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老祖宗她在修仙界逆天改命 >  第46章清风山困兽之斗

“这红头发少年是什么来路,竟将姜家公子打成这个样子。”

茶铺的人见到以后,议论纷纷,不敢想象姜梓公子被打成这个鬼样子,鼻青脸肿,衣服破烂不堪,还在旁边像仆人一样侍从着。

“你瞧,姜家的人好像很怕这少年,旁边的人没一个敢闹事,这不是姜家的地盘吗?这少年太嚣张了,就不怕有命来没命回去!”

他拿起包子,咬了一口,压低声音对旁边的人说着。

凤小黎将一壶茶喝完,拿着包子,走过去。

这地方的东西真贵。

没事。

有殇夭在,日后吃喝不愁。

轿子里的人,确定无疑是殇夭。

“这位大侠,小的有眼无珠得罪,还望大侠大人不记小人过。”

姜梓公子俯身做小,姿态要多卑微有多卑微,他弯着腰,靠近轿子说着。

“怎么,不和本大人叫嚣了?”

殇夭一袭红衣,醒目,刺眼,妖娆,手上的肥啾嗅着,然后飞出去。

他挥手,轿子停下,霸气侧漏走出来,气势这一块拿捏的妥妥当当。

“啾啾啾。”

“带我过去。”

肥啾发现凤小黎踪迹,朝着那边飞去,少年尾随其后,姜家的人也不敢怠慢,一个个跟在身后,轿子也让人抬着跟过去。

“公子,我们为什么还跟着他,不是到清风山了?”

仆人走上前,皱着眉问着。

这红头发少年说过,到清风山就放过他们,怎么还要跟着。

“蠢奴才,你懂什么,这少年的实力放在平辈人里可是佼佼者。”

姜梓拍了那人一肩膀,给了一个白眼说着。

“我们姜家最缺的是什么,不就是这样的人才吗,将这么厉害的人拉拢到我们姜家门下,其他家族的人敢招惹我们吗?”

“你也瞧见这少年的实力,你觉得,这少年对上那群老家伙,谁更胜一筹?”

奴仆若有所思,突然明白姜梓小少爷为何跟着了。

“是这少年更胜一筹,他召来玄兽的低级不低,还很听话,像是经过训练一样,还是小少爷想的全面,是小的考虑不周。”

姜梓对自己的贴身奴仆阿里说着,奴才忠心是真的,可奴才始终是奴才,没有他们这些人的眼界。

“这样你能理解了吧,我们姜家最高的实力才五星,是五星啊,你家小少爷我一点实力都没有,根本不是修炼的料,家族里面找不出一个天资聪颖的,我爹我娘天天心急,都急成心病了。”

姜梓一袭浅蓝色衣服,衣服是上等的面料,束着长发,额头留出来碎发,说话稚嫩,孩子气重。

“好了,就跟着这红头发少年,这少年脾气古怪,可实力是实打实的,要是能结交,对我们利大于弊。”

他一说话,脸上的肉也跟着动起来,训斥下人的主人气质还是有的,他是娇生惯养出来的贵公子。

“我们雇来的保镖也挺厉害的,小少爷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去冒险,不如回家将此事告知夫人,让他们另做打算。”

奴仆不明白,想让小公子离开这。

红头发的少年厉害是厉害,可再厉害也是不知根底的人,带回去万一是陷阱呢,他们带回去的奸人够多了。

“你雇来的都是什么废物,一大群人解决不掉一个人,丢人现眼的东西,让他们回去,以后别和我们姜家合作,我们姜家丢不起这个人。”

“姜梓!”

姜梓正准备跟上,被一个少年给拦住,将眼前的视线给挡住。

“让开,别挡道啊!”

再去看,不见少年的踪影。

“姜梓,你干嘛呢,奶奶明天过寿辰,你这会来有点早,你看什么呢。”

少女扎着辫子,脸红扑扑的,手上拿着糖葫芦,身后跟着两个丫鬟,其中丫鬟的手上牵着一只马形猫头的玄兽。

“茶默,我在跟人,你突然出现,让我跟丢了!”

姜梓有些埋怨说了一两句。

“唉,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出来,算了,不找了。”

“是什么人,我帮你找,我们茶家也是有点势力的人,找一两个人挺容易的。”

姜梓耷拉着脸,脸色不太好看。

“就是一个红头发的少年,他肩膀上站着一只肥嘟嘟的鸟。”

“叫什么名字?”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他叹了一口气,然后陪着茶默散步,“走吧,先陪你逛逛,给奶奶的礼物都准备好了,面子十足。”

“奶奶过八十大寿,可不能少了我们姜家人。”

“礼物都准备了什么,你别和上一次一样闹笑话。”茶默有些无奈,姜梓是个没脑子的人,“你做事全凭自己的心情和别人的谗言。”

“我不免有些担心你这一次闹出什么笑话,让你姜家也跟着丢脸。”

“不会丢人的,我这一次送的礼可是我爹娘都满意的,放心好了,不会让你难堪。”

……

巷子。

殇夭跟着肥啾找到了人。

她此刻站在角斗场门口,目光落在笼子的玄兽身上。

“殇夭,这是你的同类吧?”

凤小黎指着不远处笼子的独角兽说着,这只独角兽身受重伤,瘦弱的和皮包骨一样,眼里浑浊,身上都是伤疤,还失去了角,被困在狭小的笼子,还不够伸张身体。

“小熙熙,没有角的独角兽还是独角兽吗?”

站在笼子前面的小女孩呆望半天,转过头问着身后的人。

“为什么将他们困在这里,不能放他们离开吗,他们好可怜,小萋受不了他们可怜的样子,能不能带他们走,给他们治疗,真的好可怜。”

身后的人穿着打扮不像是仆人,他手上有一个白色的铃铛,蹲下来,拉着小女孩的手耐心。

“小姐,这不是纯正的独角兽,它是混血独角兽,活该送到这个地方,小姐也别心疼,这是他们的命,决斗场每天都有被打死的玄兽,也有老死病死的。”

“我们来这的目的是挑选最强壮的玄兽当小姐的坐骑,小姐别看这些老弱病残的,遇见危险,老弱病残的可救不了小姐。”

“好叭,萋萋知道了,那我们走吧。”她有些不愉快,不舍望着笼子的玄兽,拉着男子的手离开了这,去了贵宾位置,挑选最厉害的玄兽,用秘术将其绑定,成为忠实的奴仆。

“有一丝关系,但不多。”

殇夭看了一眼笼子玄兽,觉得有辱玄兽的名义。

“放了吧。”

殇夭沉默半天,才缓缓开口。

“你拿钱换他们自由吧,我日后还你。”

“放了也活不了,不如在里面苟活吧。”凤小黎摇了摇头,不赞同这个话题,“你看,他们都老的不能再老,身上一点灵力也没有,等待他们的是成为菜桌上一道菜,又或者成为其他玄兽的食物。”

“走吧,进去里面看看。”

她说着,在旁边售卖门票的口上,买了两张普通门票。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决斗场,这也是赌场,压一个序号的兽,只要进入前十,就可以拿到十倍的奖励,没进去这钱就打水漂了。”

“你来这赌?”殇夭有些不赞同,将人拉到角落,然后说着,“这都是骗人的,他们会给玄兽喂一些丹药,让他们短时间增强实力获得名次,事后玄兽是死是活他们不管。”

他走到笼子跟前,望着这些玄兽,回过头对着凤小黎说着。

“这也是老弱病残的玄兽这么多的原因。”

“我知道,这不是有你在,我是来这赚小钱,后面要用钱的地方多了去。”

他们会用丹药,她也会用的,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一个比丹药更好用的在。

“进去吧。”

“你先过去。”

“怎么,你解决不了?”

“你先过去吧。”

他在人群,稍微动动手指,笼子打开了。

“这笼子怎么开了……”

“这些玄兽怎么回事,想咬人?”

“闪开!”一棍子打下去,棍子断开了。

凶兽扑上去,龇牙咧嘴,想将面前的撕碎。

“啊呜!”

“快跑,快跑啊,玄兽发疯了,快离开这!”

“玄兽发疯了!”

“妖兽也放出来,快走,快去喊驯兽师过来!”

“找白驯兽师过来,别愣着,快去找人过来,稳住场面!”

野兽发了狂攻击在场的人,一瞬间,决斗场外面乱成一团。

凤小黎进去的早,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而殇夭的小把戏,被末熙看在眼里。

“小熙熙,你在看什么?”

女孩抬起头看着男子,他们来这是找合适的兽带回去。

“小萋,乖,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人。”

“我也出去!”

“在这待着,水果糕点都有,有事喊外面的仆人,在这等我回来。”

小女孩从椅子上跳下来,身上多了一串铃铛。

“这个戴好,别丢了,下次不帮你找回来。”

她低着头,拿着铃铛喜出望外。

“铃铛不是丢了,熙熙什么地方找到的。”

“下次别轻信陌生人,这是你的护身符。”

男子故作深沉,一袭黑衣显得阴沉,朝着外面看着,决斗场的玄兽没一个厉害的,这些他看不上,还得再等等。

“外面不安全,在这里待着,别乱跑。”

他将门关上,上面贴上符,朝着外面走去。

窗户下,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人。

红头发的少年可以短时间控制玄兽,激出野性。

“怎么不见了?”

他下楼,人不见踪影,兽到处袭击人,让不少人受伤。

“你在找我嘛?”

鬼魅的身影出现在这人身后,转过头一看,是一个小孩。

“白鹰兽,别闹,帮我找一个红头发的少年,能操控野兽。”

这小孩是玄兽所变,玄兽等级越高,即可幻化成人,也有一些玄兽能依靠丹药暂时幻化成人。

“没看见呀,刚到。”

“我去陪着小主人。”

“去吧,门票拿着,别被赶出来。”

他捧着糖果朝里面走进去。

“白驯兽师来了,快让开,腾出来位置!”

“全部让开,别激怒玄兽!”

“太好了,白驯兽师来了。”

……

另一边。

普通房间。

凤小黎坐在边上,望着窗外的决斗场,这里看得清楚。

“尊贵的客人,请问你压哪一只玄兽赢,这边为您准备序号。”

工作人员拿着盘子走进来,上面放着一张特殊材料的纸,写下便生效。

“有它们的介绍吗?”

“这边不提供介绍,只提供之前胜出的玄兽属性,胜出多少场。”

她摇了摇头,一百头玄兽里面,唯独九十九号很差劲,懒散躺在地上,不顾旁边人的抽打。

“不用了,就99号吧。”

“客人,要不再看看其他的,这99号玄兽每一次都输,没多少客人压这个玄兽。”

“99号吧,不用劝了。”

“好的,这边为你安排。”

侍从有些不理解,但还是帮凤小黎办理了手续。

总共一百头玄兽,只有十个玄兽才可以拿到钱,百分之十的概率,赌的最少为一万金币,最高不限,不赊账,可抵押家业。

侍从走出去,叹了一口气,觉得凤小黎有钱没地方花。

“怎么了?”

隔壁房间出来的男子上前问着。

“有人压99号玄兽。”

“还有人99号,这人没看过之前的比赛吗?99号不可能赢。”

“肯定输啊,99号没赢过一把,每一次都自己走下去弃权,怎么还有人压,这是必输无疑的事。”

“算了吧,他们想怎么买就怎么买,我们给其他客人送过去。”

“嗯。”

凤小黎走下去,来到驯玄兽跟前,抬起头,将目光落在99号。

这只玄兽隐藏实力了,身上没一道伤,旁边的玄兽还惧怕它。

“客人,需要介绍吗?一只玄兽十个金币。”

“我这边介绍玄兽最便宜,一只玄兽只收十个金币,其他人那边可是收你二十金币。”

一个书童在旁边推销着,他这会赚了不少金币。

幸好将玄兽的资料都背下了,这些客人络绎不绝,再多赚点,就能赎身离开这。

“不了。”

“别啊,还可以便宜一点,八个金币也行啊,很好说话的。”

“不了,让开。”

“五个金币怎么样。”

“你故意拉低价格,不怕旁边的同人找你麻烦?”

凤小黎将矛盾转移,这小子故意拉低价格,少不了一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