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寂 >  第四十章 搏命

叶苍虽然以双臂挡下宗戊搏命一击,但金翅太过锋利,直接嵌入了他的手臂骨。

叶苍对宗戊翎羽的锋利感到惊讶,心中沉重,同时闪过一丝丝庆幸:“还好未用手掌接下,否则手指可能会被斩断!”

叶苍哪能吃下这亏,他也不知为何,战斗时,他的血液都在沸腾,灵魂在兴奋,像是为战斗而生。

叶苍大力将金翅一折,将金翅环抱于腰间,不让宗戊将右翅抽离。

同时,三千剑弥漫整个空间,形成剑域,不断杀向叶苍,悬于叶苍的木剑之上那残留的一丝微弱儒道圣意将三千剑击溃。

“砰!”

神曦跃动的左拳奋力打在宗戊鼻子上,宗戊被这一拳打得鲜血四溢。

即使叶苍感受到左拳之上,传来一阵剧痛,如打在金铁之上,但却未停下,每一拳都带有极致力道。

宗戊被叶苍打得吐血,在叶苍出拳那一刹那,将叶苍手擒住,以头撞在叶苍头上,如神兵相撞一般,发出巨响。

叶苍时间意识出现模糊,受到重创,但又很快清醒。

“杀!”

叶苍开口大呵,放开宗戊右臂,如鬼魅般,闪至宗戊身前,拳头如暴雨般落在宗戊身上,将压在地上打。

“啊!”

宗戊用双手将头部护住,传出一身巨吼,想挣扎起身,但却被叶苍死死压住。

宗戊本命翎羽受到召唤,向叶苍头顶杀去,欲要一剑取首。

叶苍扭头躲过,用嘴将金剑死死咬住,即使金剑在剧烈颤抖,本命翎羽与宗戊心意相通,想要横向将叶苍头部切开。

叶苍牙齿咯吱作响,即使金剑已然割破他的嘴,也死不松口,两个拳头疯狂砸在宗戊身上。

“吼!”

宗戊狂怒,化作金翅大鹏本体,飞向天空之上,将叶苍掀飞。

叶苍将嘴中金剑拿下,金剑剧烈颤动,发出刺耳颤音,叶苍紧握金剑,开口道:“惹人烦!炼化了你!”

叶苍将金剑用手抓住,即使金剑割裂他的手掌也无所谓。

他打开腰间的吞天葫芦,一把将金剑扔了进去,葫芦中似乎蕴有极大的空间,金剑落进去时,未掀起一丝波澜。

同一时间,宗戊也感受到,本命翎羽所化的金剑与他的联系消失了。

“那是什么葫芦?”宗戊疑声道,他察觉到那葫芦是件宝物,完全切断了他和本命翎羽之间的联系。

“吞天葫芦。”叶苍开口回应。

“远古十大异种竟然还有存于世间!”宗戊先是惊讶,而后是浓浓的垂涎。

宗戊随即又向叶苍杀去:“杀了你,取回本命翎羽,吞天葫芦我也将收入囊中!”

“只顾化作本体逃窜,丢剑而去,还敢猖狂!”叶苍冷笑。

“手中无剑又如何?我本是最强杀剑!”宗戊化作巨大剑芒,极速杀来,快若金光。

木剑回到叶苍手中,换做左手持剑,右手手掌此时已然无力。

原本便被割掉血肉,而后又经杀伐,手骨之上的剑痕已化作裂口,快要断碎。

叶苍冲天而起,两件相撞,但还是宗戊极速而下更胜一筹,叶苍倒飞而下却被宗戊一把抓住,叶苍本想借力在空中挪移,但空中的宗戊太快了,更甚以往。

宗戊钢铁般的利爪将叶苍抓住,利爪嵌入叶苍血肉,巨大的力道似要将叶苍捏碎。

但还不够,宗戊从天上直冲而下,并未停速,反而在极速俯冲,要将叶苍砸在大地之上。

虽然宗戊也知道自己在极速下难以停顿身形,但妖族的莽荒血性,极致的狂野,不信因、无惧果、欲踏天道以成无上,厮杀起来极为癫狂,宗戊自信他的肉身强于叶苍,便以伤搏伤。

叶苍明晓了宗戊的想法,一剑斩在宗戊的头上,巨大的力量让木剑砍入血肉,削掉一层皮,疼得宗戊凄凉大叫一声,但宗戊却未停止,两者齐齐砸在地上。

“轰!”

两者齐齐砸入地下,将大地也砸出深坑,连大地也颤了两颤,巨大的轰鸣声,甚至将两者痛呼声也掩盖。

“啊!”

有凶兽被震飞百米,也有西民捂着耳朵惨叫,他们的耳膜在这一声巨响中被震破,可见这股力道之强,充满毁灭性,更难想象两人受到怎样的冲击。

无尽尘土飞扬,将这这片区域掩盖,无人能探查到深坑内的景象。

”金翅大鹏血脉甚至可以比肩妖皇族,强大的难以想象,那位施主可能凶险了。”有僧人便抵御凶兽边开口道。

“金翅大鹏在远古之前,甚至屠过真龙,但如此剧烈的冲击,他必定受了重伤!”有命泉境将面前的凶杀斩杀掉后开口道。

“走!杀了他!将那位施主带出来,即使他遭遇不测,也要下葬,为他超度,不能让他横尸于此。”几位命海境僧人快步向前,否则凶兽又将冲杀上来。

“锵!”

浩瀚烟尘之中,传出神剑的破空声,金光与浩然之气将烟尘吹开,也让僧人脚步停下。

只见叶苍与宗戊对立于深坑两岸,脚下大地龟裂。

叶苍虚弱地站立身子,脚步虚浮,身上骨头碎裂大半,嵌入了内脏,在不断出血,虽然伤势极重,但战意依旧汹涌。

宗戊还是金翅大鹏身,双翅染血,收到极大的伤势。

一只爪子艰难抬起,正是抓住叶苍的那只腿,那只腿最先砸入大地,受到难以想象的伤。腿骨骨从大腿中刺出,布满裂纹。

在其腹部有一处剑伤在不断淌血,是在极速下坠中,被叶苍一剑刺入,在冲击在大地上之时,整柄木剑都没入他的身体。

在一声嘶哑痛呼中,宗戊竟叼住剑柄,将整柄剑拔出,扔入深坑,金血喷涌,难以止住,将金色羽毛都染成血红。

但宗戊依旧张狂,金发狂舞,杀意冲天,如乱世妖王,鲜血与疼痛不断刺激着他,已经发狂。

“他们的肉身到底有多强?!百米高空极速坠落,竟然还能站起来!”那几位命泉境僧人难以置信道。

“强弩之末,杀了他!”僧人开口大喊道,凶兽却在此时冲了上来,让它难以再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