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轻盈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

一道白色倩影,缓缓出现在纪天赐的眼帘之中。

她身穿一袭白衣,宛如月宫走出来的仙子。

他身上流露出的书卷气,又好似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

更让纪天赐感到诧异的是。

明明没有下雨,这个白衣女子,居然还撑着伞。

“诡异!”

纪天赐瞳孔猛地一缩。

如果不是画眉笔那抑制不住的躁动,纪天赐都会以为,眼前的白衣女子,是人类少女。

两人隔空相望,不到十丈距离。

若有若无的气机,在虚空之中交锋。

白衣女子嘴角划过一抹淡淡的弧度,恬静贤淑地说着。

“公子,可愿意让妾身为你画一幅画。”

白衣女子诚恳的语气,如诗如画的容貌,以及弱柳扶风的身段。

只要是正常男人,都难以拒绝她的请求。

纪天赐嘴角抽出一下。

画画?

他不明白白衣女子的套路。

不过,他也无需明白。

诡异手段众多,很多手段,甚至是武者难以想象的。

稍不留神,就会中了诡异的阴招。

画画,多半是眼前白衣女子的一种特殊能力。

纪天赐心中暗暗想着,自然不会同意白衣女子的请求。

“哼!”

“给我去死!”

纪天赐眸子中,眼拥星寒,霜寒九州。

恐怖冰冷的杀气,流露出来,仿佛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嗖的一声!

纪天赐的身影,消失在天地之间。

身法,催动到极致。

呼啸的劲风,在耳旁吹拂,发出发动机咆哮般的刺耳声音。

纪天赐没有管白衣女子的谋划,直接开干。

瞬息之间。

纪天赐出现在白衣女子身前,不足三尺距离。

在这个距离,纪天赐能够看到,白衣女子的肌肤,细腻到几乎看不到毛孔。

甚至,还能感受到她琼鼻中,呼出的一丝热气。

如此近的距离,白衣女子却仿佛愣住了一般,毫无反应。

任由纪天赐起身靠近。

握拳!

抬手!

五指紧握,砸向白衣女子的胸口!

撼世龙拳!

第九式,飞龙在天!

纪天赐一拳轰出。

右臂上的肌肉和骨骼,都以极快的速度在震动,仿佛装上了马达似的。

狂暴厚重的真气,汇聚在纪天赐的右臂之上。

血气激荡,真气咆哮。

隐约间,还能听到悠久的龙吟,好似来自九天之上。

轰——

白衣女子毫无反抗,就被纪天赐的撼世龙拳,轰在胸口之上。

血气,轰鸣咆哮。

真气,疯狂倾泻。

龙气,被尽数调动。

三股力量,融合在一起。

毫无保留的倾泻在白衣女子身上。

纪天赐的这一拳,也不知道到底蕴含了何等恐怖的力量。

熟悉之间,就穿透了白衣女子的身体。

噼里啪啦!

炮竹爆炸般的响声,在白衣女子胸口中,炸响。

好似平地起惊雷。

一瞬间,白衣女子的胸口,就被霸道狂暴的力量,轰的稀巴烂。

碗口大的狰狞伤口,径直贯穿了白衣女子的上半身。

仅仅是一个照面,纪天赐就察觉到。

眼前的白衣女子,应该是怨级诡异。

如果是煞级,他绝对得不了手。

胸膛,被轰碎!

狰狞,没有一丝完好的地方!

如果是人类,如此严重的伤势,会瞬间要了性命。

但白衣女子却仿佛什么疼痛都没有感受到。

玄妙非凡的黑色纹路,突然从她体内涌了出来。

一息!

伤势全好!

就连破碎的衣服,都恢复如此。

仿佛,时间逆流,回到了几息之前。

嘶——

纪天赐倒吸一口凉气。

白衣女子恢复如此的伟力,震动了纪天赐的心神。

他算是明白了,为何清正司的人会说。

能对付诡异的,只有诡异。

因为武者,真的对付不了诡异。

哪怕破防了,诡异也能在一息之内,恢复如此。

白衣女子对着纪天赐笑了笑。

“公子,请让妾身给你画一幅画。”

这句话,轻柔、恬静,好似大家闺秀在你耳边低语细说。

但落在纪天赐耳边,却让他毛骨悚然。

他才不想被诡异画画呢!

“给我去死!”

“我就不行打不烂你!”

纪天赐的躯体,猛地横跨一步,然后又在瞬息之间,高高跃起。

真气,涌入右腿之中。

猛然间。

右腿宛如一条巨鞭落下,卷动气浪,竖抽而下。

刚猛的劲风,将裤脚吹得如同钢铁一般坚硬。

凶猛狂暴的力量,轰在白衣女子的脑袋上。

轰——

白衣女子整個人被踢飞出去。

宛如炮弹似的。

倒飞二十丈!

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地面上被轰出了一个巨坑。

白衣女子的脑袋,因为承受不住纪天赐腿鞭上的巨力。

直接炸裂开来。

宛如一个熟透了,碎了的西瓜。

但不到一息。

黑色纹路再次涌现。

须臾间,白衣女子就恢复如此。

脸上,依旧是那副带着书卷气的恬静模样。

“公子,妾身画了!”

说着,白衣女子取出画卷,提笔就要作画。

纪天赐脸色剧变。

他虽然不明白,为何白衣女子执着于给他画画。

但他又不蠢。

只要敌人赞成的,他就要反对。

白衣女子想要给他画画,他偏要让她画不成。

右脚在地上猛地一踏。

这一踏,踏出了无形的气浪。

呼啸一声!

纪天赐的躯体,如同离弦之箭似的,激射出去。

速度之快,宛如在飞。

通过刚才两次的试探。

纪天赐已经明白。

眼前的白衣女子,近身肉搏很弱。

她最强的手段,应该就是她口中的画画。

只要不让她画出来,便威胁不大。

瞬息之间,再次靠近白衣女子。

撼世龙拳。

第二十一招,骊龙探爪。

纪天赐双手探出,一同落下。宛如两只坚硬的龙爪,猛然间露出狰狞的獠牙。

双手掀起气浪重重,钢筋铁骨,力大无穷。

一瞬间,就擒住白衣女子的双手。

宛如铁钳似的,完全挣脱不开。

双手被控制,白衣女子却浑然不惧,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没用的!”

“妾身,会吃了你!”

这两句话,宛如恶魔的低语,钻入纪天赐心神,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紧接着,他就看到。

白衣女子手中的笔,飞了起来。

不需要双手,就在画卷上,龙飞凤舞地画了起来。

令纪天赐惊讶的是。

画卷上,画的并不是肖像画。

而是,他的名字。

纪——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