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本想做个咸鱼 >  第047章 这小姑娘的手劲儿真大

王小明过来了,这是杨肖唯一一个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这个家伙学的是理科,成绩还不错。平常话不多,像个闷葫芦似的,但和杨肖谈的比较来。

“杨肖,听说你被打了。”

“没事儿了,小明。”

王小明四下看看,“我晚上陪你。”

“小明,真的不用。这里有人赔我了。”如果是其他人早就问杨肖:“是什么人陪你呀”之类的。

二个人聊了几句,“那好,有事儿叫我。”杨肖向他摆摆手,王小明刚出去就见朱文山和齐东武一起来了。

“听说大军那小子打了你,我去废了他。”朱文山看到杨肖的伤情,眼睛发红,脸上的青筋直冒。

“别咋乎,小点儿声。”

“怎么了?这顿打难道白挨了?”朱文山一脸地不解。

“不用你去废了他,他已经被收到号子里了,最少要判十几年呢。”朱文山和齐东武刚得到消息回来,还不太清楚,杨肖事情后续的处理结果。

“判这么长?”朱文山有点儿吃惊,打个架,一般拘到号子里几天,最长也不会超过半个月。

杨肖淡淡地说道,“他们持刀抢劫。我包里有一万港币。”朱文山再次吃惊,抢劫的罪名有多大,他是知道的。

“你在包里放那么多钱干嘛?多危险。”朱文山一脸的担心,而齐东武却在想,说大军抢劫一万现金,还是有点儿不敢相信。是不是杨肖故意下的套?这时看着杨肖心中是暗暗吃惊,如果杨肖是有这样的心机,他以后可得小心了。

“杨肖,以后我哪也不去了,就在这陪你。”

齐东武却惊道,“三哥,我不反对你在这陪着凡哥,我也想陪着。可外边的生意怎么办?”

“操,杨肖这里这么危险,挣那么多钱有啥用?再说小五,我们现在挣的还少吗?”

杨肖静静的看着两个人,想想说道,“老三,我这里有人陪,不用你管,外边的生意别落下。”

“别再叫我三哥了,我也没脸当你哥。你在自家的门口让人揍了,你还是叫我老三心里舒服些。以后你出门,我在后面跟着你。老三别的本事没有,打架的本事还可以。拼命三郎也不是白叫的,杨肖你也别再劝了,就这么定了。”

杨肖心中有些感动,别看朱文山平常显得有点儿鲁莽,性子直,但是懂得感恩,十分讲义气,爱打抱不平。这也是在他的小圈子里有些威望的原因。

现在朱文山能够放弃这么一大块收入,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想想自己的遭遇,也需要这么一个人,在现阶段跟着自己,至于损失,大不了以后补偿他。

“那就先这样,老三先暂时留我这里。小五,外面的事情你就多操心。”齐东武心头暗喜,自己终于有机会独当一面了,但是也不能表现出吃相太难看。

“那就辛苦三哥了。三哥你放心,你的那份儿也给你留着。”

朱文山反驳道,“小五,不用了,活是你干的,三哥干不出,不干活就拿钱的事儿。”

杨肖看着两个人争执,便说道,“都别说了。以前做的归老三,以后做的归小五。”说完就拿起朱文山带回来的六十万支票。

“老三,这些钱你拿去注册一家公司。股东是我爸妈。你当经理,小五当副经理,我二叔家小梅做会计。公司名字就叫万通贸易公司。”

“杨肖,还是你当经理吧。我就在后面给你跑跑腿。”朱文山急忙推迟道,“我有几斤几两,自己还不知道吗?当什么经理?”

杨肖想想,坚持说道,“老三,经理你先当着。我现在还是学生,身份不方便,你要是不愿意当,以后再说,现在先把场面撑起来。”

“那好,可说准了。”杨肖可是用眼睛余光见到了,齐东武听到这些话,眼神闪过一丝嫉妒。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也需要观察,他可以容忍手下有缺点,可以闹矛盾,甚至也可以有点小情绪,但绝对不允许存在二五仔。

正说着,有敲门声。杨肖说声“请进。”门外进来一个人,西装革履的,还带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进门就鞠躬,“你好,杨先生。我是金蝶唱片公司的廖正权。”

杨肖知道了来人,点点头,心中稍稍有些不快。老妈可是打了电话的,没想到会被拒绝,语气有些冷淡。“你好,廖总。”

廖总感觉到杨肖的冷淡语气,心中一想,还是早来对了,人家现在心中还有气呢。他急忙解释道,

“抱歉啊,杨先生。那个接电话的秘书不了解杨先生,我已经把她辞了。这不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也为了杨先生的安全着想,我特意请了一位高手,来做你的保镖。”

廖总一回头,对着身后的小姑娘说道,“阿凤,过来见见杨先生。你在内地要负责杨先生的安全,杨先生要是出了问题,你就不用回来了。”

杨肖这才仔细打量这个小姑娘。个子不高,短发,脸型稍圆,眼睛大大的,眼神有点犀利。好像有点儿像前世港城那个圆脸美女打星。“杨先生好。”阿凤说完还一抱拳,动作干净利索,颇有一股女侠的范儿。

“阿凤,你好。”杨肖对着她点点头,又看看一脸笑眯眯的廖总。看来眼前这位廖总,真的是想弥补自己的过失。现在请一个保镖,而且还是美女保镖,想必是价格不菲,而且正是自己目前急需的。

朱文山会打架不假,但却不是专业人士。现在自己的安全是第一位的,谁知道被关起来的李氏兄弟,还有没有同伙?在纪委喝茶的所长有没有狐朋狗友?

能混到廖总这个地位,哪个不是人精?仅凭这份心思,杨肖这份情必须承下来,大不了以后多给他写几首歌就是了。他脑子里的这些经典,用来还廖总的人情债,那是绰绰有余的。

“廖总有心了。多谢。”

廖总是一脸的笑容,“客气了,杨先生。只要杨先生觉得能用就好。”

听到廖总这么说,边上长得膀大腰圆的朱文山有点不服气,在一旁嘟囔着,“一个小姑娘,也能做保镖?”

廖总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阿凤。阿凤在病房内四下看看,看到窗台边放着一个空啤酒瓶。她走到跟前,拿了起来,化拳为掌,一下子就把啤酒瓶那个瓶嘴削了下来。瓶嘴儿落在地上,哗的一声,跌的粉碎。

看的朱文山是目瞪口呆,那么硬的玻璃瓶都被削断了。他摸摸脖子,觉得后面凉飕飕的,心道:这小姑娘的手劲儿真大。这一掌要是砍在脖子上,那还不得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