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百鬼绘卷 >  第四十七章 小阳乃,还不快叫欧尼酱!

“我知道了。”

灵视术不仅能够让人进入到不同的世界,还能够看见肉眼所无法观测到的东西,比如一个人的心灵、意志,以及决心。

谷云想到了爷爷跟他说过的话,救值得拯救的人。

“大叔你,要不要来当我的经纪人?”

“什么?”

道摩大叔一愣,谷云解释道:“就是我们组队,处理这附近的灵异事件。”

“这...”

“别看我年纪小,其实我还是蛮厉害的。”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道摩大叔连忙摇头,表示除灵者不看年龄,看的是实力与品性。

而这两点,谷云远远在他之上。

“我初入灵异圈不久,正缺少这样的机会。”

谷云说:“美夜子姐姐住在铃之濑,那是一个小镇,距离东京很远。”

除灵师基本上都有固定的圈子,所以谷云也不担心道摩大叔会乱来,天南地北的接活。

此外,平时遇到装神弄鬼的事,一般道摩大叔自己就能解决。

杂鬼和小妖怪,凭他的口才,很容易就能把事情处理好。

“这是我的荣幸!”

道摩大叔连忙拜服,奈奈生不懂,但也有样学样,反正礼多人不怪:“感谢您的赏识,请放心,我在除灵圈子混了几十年,积累了不少的人脉,且经验丰富!”

说到这,大叔又补充道:“我说的是,遇到灵异事件的种类比较丰富。”

“我的实力,谷云少爷也是知道的,”大叔尴尬挠头:“如果是被追杀的经验,那我颇有心得。”

“哈哈哈。”

谷云被大叔的实诚逗乐了,他连忙表示没关系:“以后有需要的地方,可以找我一起去,报酬的话,五五分账如何?”

“这,这会不会太多了,其实随便给我一些就行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让对方能够心安理得,谷云连那五成都不会要。

他要钱没用。

可不要的话,道摩大叔肯定是不会收的。

“好了,就这样吧。”

谷云一言而决,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只是有一点,不要暴露我的身份。”

“请您放心!”

单单除灵,饭岛环还能接受。

若是谷云真的以除灵者为业,抛弃饭岛家的家业,母亲说什么也不会答应。

“那,我和奈奈生就先告退了。”

“奈央姐,帮我送一下大叔和奈奈生小姐。”

道摩大叔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谷云不计前嫌,反而还愿意跟他一起退治妖魔。

不,这已经不是一起退治了。

这是,在关照他啊!

“舅舅。”

离开饭岛家,道摩大叔和奈奈生正在车站等公交:“那位小先生真的是个好人啊,不仅不怪我们,还愿意与舅舅你组队。”

“是啊,真是被好好的关照了。”

道摩大叔是真心佩服饭岛家,就像圈子里流传的那样,蜗牛老师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曾有恩于无数人而不图回报。

那位蜗牛大师的传人,果然名不虚传,令人钦佩。

“那一位年纪虽小,但除灵圈子向来看的是德行和本事,其中品德更在实力之前。”

道摩大叔说:“以小先生的本事,他麾下的那位鬼姬(红叶)的实力,上级妖魔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这么强大的民间高手,哪里需要跟他合作。

在道摩大叔看来,谷云这么做,估计是不想他去冒险,然后某天死于非命,让奈奈生成为孤儿。

直接给钱,双方的关系明显没到这个地步。

那么,只能从工作上,给予他一些方便了。

“果然是这样。”

奈奈生回想着谷云的言行,明明比她年纪还要小几岁,可那份气度,着实是让少女体会到了宛若天堑般的差距。

两人默默的将谷云的恩情记在心中,希望将来有一天,也能够帮他做些事情。

“他们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卧室内,谷云叫出了式神们,他说:“大叔的本领,确实太稀松了些。”

他也是真心想跟道摩大叔合作,借用对方在圈子里接受委托的渠道,帮他处理那些没必要的杂事,只把战斗的部分留给自己。

如此一来,道摩大叔发现委托涉及下级妖魔,就不会再去作死。

都有一个足够强大的靠山,再去冒险,那就不是头铁,而是蠢了。

道摩大叔不是蠢货,他精明着呢。

“少爷。”

“怎么了,奈央姐?”

谷云看到了早坂奈央手中拿着的文件,他接过后看了一眼,发现是借贷合同。

“这是什么?”

谷云有些奇怪,他记得自己好像不插手饭岛家的业务啊,给他这个干什么?

“这是桃园家向平冢名下的公司,借贷的金额。”

事实上,早在两人跟着饭岛环一起游玩的时候,早坂奈央就已经开始调查他们了。

包括道摩和奈奈生的家庭背景、经济情况,以及最近做了哪些事,见了什么人,所有信息都被明明白白的摆在了早坂奈央面前。

“额,有点可怕呢,奈央姐。”

谷云吐槽了一句,然后将文件翻到最后,他瞥了眼奈奈生父亲欠平冢家的金额。

怎么说呢...

不是很多,至少对谷云来说,连他零花钱的零头都算不上。

“需要我帮他们一把吗?”

以饭岛家和平冢家的关系,这种事就是一句话的功夫。

何况这钱也真的不多,早坂奈央抬手就能帮他们还上。

“我的意思是,不帮。”

谷云的态度很明确,这事情有些过了。

跟道摩大叔合作,这并没有什么,但帮忙把钱还上,谷云觉得有些侮辱人了。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这叫侮辱,请你多侮辱我一点!

但道摩和奈奈生,他们是有尊严的。

“但夫人的意思是,”早坂奈央微微低头:“想要借此与芦屋家打好关系。”

“已经还了?”

“还没有。”

早坂奈央是替饭岛环来问的,谷云思索片刻,说:“先别动这笔钱,你让母亲给平冢叔叔打个电话,请他不要再让手下找他们麻烦了。”

“我明白了。”

直接涉及到金钱,确实有些侮辱人,但帮道摩大叔和奈奈生挡下极道的追债,宽限更多时间。

从而使得他们意识到,自己被谁罩着,谁是他们的靠山。

“这不是很好嘛。”

另一个房间内,饭岛环听了早坂奈央的汇报,她对谷云的判断十分满意:“看来小谷云是想收服他们,为饭岛家所用。”

“他比我聪明多了,”母亲开心道:“知道光砸钱没用,还得走心。”

当然,这里不是说砸钱不如走心。

母亲的意思是,花钱得花在对方的心坎上,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还有什么事吗?”

饭岛环见早坂奈央没走,知道她还有事情汇报。

“那个人又来了。”

“啧。”

母亲眉头一皱,不满道:“我记得上回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吧?”

两人所说的,是一个叫做绫小路笃臣的男人。

对方先前拜访饭岛家,提出了一个很奇怪的项目,但母亲对此并不感兴趣,于是拒绝了对方。

“不见?”

“唉...”

饭岛环无奈叹气,她虽然有钱,可在日本的根基,终归还不够深。

哪怕绫小路笃臣只是个普通议员,她也不好做的太过,毕竟这个人背后站着一个派系,一个不小心就会惹怒上层的大人物。

“麻烦的家伙。”

饭岛环抬了抬手:“让他进来吧,奈央。”

“好的。”

母亲和早坂奈央在商量什么事,谷云并不关心。

他跟饭岛环有约定,在自己成年前,不想涉及饭岛集团的工作,即便是母亲,也不能逼他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空幻?”

天狐小姐回来了,也带回了玉耀的答复。

“玉耀那边,我已经联系过了。”

天狐小姐叹了口气,很无奈道:“跟我猜的一样,他根本不相信我的话。”

“连你的话也不信?你不是说,你们关系还可以吗?”

谷云也不是要收服玉耀,他就是想把误会解开,仅此而已。

“他可能觉得,我对他说的那些话,也是你指使的,”空幻说:“用言灵,操控我去诱他进你的陷阱。”

“.…..”

谷云扶额:“我从来没命令过你啊。”

而且言灵术也不是这么方便的东西,它只能进行大方向的把控,根本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感情。

最多,就是让空幻不能开口。

但想让空幻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显然超出了言灵术的极限。

“再这么下去,误会岂不是要越来越深了?”

玉耀不来,也不信,甚至连空幻的言行,都觉得是谷云在操控。

对方奴役了自己的姐姐,强迫她来对付自己。

或许一般的言灵术做不到。

但谷云是饭岛家的人,蜗牛的御神术,哪怕是玉耀都有所耳闻。

这是一门禁术,相当可怕的禁术。

谁能保证,被御神术束缚的空幻,不会被操控心神?

“我…”

谷云懵了,你这是强行操控心神啊!

“所以他为什么针对我?”

谷云无语道:“听他的意思,怎么一副我是个坏人,不值得信任的态度?”

他记得爷爷在除灵圈里,名声很好才对啊。

“这个...”

空幻也不太明白:“五百年没见,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多疑。”

“那就没办法了啊!”

单方面想要澄清,另一边不听,那谷云再有诚意又有什么用。

“算了。”

“这件事,暂且放一放吧。”

玉耀终归是大灵狐,而修炼灵力的妖怪,最忌讳的便是背负杀业,导致灵力中混杂诅咒。

这对他的修行,害处太大。

至少在谷云没有杀害空幻前,玉耀也不会伤害他,以及他身边的人。

灵狐就是这样,恩怨分明。

受了恩情,灵狐会百倍报答,甚至以身相许,为对方生儿育女。

反之,狐妖也是最记仇的妖怪。

对此,谷云也没什么好办法。

“我会再去找他解释,好好开导他的。”

天狐小姐相信,只要自己把话说清楚,双方的误会迟早会有解开的一天。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谷云让空幻一次又一次的去找玉耀,希望能够让对方明白自己真的没有欺负他的姐姐。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周末,阳乃的生日。

雪之下阳乃,雪之下家的长女,也是即将成为饭岛环义女的小姑娘。

众人坐的是一辆黑色的加长版轿车。

一路上,车厢内显得格外的安静。

或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美夜子一家的身子绷的很紧,他们多次检查身上的礼服,深怕哪里弄皱了,给饭岛家丢脸。

“真的没关系的啦,美夜子。”

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连连安抚,这才让美夜子一家放松下来。

“还有,阳乃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你们肯定会喜欢的。”

一说到这,美夜子顿时就不慌了:“真的吗,真的很可爱吗?”

“当然!”

饭岛环轻笑道:“小阳乃,就像天使一样。”

“天使吗,跟我印象中的,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记得在《春恋》里,雪之下阳乃貌似是个颇为腹黑的御姐,比起天使,明明更像小恶魔才对吧。

“嗯?”

母亲不解道:“谷云你见过阳乃吗,我怎么不知道?”

“噢,我说的是...”

谷云解释道:“印象!对,是印象啦!”

“印象?”

“咳咳,这不重要。”

谷云连忙转移话题:“对了,阳乃成为母亲你的义女的话,那是不是就相当于,她就是我的妹妹了?”

谷云对阳乃的印象,主要还是来自于《春恋》。

可现实中,谷云连她的照片都没见过。

而且2岁的小女孩,根本没长开,除了可爱外,貌似也找不出什么形容词。

距离那个20岁出头的腹黑魔女,小阳乃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

“今天是饭岛家与雪之下家的正式结盟。”

早坂奈央今天没让三尾狐驾驶,而是亲自开车,跟母子俩,以及美夜子家的三人一起参加生日宴会。

“不过雪之下,与其他人不同。”

饭岛环一边说,也一边为美夜子等人介绍道:“雪之下芽衣,也就是雪之下家的家主(阳乃父亲是入赘雪之下家的),她是我同校的后辈,从高中到大学,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

不过那个时候,芽衣比较富有,而饭岛环只是个普通人。

她的白手起家,自主创业,全在大学之后。

而无论是在校园时代,还是步入社会后,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

在这份交情中,饭岛环与芽衣并不看重彼此的身份和地位。

她们是知音,是能够交心的闺蜜!

哪怕去掉所有的身份,雪之下芽衣和饭岛环依旧是可以分享秘密,患难与共的挚友。

“之所以选择正式结盟,是因为我信任芽衣,而她也相信我。”

饭岛家的体量越来越大,有了空幻的祝福后,更是看不到上限在哪,几乎一天一个变化。

如果说,一个月前的饭岛家只是有能力支持雪之下家从政。

那么现在就是两个字————带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