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欲撩故纵,被禁欲小舅宠到身娇体软 >  第53章 不要双标

离开比赛现场。

娄璃还是在陈若棠的安慰下哭出声。

“小璃,第四名也很厉害了,咱们只要实力过硬才不稀罕这个被水走的季军……”

陈若棠得知其中黑幕,愤恨又无奈。

娄璃哭过后,红着眼眶在徐久砚车边堵他。

男人面容清冷一身暗沉西装让他周身气息更压抑。

娄璃压住委屈讽笑质问:“徐教授这么记仇吗?为了报复我不惜做出这种有失公平的事?”

“周瑾比赛三个失误都还能压我一头拿季军?”

徐久砚修长指尖淡淡夹了根烟:“嗯?所以你觉得你靠勾引我认识的主.席,才获得这个机会,又很公平?”

“外面有多少人要通过正常流程参加比赛你不清楚?”

“娄璃,做人别太双标。你享受我带来的利益,却眼红我带给别人利益?”

娄璃心脏一抽,泪珠猝不及防滚落。

她愣了好一会才支撑自己快速离开,微垂眼眸盛满狼狈泪意。

徐久砚说的对。

她无力反驳。

娄璃离开后,徐久砚面上的清冷逐渐染上郁躁。

他用力弹了弹烟灰撇下周瑾独自开车离开。

刚才他故意刺痛娄璃,却不开心。

也低不下头哄她回来继续当自己情妇。

娄璃输了比赛心情很痛苦,跟陈若棠去酒吧发泄。

喝酒上头后她在舞台中央热舞惊艳众人。

“我靠,今天走大运了, 遇到这种极品热舞,值了!”

娄璃越发放开,甚至跟台下群众抛飞吻互动。

陈若棠见周围色情狂众多,担心劝阻娄璃:“小璃,别跳了,等下出事了!”

娄璃听劝,下来后醉醺醺抬眸, 就落入一双冷冽黑瞳。

徐久砚走近她,神色阴骛:“娄璃,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跟我分开这么些天,还没找到能满足你的人?”

“还是说,享受这些男人淫邪的视线让你感到刺激。”

娄璃心脏刺痛,却笑容妩媚:“怎么了?徐教授为什么生气?”

“我一直都是这种贱人不是吗?你当初不也是垂涎我的身子,被我勾引做了那么多事。”

“做人不要太双标哦。”

娄璃讽笑着把这句话还给徐久砚后和陈若棠离开。

刚出酒店她就险些栽倒,浑身的力气也像是被人猛然抽空。

“若棠,你看到徐久砚最后的黑脸了吗,真搞笑啊……”

陈若棠神情复杂:“小璃,你不该把自己形容的这么低贱。”

曾经金贵的千金小姐沦落至此,她看着难受。

娄璃酒醉成一滩烂泥,晕乎乎没再说话。

陈若棠将她送到酒店房间后离开。

夜色浓郁。

娄璃房间门突然被打开,傅司南走进来。

“傅总放心,这是咱们旗下的酒店,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助理交代完后离开。

傅司南放心走入屋内,冷笑着坐到娄璃床边。

“喝这么多酒,是为了给我机会?”

他手缓缓抚上娄璃小脸,柔软温热的触感扫平傅司南心中阴暗。

傅司南得意自己即将得手,容熙电话突然打过来。

“司南,你在哪里,我害怕黑睡不着……”

“我在隔壁云市出差,熙熙,你开着灯睡哦,乖。”

傅司南烦躁起身,极尽温柔去哄对方。

容熙这个婊.子,自从知道他跟娄璃的事后,动不动就发神经。

容熙不满意他的回答,神色一冷:“你说爱我是假的吗?出差不可以回来吗?”

“……行,我现在搭私人飞机回去陪你睡。”

傅司南离开前交代前台关好娄璃房门。

隔日一早。

好不容易应付了容熙的傅司南急匆匆重新回到娄璃房间。

他轻轻掐住她脖子,在娄璃白皙脖颈上吻出一道红痕。

傅司南刚给她脱完外套,娄璃醒了。

她被眼前景象惊呆一瞬,骤然脸色苍白下床:“傅司南!?你对我做了什么!”

傅司南被她惊恐厌恶目光看的怒火直冒:“做什么你不清楚?难道你以为我跟你睡一晚什么都没做?”

娄璃在他提醒下,在镜中看到了脖子上的吻痕。

红到扎眼。

让她的心也跟着凉透。

娄璃狼狈逃离,绝望到窒息。

路过药店,她进去买了很多紧急避孕药。

却意外被路过的徐久砚助理看见。

等娄璃出药店,就看到徐久砚阴沉模样。

“怎么,昨晚成功勾引到谁了,要吃这么多紧急避孕药?”

“娄璃,你真的下贱不自爱。”

娄璃神情麻木眼中无光,她没反驳徐久砚静静离开。

她脑海很乱始终无法平静。

也无法接受跟傅司南上过床。

徐久砚看着娄璃离开背影,倏然皱眉。

既然搭上新金主,为什么摆出那么脆弱模样?

娄璃回到陈若棠别墅,沙哑着问她来龙去脉。

“我昨晚临时去医院了,帮我爸打下手,不好意思啊小璃,把你一个人留在酒店……”陈若棠愧疚道歉。

娄璃心口一滞,把心中疯狂质问压下:“……嗯,没事。”

还是不跟若棠说了,免得她难过走不出。

娄父以为娄璃是因为比赛的事伤心。

轻叹着安慰:“小璃, 现在你认清徐久砚的真实面目了吧,他这种人你以后都别靠近了, 否则会带来不幸。”

娄璃木讷点头:“好……”

被傅司南得手只能怪自己太蠢。

希望不会怀孕……

陈若棠在家中待了一会就出门了。

娄璃一个人无聊刷动态。

微博是周瑾的热搜。

#周家公主荣获国际舞蹈比赛季军# 热

配图是周瑾捧着季军奖杯笑容幸福。

容熙生怕娄璃没看见,又给她转发了热搜私信。

【娄小姐,听说你也获得了第四名,恭喜哦~】

娄璃不难猜出容熙这么做目的。

她呆呆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奖杯,心脏犹如被人生生剜走。

这时,消失许久的张芳燕突然给娄璃打电话。

“娄璃,你只获得了第四名啊,真是活该!你把我害的那么惨我诅咒你以后更加痛苦!”

娄璃眼眶一酸:“……小姑,你在哪咱们有话回来说。”

“谁要跟你说!别叫我小姑我嫌恶心!明明被男人上烂的是你,凭什么遭殃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