干练,此时正噙笑看着林昀。

西方人?

林昀心中生出了些猜测,但并未说出口。而是平静地点头致意:“您好,局长,请问我该如何称呼您?”

“叫我摩丝就好,职务皆是虚称。”

女子如此说道,语气平缓:“请坐吧,我相信我们会有许多共同语言。”

林昀顺着她的话头坐到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呼出一口气,抬眼道:“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别的,而是需要得到真相。”

“异策局有许多民众所不知的真相,不知道你需要哪一个?”

摩丝单手横摆,作出一个请的手势:“或许,我们可以先谈谈你的情况?”

“我的情况,贵局应该是了解过的,一些细节我就不再过多赘述了。”

林昀点点头,适当地让自己的语气显得紧张一点,然后直接切入主题:“两年前的葬礼上,我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她告诉我,我的妻子其实是魔法少女。”

“我在此后开始整理妻子的遗物,从中找到了一本秘密的日记,其中的确记录了她作为魔法少女的事情。而且,依照那本日记中所记载的,她其实在死前就已经察觉到了某些暗藏的危机。”

这番陈述三分是真,七分为假,仅有他所得知的信息为真,得到信息的途径完全是他编出来的。为了不让对方怀疑自己的说辞,林昀也尽量让自己的言行合一,与摩丝保持对视,以证实话语中的真情实感。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面对这种超凡的存在做不到什么,只能当做遭遇一场飞来横祸,哪怕知道她的死亡另有原因,也无力去调查。我最后能做到的只有遵循她的遗志,好好把我们的孩子养大。”

他紧紧盯着摩丝的双眼:“只是……你们已经知道,我无意中注意到了,就连我的孩子也成为了魔法少女。”

“我的妻子因为成为魔法少女而死,我的孩子呢?我无法预测她接下来的命运,如果连她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很抱歉,光是想到那样的未来我就觉得窒息。”

“所以我必须向你们询问,我觉得我有权利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以及,你们能够保护我的女儿吗?”

连续说完这一段话,他长舒一口气,垂下眼:“抱歉,我的情绪可能有些激动。”

他不指望完全靠谎言去欺瞒对方,所以这些话大多是真实的感受。唯一的不同,就是真正的他并不相信异策局能保护好女儿,早已选择了亲自上阵。

“……我很抱歉,让你重提伤心的旧事。”

听完他的陈述后,摩丝闭目,沉吟片刻后开口:“至于你所说的,杀死你妻子的凶手,其实正是我要独自接见你的原因。樱小姐的丈夫,林昀先生。”

“为什么?”林昀察觉到了她话语中的特别意味。

摩丝依旧闭着眼,面色有些严肃:“因为这仅仅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在私人场合以外并不方便说出口。对于外部,尤其身处异策局,接下来的言论可以说十分违背我们的主旨与理念。”

“你的意思是?”林昀目光微凝。

睁眼,摩丝摆在桌上的双手交叠,十指相扣:“……林昀先生,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的魔法少女,都是代表着正义,为了守护人们而战斗的吗?”

“……难道不是吗?”

她的话语让林昀一愣,心中升起些许警惕:“如果没有魔法少女挺身而出的话,普通人远不可能活得如此轻松。”

虽然嘴上反驳,但对于摩丝的问题,他心中有着另外一个答案。只是“林昀”没理由知道。

“我很希望是这样,异策局也正是因此而建立的,但是很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摩丝不疑有他,正身望着林昀:“魔法少女为了守护而战,主要因其真实社会关系带来的情感偏向,更重要的则是国度一方的管理与约束。实际上,如果一名魔法少女舍弃道德与良知,并且敢于对抗国度的话,她要将这份伤害的力量施加在人类,甚至她们的同伴身上,这都是完全可行的。”

“……难以置信。”林昀如此附和。

“是的,难以置信,但很合理。”

摩丝点点头:“也正因如此,魔法少女之中,会有叛逆,甚至叛逃者。”

“脱离魔法国度的约束,利用这份力量去为非作歹,伤害他人,夺取力量,肆无忌惮地行恶,这样的魔法少女是存在的。”

“近些年,更是有这样一群魔法少女聚集在一起,一边在暗中与国度对抗,一边为了某些目标酝酿着阴谋。甚至不知为何能与残兽同行,是与残兽同样……不,她们更加危险,是必须要避开的存在。”

“而根据她们的某些特征,以及其自称,这样一群叛逃的魔法少女被称为‘爪痕’。”

这句话,才让林昀自心中感到了惊讶。

摩丝前面所说的话他其实知道,魔法国服有叛逃魔法少女确有其事,但就他所知,这样的魔法少女会被标记为国度的通缉对象,大多由调查队追击逮捕,鲜有叛逃成功的。

至于人数多到形成组织,甚至与残兽同行更是闻所未闻。“爪痕”对他来说是一个从未听过的名词。从来不知道有这样一群人存在。

所以他适当表露出疑惑,就此追问道:“我妻子的日记中从未提过这个名字。”

摩丝摇头道:“因为她们的出现,也就是近些年的事情,就连我也是因为一些巧合才知晓,樱小姐早年的日记没有记载也是很正常的。”

“你是说,我妻子的死很可能……”林昀皱起眉。

“我觉得樱小姐的死应该与爪痕有关,因为据她的联络人所说,樱小姐是一名作战多年,实力十分强大的魔法少女。理论上,如果出现了她都无法战胜的残兽,那么这样的残兽早就已经将方亭市毁灭了。”

摩丝口中所说的话,林昀再清楚不过。

安雅作为魔法少女实力足够强大,解决寻常的残兽毫不费力,时常单人出击,不然也不可能轻描淡写地驻守方亭市二十余年。

而方亭市目前的怪相,如果真的是这个名为“爪痕”的魔法少女群体所为,便都能得到相应的解释。

只是他仍有些事情不明白,譬如当下。

“那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看着摩丝,林昀缓缓问道:“如果说出这些东西真的有风险,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普通人?”

“……我说过,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因为看到你,我就不禁会想起曾经的自己。”

摩丝依然面容和善,可话语间却有着说不出的寂寥:

“我的女儿,在她还活着的时候,也是一名魔法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