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观,你这是什么意思?”

神秘人的声音近乎咆哮,就算看不见表情,也不难想象他的脸色会有多精彩。

司宇凡偏头看着身旁的青年,用只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小声询问:“执法队到了?”

娄观微微颔首,旋即仰头道:“你作为神风学院的教员,私自售卖学院资源给无法域势力,插手当地势力间的恩怨,现在可是证据确凿!”

“别忘了,这些事情也有你的一份!”神秘人胸膛剧烈起伏:

“凭我玄胎境的修为,只要躲避学院的人,去无法域哪个势力,都能成为座上宾。可你不一样,你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如果被学院除名,在无法域内将彻底失去立足之地。”

娄观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信号弹,发射到空中,一声震耳巨响扩散开来,随后他抬起手臂对准神秘人,淡淡地道:

“你以为我为什么帮你?还不是……”

话音未落,神秘人竟转身逃了去。

“糟了!”

娄观手臂陡然一震,扭曲空气向神秘人背影激射而出。

神秘人轻挥衣袖,从容地将扭曲击散,接着迅速远遁而去。

“不能让他跑了!”

司宇凡抓紧小白的爪子,焦急地说道:“小白比他滑行的速度快,一定要尽早抓住他!”

娄观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放心,他跑不掉。”

话音方落,一柄贯穿天地的灵气巨剑从天而降,砸在神秘人的头顶,巨剑之上,飘逸的人影负手而立。

“神风学院宝物阁长老,私自售卖学院资产,暗中扶持无法域势力,今证据确凿,根据神风学院规定,斩立决!”

“你真以为自己是我的对手?”神秘人遭受这等恐怖的攻击,竟依旧中气十足。

“那本长老今日就打服你!”

飘逸人影冷哼一声,扭头指挥道:“神风学院执法队,保护娄观兄妹,清缴与叛徒有关的势力!”

说罢,便向着神秘人奔掠而去。

声音传到三英会这边,司宇凡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

他上前一步,看着脸色灰暗的黑水会长,忍不住调侃道:“现在看来,死期将至的是你!”

司宇凡扭头看向围上前来的神风学院执法队,脸色展眼便僵硬下来。

这支队伍只有十人,虽各个修为极强,相比较于三英会数千的喽啰,明显捉襟见肘。

神风学院也没多靠谱!

司宇凡嘴角微微抽搐,看来为今之计只有赌上性命,与他们硬拼一番。

三名首领带人将他们围住,脸色阴沉地说道:“有神风学院的帮助又如何?现在我们这里有两千帮众,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你们!”

“我们这边有天岚宗的人在……”司宇凡环顾四周,始终未能找寻到天岚宗老者的踪迹。

不会是脚底抹油了吧?

司宇凡只得化悲愤为力量:“对付你们这群歪瓜裂枣,我们十五个足以!”

“谁说我们只有十五人?”娄观挑了挑眉毛,笑问道:“你们可知道我是怎么在宝物阁长老的眼皮子底下,炸掉的阵法?”

难道……

司宇凡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猜想,急忙抬头向娄观求证。

娄观微微颔首,重重拍了几下手掌,只见三英会中一道身影窜了过来,旋即司宇凡等人脚下浮现出一层灵气光罩,与敌人隔绝开来。

身影掀开兜帽,露出本来的面容,司宇凡定睛一看,双眼圆瞪。

安林青!

司宇凡清楚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向他微微点头,转头看向被攻击得摇摇欲坠光罩,脸上阴云密布。

“防御阵法撑不了多久,把阵法开出几道能通人的缺口,我出去挡住他们的首领。”

“那样你与送死有什么区别?”娄贞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开始出现裂缝的光罩,一双拳头紧握起来。

“放心吧,我还没活够呢!怎么可能会死?”

“一定要活着回来!”

司宇凡走到阵法边缘,朝他竖起拇指:“一诺千金!”

阵法表面的裂纹越来越多,娄贞掏出阵盘,输入灵气,打开几道缺口。

司宇凡横刀挥斩,乌黑刀芒迎风暴涨,数名三英会帮众被刀芒斩断,断口处光滑如镜。

他脚掌重踏地面,顷刻间掠过三名首领面前,留下淡淡的话语:“不想承认是缩头乌龟,大可以追上来!”

话音未落,人已经窜进三英会的院子内。

三名首领互相对视,当即追了上去。

娄观看着地面上如潮水般涌来的三英会帮众,举起右臂疯狂地发射暴雨梨花针,其余几人除小白和糖糖外,皆参与了战斗。

“蹲地上画圈的那位兄弟快来帮忙,敌人太多马上就要顶不住了!”娄观银针击杀欺身上前的三英会帮众,扭头对糖糖大喊道。

糖糖委屈巴巴地点了点头,抬眼看见三英会帮众手持明晃晃的长刀,眉眼狠辣地冲了过来,吓得手足无措。

他环顾四周没发现司宇凡的踪迹,急忙蹲下身子,抱着脑袋瑟瑟发抖。

娄观看他的模样,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把自己憋死。

他深深吸了口气,逼退趁机欺身的三英会帮众,猛地想起了什么:“小鸡我记得你很强,快来帮忙!”

话音刚落,他感觉头顶传来剧痛,抬眼见小白凤喙高抬,又狠狠啄了下来。

娄观条件反射般弯腰避过,耳廓一动,听小白的声音响起:“你才是鸡,你全家都是鸡!”

看着安林青与娄贞投来那看戏般的目光,娄观倦了……

司宇凡拄刀而立,望着面前追来的三位首领,淡淡地调侃道:“三个缩头乌龟舍得出洞了?”

“牙尖嘴利的小子!”黑风堂主舔了舔手腕上的钩爪,眼底的残暴宛若实质:“我们几个今天就教教你无法域的规矩!”

说罢,抬脚便冲上前来。

司宇凡盯着难以用肉眼捕捉的残影,脸色陡然僵硬下来,举起横刀在面前划出条弧线,一道乌黑刀芒应运而生,撞向面前的空气。

刀芒凭空砍出数十道火星,黑风堂主的身形紧随其后勾勒而出。

他震碎面前的刀芒,舔了舔嘴唇,嘴角咧到耳根:“这回没人帮你,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另外两名首领同时跨出脚步,汹涌的灵气自体内翻涌而出,一左一右夹击过来,看这模样是打算直接用最快的速度,将司宇凡解决掉。

司宇凡望着攻势凌厉的三人,并未再与他们正面抗衡,对方不管人数还是修为,都占据优势,与他们硬拼硬只会落入下风。

他脚尖一点,身形矫健得如猎豹般,一个虚晃便出现在三人的攻击范围外,横刀之上嗡鸣好似连成线的鼓点。

三名首领紧追不舍,凌厉的攻势逼得司宇凡节节败退。

长相阴柔的鬼剑门主挥剑劈砍,冷笑道:“你不是一直很强吗?怎么现在反而像是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

司宇凡回以冷笑,挥刀横削,刀锋在面前划出一道半圆,黑漆漆的刀芒撕裂空气,直奔三人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