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剑道真仙 >  第七十八章 秦松的脾气

苍月峰主见有人终于发问。

不觉心中暗爽,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道:

“小子,这名杂役弟子话虽然说的有点糙,但仔细一想,确实有些道理。

我看不如这样。

你和我一起回到苍月峰中。

在哪里你想学多久,就学多久,如此岂不美哉。”

秦松心想:“我要是和你回到苍月峰,还能出得来。”

他念头转到这里,当即说道:“峰主心意我领了,但我还有要事,不能去苍月峰学习。”

苍月峰主心想:“好,你不去我也不逼你,反正你输了照样要去。”

想到这里,他道:“既然如此,那你给个时间吧。”

“是啊,你需要多久学会。”

“总不能光让我们在下面等吧。”

“快说啊,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烂角眼等人终于找到了发泄点,纷纷炮轰秦松。

秦松见他们为难自己,心中有气道:“你们给个时间。”

烂角眼等人闻言,简直不敢置信,大喜道:“若我们说,那就一天吧。”

“一天也太久了,我看最好六个时辰。”

“六个时辰万一他学会了呢?必须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他要是不同意怎么办?”

“管他同不同意。”

“就是,让他先恶心再说。”

“说得对,三个时辰,我们只给你三个时辰。”

秦松闻言,对这帮起哄的家伙越发愤怒,道:“何须三个时辰,我只要一炷香的时间。”

“你说什么?”

“只要一炷香的时间。”

“秦松,你咋不说你要上天。”

“哈哈哈,秦松你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就是,一炷香的时间,我看你辰连一招都学不会。”

秦松冷笑道:“若我学会了怎么办?”

“想半个时辰将一门地阶武技学会,你当自己是谁?”

“苍月峰主都需要一个时辰,你可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不错。”

“咱们都是爷们,废话就别说了。”

秦松踏前一步,手指几人道:“我现在就想知道,如果我学会了该怎么办?”

众人语塞半晌。

那名烂角眼道:“你若是赢了,我们向你道喜。”

秦松大笑道:“我秦松何等人物,需要你们这帮卑鄙小人道喜。”

他真气浑厚,这句话推送数里,把整个议事大厅都震得嗡嗡作响。

那名烂角眼道:“好,你秦松是大英雄,不用我们道喜就算了,你快开始学,我们倒要瞧瞧你的本事。”

秦松道:“你们既然给我限定了时间,那我若是赢了,你们就必须付出代价,否则人人都敢如此,那我秦松颜面何在。”

那名烂角眼道:“我们就不答应,你能如何?”

秦松笑道:“那我就让你知道一下,我的脾气。”

说着话,右手一探,啪的一声,便在烂角眼脸上重重打了一掌。

烂角眼捂住脸,嘴角流血,却强硬道:“秦松,你竟然敢偷袭我。”

秦松嗤笑道:“打你还用偷袭,看好了,这一掌我依旧伸右掌,打你左脸。”

说着话,再次伸掌。

烂角眼一见秦松左肩微沉,知道他想要动手,两腿一曲,便想要蹲身闪避。

但他刚要下弯,却感觉周身都被秦松气机束缚,哪里躲闪的开,被秦松又打了一掌。

这一掌更重。

烂角眼挨上后,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两个转转,眼前金星直冒。

秦松负手而立道:“我偷袭了没有。”

烂角眼一张嘴,噗的喷出几颗带血的碎牙,道:“没有,是我瞎说的,你别打了。”

秦松道:“你这种无耻之徒,谁想打你,快说,我若在半个时辰内学会了这门地阶武学,你们怎么办?”

烂角眼道:“我们愿意自己抽自己十记耳光。”

秦松道:“十记耳光就想了结此事,也太便宜你们了。”

烂角眼道:“不知秦师兄想要.....”

秦松哼了一声,道:“每人去执法堂自领一记打魂鞭。”

烂角眼浑身一抖道:“秦松,若是灵魂不强者被打魂鞭抽上一鞭,就会灵魂崩溃成为白痴,你.....你也....”

另外几人闻言,也是纷纷吵闹道:

“秦松,你不要得理不饶人。”

“秦松,大家都是同门,何必自相残杀。”

“秦师兄,我们收回刚才的话,不赌了行不行。”

“不行。”

秦松道:“你们把我秦松当成了什么?想玩就玩,想走就走!我就这么说罢,今天你们想玩也要玩,不想玩也要玩,反正一句话,我秦松吃定你们了。”

“秦师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那名刚才说‘不想赌’的杂役弟子扑通跪在秦松面前,道:“秦师兄,我只是嫉妒你的天资,嫉妒你的运气,一时间被鬼迷住了心窍,才起哄诋毁你的,你不要生气,我真的知道错了。”

他一边说,一边左右开弓,对着自己的脸猛打。

不过十来下,整张脸就被打的又红又肿,嘴角更是流出了一道道血水。

秦松见此,道:“记住,下不为例。”

那名杂役弟子闻言,连连说道:“是,是,谢谢秦师兄,谢谢秦师兄。”

秦松一摆手,那名弟子退后间,秦松目光又转向余下几人道:“你们怎么说。”

烂角眼道:“章强愚蠢至极,我就不信你能一炷香的时间学会地阶武学。”

另外几人附和道:

“不错,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想让我们对你卑躬屈膝,门都没有。”

“说的对,秦松,我们等着一会看你的笑话。”

秦松道:“好,骨头硬是吧,装硬汉是吧,我看你们待会怎么哭。”

“想让我们哭,你做梦。”

“秦松,快点上台开始吧。”

“别磨蹭了,把短香给他点起来。”

短香就是一刻钟,而一个时辰共有四刻钟。

“等等。”

最后一人道:“秦松,我们跟你赌,不过我们要再加一条。”

秦松道:“加什么?”

最后一任道:“苍月峰主说你只需要学会三成便算合格。

但这个要求实在太低了,所以我们要求,你必须学会六成才算胜出。”

烂角眼闻言,一拍大腿道:“说的太对了。”

“我们怎么没有想到。”

“果然是读书人,心眼就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