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诡秘复苏:全世界鬼消失了 >  第69章:医院鬼婴

“人手不够?”陈久皱了皱眉,他能够听出电话那头的赵建国的语气并没有说谎。

海市特殊事务局,的的确确是出现了人手严重不足的事情。

但是他记得,从刘倩杨那边得来的信息是,海市的特事局至少是有十几名特事员的,再加上一些常规人员。

怎么也有几十号人。

再加上一些与特事局合作的玩家。

如今却出现了人手不足的情况。

如果赵建国说的话的确属实的话,那就证明了一点,海市之中的灵异事情出现的频率,已经达到了一种超乎陈久想象的沉度。

其实一回想也的确是。

之前他在全国上下搜寻灵异事件,但是基本上都是假的,恶作剧之流。

可自从他进入了恐怖游戏之中后,仅仅是一次副本的间隔时间,他就遭遇了两次灵异事件,这换作原来,和中了头等大奖都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现在听赵建国的语气,似乎海市之中已经至少有了不下十起的灵异事件。

什么时候灵异事件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这才多久就已经达到了烂大街的程度。

“所以现如今我们特事局,非常需要陈久先生你的帮助。”电话那头的赵建国继续说道。

沉吟片刻,陈久深呼了一口气,他隐隐能够感觉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一些他不知道的变化,或许背靠特事局这种官方组织,更有利于他在第一时间获得先机。

“我可以答应帮你们处理灵异事件,但我有一个条件,我不加入特事局,但我需要与特事员相等的权限,另外有必要的时候,你们特事局还需要给予我一定程度上的援助,再遇见无法解决的灵异事件时,我可以选择随时撤退。”

陈久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其实后面两条条件都是他随意附加的,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人,他的主要目标还是第一条,与特殊员相等的权限。

这条权限对于他而言极为重要,至少他以后做事不会那么的束手束脚,甚至还能查阅很多自己之前查阅不到的资料。

在某程度上,更算是变相得到了国家部门的庇护,以后如果与俱乐部发生冲突,对方在一定程度上投鼠忌器。

虽然这件事不一定会发生,但是未雨绸缪总是不错的。

毕竟如果金石雨说的都是真的,那俱乐部的能量,也太过于恐怖了一点。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而后缓缓吐出一个声音,“好,我答应你。”

……....

在陈久答应了赵建国不久之后,一名特事局的后勤人员就找到了自己,送来了一部特制的手机以及一张特事局的证件。

“您好,我是你的接线员。”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一会我会将这一次灵异事件的资料发到这部手机上,你注意查收。”

“好的多谢你了。”

陈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手机,这部手机的外形和一块砖头的造型相差不多,放在手里沉甸甸的,但据那位后勤人员说,这部手机可以保持长达一年不用充电,里面的线路,也是特事局的专用线路,完全不用担心信息会外泄。

“没想到特事局的动作还挺快的。”这手机明显就是为了应对玩家和灵异事件专门生产的。

不然哪个正常人需要这种和砖头一样的手机?

没过多久的功夫,手机那边就接到了一个文件。

将它打开之后,是关于这次灵异事件的详细介绍。

“代号:鬼婴,危险程度F,危害程度G。”

“地点: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时间:下午4点30分。”

“起因为一名难产孕妇生下了一名死婴,死婴在生下来不久之后,便被放入太平间,并且在当天下午4点30分左右发生灵异事件,造成三名值班护士死亡,一名特事员死亡,目前鬼婴下落不明,推测疑似仍在医院之中,建议派遣经历过怨鬼级副本的特事员。”

看完上面的信息之后,陈久面色微微一愣。

这不是自己今天下午呆过的地方吗?

怎么自己前脚走,后脚就爆发了灵异事件了?

难怪自己当时在太平间门口的时候,怎么感觉那一块的阴气特别重。

不过当时自己只以为是死人多,才这样,没想到居然有一只鬼婴在里面。

“也不知道那护士死了没死。”陈久眉头微微一皱,他对关心自己的那个漂亮护士还是颇有好感的,如果对方死在了这一次灵异事件之中,那就有些太过于可惜了。

打定主意之后,陈久立刻骑上自己的电动车,朝着第一医院赶去。

……........

此时的第一医院之中。

这里是一间休息室,苏韵因为今天早起上班的缘故,并没有在下班之后立刻离开医院,而是选择在医院之中小睡了一会。

但等到她醒来之后,却发现医院有些不对劲了。

静!

太安静了!

此时正是晚上八点多,平常医院在这个时候,应该还有不少医生与病人存在。

按道理现在的医院虽然不至于嘈杂,但至少应该是听得见人声的。

但现在整个医院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动静。

他透过窗户向外看,甚至还有很多诊室的灯,是关闭着的。

“怎么医院一个人都没有?”苏韵有些害怕,下意识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给同事。

此时她的手机上已经有无数个同事未接电话与短讯。

“苏韵你在哪?医院闹鬼了你听说没有?”

“韵韵你在哪?医院死了好几个人,你赶快离开。”

“苏韵你倒是接电话啊,现在医院已经被封锁了,你离开医院了没有?”

……..

医院闹鬼了?

苏韵下意识的朝窗外看去。

也就在这时,她忽然看见窗外二楼门诊室忽然有一个青灰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看上去似乎像一个婴儿....

苏韵立刻被吓的浑身一抖,手机从手中掉了下去,发出啪嗒的一声脆响。

而那青灰色的影子,似乎也听见了这一道响声,立刻如同蜘蛛一般朝着苏韵的方向爬行而去。

“电话,必须立刻打电话让警员来救我....”苏韵感觉自己的背脊有些凉,一种莫大的恐惧弥漫在了她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