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

刘掌柜突然有些为难起来。

“我家乡下的田地都已经卖出去了,酒楼里的这些伙计,家中都太远,这路上也不够折腾的。”

二郎初来乍到,对河山村以外的地方一点儿不熟悉,根本没有发言权。又说马儿再外头有动静,自己要出去看看。

二虎爹皱起眉,说:“秀芹娘家倒是风景不错,不过……”

陈小念抓着他刚才的话,“怎么个不错法?”

“秀芹娘家在莲花村,背靠象驼山。每到夏天,村里开的全是莲花,夏日赏荷,秋日挖莲藕。咱们河山村以前还效仿过莲花村,后来不知怎么的没成,慢慢的也就没人想起这事儿来了。而象驼山上风景不错,往下看着像是象鼻,又像是驼峰,以前不少文人墨客都做过诗词。只是她娘家人……”

难怪那一日族长说想要种莲花……

陈小念一拍桌子,定下来。

“明天我们就去莲花村看看。若是地方合适,她娘家的事情,我去说。”

二虎爹摇头,“她娘家人就算了吧,不过倒是可以去问问其他家。”

说是这么说,可二虎爹心里一点儿底气都没有。

莲花村的人最是团结,一家有难,全村鼎力相助,哪儿像是河山村,一家为难,群村人恨不得把人扒干净,占尽便宜。

定下明天的行程,刘掌柜这边便算起了账。

二虎爹结了银子,手上也没事儿,便留在酒楼里等着陈小念他们一道回去。

陈小念有机会进空间里提货,可这会儿已经不好带出来了。又觉得既然来了这一趟,总得要赚点儿银子才走,索性又卖了刘掌柜两个菜谱。

因为都是清炒素菜,所以赚得少了些,五百文钱。

孕反的厉害,陈小念只得把厨子喊来,在外头一顿说,厨子自己进去试了,再端出来给她尝过。二虎爹也沾了光,差点儿在酒楼里尝个半饱。

等走出酒楼,又不见了自家马车,连二郎也不见了。

知道他一会儿就回来,刘掌柜又把陈小念与二虎爹喊了进来,继续问起“农家乐”的事情。

陈小念耐心的与他们讲了,刘掌柜越听越觉得可行,甚至还拿来了算盘,手指头在上头一顿拨算。

二虎爹听得心里直痒痒,可想起媳妇儿的娘家人,面上的喜气又蔫了下来。

等着刘掌柜把一整年的预算和盈利都算出来,二郎才回来。

“你又去哪里了?”

陈小念口上抱怨,可还是把刘掌柜买下那两只山鸡的钱塞给了他。

二郎又把银子塞回到了她的手里,哄孩子似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陈小念躲开,“再拍,要被你拍傻了!”

二虎爹一直在旁边看着,听到这句忍不住大笑出声。

“小念你再等等,等怀胎九月,到时候生了孩子,你想让二郎拍你二郎都不愿意了。”

陈小念小脸通红,“满福哥!”

二虎爹笑得更是大声。

就是二郎也一样弯唇笑着。

把王氏绣好的帕子都卖出去,一行人才上了马车,回了村里。

刚下马车,就见三婶从家里头出来,见了陈小念,三婶赶紧走过来,拉着陈小念道:“小念啊,真对不住,前头你才把银子给我,没想到隔天我娘家那边便出了点事情,我一直到刚才才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来你家。”

原来是这么个事儿。

难怪这两天都没瞧见三婶家的人。

三婶挺不好意思。

“小念啊,因为娘家这事儿太着急,家里需要些银子,我便把那几两银子先用上了。你放心,这银子赖不了,我一定会还的。”

又说起陈向文家上门来欺负的事儿,三婶忍不住的痛骂了好几句。

见三婶与陈小念还在聊着,二虎爹说:“既然明天要求莲花村,那我得回去跟秀芹说说。若是秀芹不愿意,我们明天就不去了。”

二郎颔首,帮着他把水桶提下来。

等着三婶走了,王氏才过来,拉着陈小念的手,哽咽得说出话来。

陈小念心里头咯噔一下,“娘,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王氏张了张口,又把话咽了回去。

她一直以为这几天二虎爹娘上门关照,是因为与自家女儿女婿走的近,也知道她受伤不便的难处,所以才多加照顾,可现在听了三婶的话后,王氏才知道原来陈小念做了这样好的打算。

迎上陈小念脸上的担忧,王氏心中越发愧疚自责。

她如鲠在喉,最后只得把目光移开,“饿了吧,我去做些吃的。”

陈小念担心王氏又藏着什么事儿,还想要追问。二郎倒是通透,把她拉过来,对她摇了摇头。

饭桌上,陈小念与王氏说了自己的想法,王氏似懂非懂,但知道只要跟着陈小念,就一定能赚银子。

用了饭,陈小念把画好的图纸递给二郎,又指着上头的东西,告诉他这是什么,又是什么原理。

二郎一开始还有些困惑,不理解这是个什么东西,越听到后头,他眼中的惊喜就越发明显。

他不止一次的抬眸定看着小媳妇儿,似乎不理解一个乡下小丫头怎么能知道这样厉害的东西,还能把这些东西讲得头头是道。

“看我干什么?看这里!”

陈小念皱起眉来,严厉的敲了敲桌面。

二郎只得把目光收回来,认真的看着那张图纸。

说清楚讲明白后,二郎提起砍刀就要上山去,陈小念拎着菜篮子,“我也跟你一起出门,我去地里看看。”

刚走了一段,见井水旁边围了好几个人,一边打水,一边说着话。

听见他们提起王氏,陈小念停下脚步,“你们提我娘做什么?”

人家一看是他们夫妻二人,忙解释说:“小念你怎么光听一句,不问问前头的?”

“何大娘闹去陈向文家里了,跟方氏打了一顿,族长来了都没拉得了架,最后赔了他家十八文钱了事儿的。”

“要不是你娘瞧见她用过那块地,何大娘家不知道要损失多少。”

陈小念倒是知道这事儿,只是没想到何大娘会跟方氏打起来,。

突然二郎一抬手,指着某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