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爱,在转身之后 >  第110章 内心的渴望

东方思义再一次抬头望着被告人席上那个瘦弱的身影,他想到了不久前阅读过的一篇文章,作者用大量的事例论述了与社会改革开放进程相关的当代妇女的现代化问题,让人深刻体会到了作者的良苦用心。

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从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中,认识到身为女性,应该要能够做自己命运的主人;从女性主体意识的觉醒中,认识到在社会生活中,自己应该有作为一个女人的合法权利;从女性群体意识的觉醒中,认识到作为女性的每一个体,都是女性群体中的一员,都应该为所有女人的成长和发展尽心尽力,将女性的觉醒化作自助互助的实际行动。这才是中国妇女走向现代化,实现中国妇女在新时代共同发展的合理选择。

但是,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封建的男尊女卑的腐朽观念不会像阴云那样被一阵风就能吹散。由于还没有完全消除贫困,还存在很多落后的思想和愚昧的观念,女性的独立,有时还受到个体环境的束缚,她们中的一些个体无疑还挣扎在各种限制女性权利,限制女性发展的桎梏中,尽管已属于极少的个例,却依然应当引起社会的关注,而不应当被漠视。

眼前这个坐在被告人席上的瘦弱的女子,就是被同样也是女性的一群亲友们推搡着走进了没有爱的婚姻,其中还有她的母亲。她们根本没有去想,也不愿意去想,这实际上是将她推进了一个没有爱的陷阱,最终会毁掉她曾经拥有的那些憧憬,那些美好的梦想,而她最大的梦想也仅仅是要和一个爱自己的人生活在一起,组建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过完自己普普通通的一生。

然而,她们却以家族的名义,以关心的借口剥夺了她个人的自由和梦想,这是一个群体对最亲近的个体的命运的绑架,结果就是导致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失去了自主的选择,也最终导致了一个本可以避免的悲剧的发生。

窗户上贴着的红艳艳的“囍”字还没有褪色,要债的便一个接着一个地上了门。她突然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被双方的亲友们骗了,被那个能说会道的媒人骗了。

眼前的一切都变了,那些花花绿绿的粉饰,只是虚构出来的一场美梦,想象中的小康生活变成了泡影。现在,她要面对的只有冷清清的新房和冷冰冰的丈夫,还有不知道数目的债务。

想着债主们不满的神色,看着丈夫麻木的表情,一股从未有过的愁闷和懊悔从心底里涌了上来,她恍恍惚惚间一不留神打碎了一个茶杯。她的丈夫正点头哈腰好言好语地送走了又一个上门来要债的人,回过头便凶神恶煞地吼了起来:“你这个败家的女人,再有人上门来要债,你就给我回你娘家去拿,拿不到就不要回来了!”

她原本还想着要凭着自己的年轻,还可以靠自己的双手来改变命运,她原本还想着要和他一起外出去打工,挣钱来还清因结婚欠下的那些债。在他对她发出吼叫的那一刻,她仅存的一丝希望破灭了。

丈夫只是把她当作发泄的工具,当作自己花钱买来的物品一样役使。在遭受了多次辱骂和殴打之后,她在内心里已将丈夫当成了命中注定的“克星”,她开始把自己所有的不幸都归咎到他的身上。

她想着不能就这样屈服于这个对自己颐指气使的男人,她要摆脱自己的不幸,她不愿意让自己的青春和生命与这样一个对自己毫无感情的男人捆绑在一起。

“妈妈生病了,我要回去看看。”她找了个借口回了几十里外的娘家。

母亲看到她空着两手无缘无故地回来了,疑惑地问道:“吵架了?夫妻吵架就吵架,不要一吵架就往娘家跑,哪家夫妻不吵架啊?”母亲没有贴心的安慰,也不问她生活的酸甜苦辣,只有毫不留情的责怪。

她露出身上红一块紫一块的淤痕说:“我没法子再和他过下去了,我要离婚。”母亲还没有细看她身上的那些伤痕便打断了她的哭诉。她没有得到的母亲的理解和同情,反而是母亲一顿没头没脑的责骂。

母亲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你要和他离婚,他家给的十万块钱彩礼钱,我们拿什么来还?那十万块钱,一半已给你爸看病用了,另一半存起来了,是要留着给你弟弟结婚的时候用的,这个家经不住你胡闹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就安安心心地过日子吧,算我求你了。”

她也知道从母亲那里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不管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都不会有。但是,在没有听到母亲不由分说的回绝之前,她还是期望着能找到自己的依靠,直到母亲明确地回绝了她,她才真正地明白过来,只能靠自己来拯救自己了。

她彻底绝望了,完完全全地丢弃了对母亲抱有的那一点点仅存的希望,在绝望之中陷入各种各样的幻想。她想着要独自离家出走,自己有手也有脚,总有一个地方可以挣到一口饭吃。她想着要再找一个心仪的可靠的男人,那个人知冷知热,会把自己捧在手心里,呵护自己关心自己温暖自己。以前,也有好几个男生对自己好过,他们还会接受自己吗?

在娘家住了两天,母亲就要把她往回赶。她离开娘家后,并没有立即回去,而是像个行尸走肉般地在附近的镇子上闲逛了半天,没想到却意外地碰上了自己的同学侯宝。

侯宝比她大二岁,读完了初中就外出打工了,她开始出去打工就是跟着他干的。侯宝知道她急匆匆地赶回家是因为听说她母亲病了,现在意外地在大街上遇到了她,见她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到处闲逛,便关心地问她:“你母亲的病好了吗?”

她没好气地说:“好着呐,我一直被自己的亲妈骗,你说是不是很好玩?她不想让我在外面打工,就编了个谎话,把我骗了回来。她不像是我的亲妈,倒是像一个骗子。你怎么也回来了,不干了?”

侯宝告诉她说:“不干?有其他的出路?我现在又找了一家厂子,这个老板人比较好,给的工钱也比前面几家都要高一些,这次回来先休息几天,准备再找一些人一起过去。你要是还想出去打工的话,也可以跟着我一起走。我准备趁自己现在年轻,干个十年八年的,积累一点钱以后,再回来学着做点买卖。总之,是不能呆在家里的。那样的话,既浪费了年轻的光阴,也找不到出路的。你怎么样?在家里闲着?”

她知道侯宝以前一直喜欢自己,自己也觉得侯宝是一个很可靠的男生,但现在自己已经结婚了,他还会对自己好吗?想到这些心里便酸酸的,她红着脸告诉侯宝说:“我,我结婚了。没有人问我愿不愿意,一家人都逼着我,母亲和我说,要是我不答应的话,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没办法,我只能答应了。”

侯宝很是意外,有点失望地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想了想还是很关心地问道:“他对你好吗?”

“不好,不是骂就是打,说是我家花了他的钱,我要为他还债。”她想到自己受的委屈不禁掉下泪来。

侯宝心里就软了,好心地安慰着她:“你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应该拿不到结婚证啊?你们应该是不合法的。”她如实告诉侯宝:“他们家找了人,改了我的年龄。”侯宝诧异地问道:“这也能改?不犯法吗?真是可笑。我虽然听说过这样的事,没想到你也被他们这样坑了。”

她苦笑着说:“我现在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事,觉得生活没有一点盼头了,不如死死算了。真的觉得就这样活着太窝囊了,没有意思。”

侯宝定定地看着她:“实在不行的话可以离婚啊,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你也不要太伤心,如果你愿意的话,还可以和我一起出去打工。我肯定会照顾你的,自己的命运要自己掌握,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来的,你什么都听家里人的就太愚昧了。”

那天和侯宝分别后,她回到丈夫家里,刚开口和他说自己想出去打工的事,又被他没头没脑地骂了个没完。晚上也不顾及她正值生理期,依然要满足他的**。她失眠了,一连几天都是整夜整夜地合不上眼。她的精神游走于崩溃的边缘,一个以前从来也不敢想的念头,悄悄地在她绝望和愚昧的心中萌生了。

没有爱情的婚姻本身就是一种悲剧,愚昧必然成为这种悲剧的催化剂,使原本善良的她陷进了更深的灾难里。在痛苦的煎熬中过完了一个没有欢乐的春节,她趁他外出赌博的机会,去找了回到家里过年的侯宝,说想好了要和他一起外出去打工。

侯宝高兴地答应了:“你这样做才是对的,不能就那样困死在家里。我们都还年轻,现在不想办法走出去,等老吗?打工虽然辛苦,也是一条出路。只要有路走,我们就有希望。”听了侯宝的话,她更坚定了外出打工的想法,她和侯宝约定好了,过了正月,就跟他一起外出打工去。

(下期预告:第111章 走向了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