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极恶学院 >  第二十六章:京都极暴团(十一)

秦溪望难得的睡了个懒觉,所有的行动全都在晚上,秦溪望觉得起的太早也没什么用处,只要提前几个小时前往布局即可。

叫醒了众人,联络了望月家的人,红心皇后班便前往了望月重工,虽说这次李贞恩等人的作用不是很大,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秦溪望还是将众人都带着,并且还是让李贞恩开了那台GTR,以备不时之需。

开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望月重工,不愧是大工厂,望月重工的面积肉眼看起来和望月宫差不多大,大大小小的机械和高台十分的雄伟,不过这也是让秦溪望非常担心的一件事情——望月重工内部,地形非常的错综复杂,各种楼梯、平台、大楼叠加在一起,这对于京都极暴团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地形。

用导览车在望月重工内部转了一圈,对望月重工的地形有了一个最基础的了解,并且还经过了Ki

g所说的高压蒸汽炉。高压蒸汽炉位于整个望月重工的中心位置,并且周围都是各个生产链的大型机械,正如Ki

g所说,一旦这个位置受到攻击,望月重工的生产便直接瘫痪。

在高压蒸汽炉的厂房之内转悠了一圈,想要接近这个地方只有两个入口,并且要朝着里面走几十米。在来的路上,秦溪望就已经和**凡说过这一次任务他的职责,**凡也表示清楚,实际考察了场地之后,秦溪望小声的询问**凡:“守不守得住?”

**凡也没有遮掩,直言不讳道:“如果对方只进来一个人,完全没有问题。如果对方进入两个人,我不确定,这群家伙太灵活了。”

秦溪望微微点头,也就是说,这一次任务,最多只能有一组人拖不住对方,一旦超过两组,那么便有任务失败的风险。

当确定了场地之后,秦溪望便开始布置所有人的位置,望月家给秦溪望增添了二十名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不过这些人不能佩戴任何的枪械武器。

望月重工内部也有一定数量的安保人员,不过大多数都没有经过训练,没办法让秦溪望当做战斗力来使用。

一切部署完毕之后,秦溪望就等待夜幕降临。

临近十点,望月重工的工人们都休息了,厂区特别为了今天这一场硬仗没有关闭望月重工内部的照明设施,在周围都漆黑的区域里,望月重工亮的吓人。

可很快,秦溪望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老师,距离望月重工正门大概五百米的位置,有很多人正朝着望月重工的方向前进。”

乌兰妮的声音在通讯器中响起,其实不用乌兰妮所说,秦溪望就已经看到了远处黑压压的人影。

“总共有多少人。”秦溪望的眼睛已经瞪圆了。

“从我的电脑上看的话,有二百二十三个人!”

秦溪望的心咯噔一下,他突然想起之前所说的京都极暴团的追随者,其实秦溪望考虑到了这种情况,不过秦溪望觉得这种人或许有二三十个已经算多的了,毕竟这个年代没有人会那么无聊和这些家伙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可眼下这个两百多人的队伍实在是超出了秦溪望的预期,本来以为对付四个精英加上二三十个没什么头脑的追随者就好了,可眼下没想到人数直接翻出十倍!

秦溪望打算上前劝阻,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言不通,对方一大队人马,已经到了距离正门大概一百多米的位置,随后突然停下,这些人都穿着统一的衣服,都是在京都极暴团的商城中购买的衣服,高矮胖瘦样样都有,甚至有人做了一些DIY的加工成分。

“怎么办?”火神十郎被秦溪望留在了正门的位置,看见眼前这一幕,他也难免有些发怵。

秦溪望刚想说让火神十郎替自己翻译和对方沟通一下,在人群中,一声尖锐的女人声音响起,随后这二百多人的队伍就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所有人都大叫着然后朝着正门奔跑了过来!

京都极暴团的人藏在了人群中!

当秦溪望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这无疑是最差的情况了,秦溪望想要后撤,可他也不能让对方直接冲进望月重工,他马上通知了队伍里的其他人:“对方混进了二百多人的队伍里,你们小心,不要有任何移动,坚守自己的位置。”

虽然说有了意料之外的突发情况,可越是这种时候越忌讳慌乱,一旦自己先乱了阵脚,那么对方便会趁虚而入。

秦溪望自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的战斗力,便立刻后腿和火神十郎后腿,人群已经冲到了正门口,并且和门口的望月家族的人发生了缠斗。望月家的人确实接受过训练,一个人同时能对付两三个人,不过人数差距实在是过于悬殊,很快便有人从缝隙中进入望月重工内部。

“对方突破正门了,准备好迎接。”

此时,**凡坚守在高压蒸汽炉旁边,而其余的人则在高压蒸汽炉旁边的四个方向,距离高压蒸汽炉都在一百五十米的范围之内。

秦溪望的大脑飞速旋转,这些人从正门抵达高压蒸汽炉附近还需要一段时间,他现在必须想办法帮助负责防守的人分担压力:“李贞恩,把车开来望月重工门口。”

随着发动机的呼啸,车子在一个转弯处迅速漂移到了望月重工的门前,秦溪望坐上车子:“开车,进望月重工内部,看见人就加速,不过不要撞他们,把他们的阵型驱散就好。”

虽说对方正在帮京都极暴团作恶,可这些人只是一群脑子不太灵光的普通人而已,秦溪望不想让他们受到伤害,不过不想让他们受到伤害的前提是,这些人知道什么叫点到为止,如果真的逼不得已,秦溪望也没有办法。

李贞恩车技了得,很开便逼近了人群,她对距离的把控很好,每次都会在即将撞到人的时候骤然减速,起到十足的威慑作用,来回两三次,对方的一字排开人海阵型便被二人冲散了。秦溪望还巧妙的利用了兵法——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被冲散一次还能继续一往无前,被冲散两次气势就已经衰减,被冲散三次之后便已经有人不知所措了。

正当秦溪望观察场内的动向的时候,一个身影越过了车顶,迅速朝着高压蒸汽炉的方向跑过去,并且用日本话大喊了一句:“阵型分散开!从不同的方向前进!”

女人很明显就是刚才示意开战的人,声音在望月重工内部回荡,众人仿佛又有了组织一样开始有计划的行动。在刚才的那一个瞬间,秦溪望注意到了女人身上急冻鸟的图案,他立刻用通讯器说道:“我发现急冻鸟正朝着高压蒸汽炉前进,警戒一下!李贞恩,追过去!”

李贞恩立刻发动车子朝着急冻鸟的方向追过去,对方即使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有着战神之称的GTR,秦溪望拿出自己的手枪,虽然他不太想伤害别人,不过眼下的状况已经有些逼不得已了,秦溪望将身体探出车窗外,朝着急冻鸟瞄准。

急冻鸟用余光看到了秦溪望打算举枪射击,她突然拿出了之前山本智和用的烟弹,朝着脚下扔了过去,一股黑烟顿时弥漫开来,李贞恩不愧是驾驶技术超群的老司机,在突然丢失视野的情况之下没有紧急刹车,只是缓缓减速,并且在冲过黑烟之后立刻加速。

秦溪望被黑烟刮的睁不开眼睛,他睁眼看向前方,却发现急冻鸟突然朝着他的方向奔跑,在即将交汇的瞬间,急冻鸟纵身跃起,让自己的身体以横向的方向腾空而起,随后夹住了秦溪望的上半身,再加上车子向前的巨大动力,秦溪望直接被带飞出了车子,二人全都在地上翻滚了数圈,不过明显急冻鸟更有经验,所受到的伤害较小,而秦溪望瞬间就疼的起不来了。

李贞恩意识到了秦溪望被人带出了车子,便迅速停下,急冻鸟的体型也很好,不过还达不到切尔西那种顶级模特的程度,只能说在普通人中比较出类拔萃,她低头看着秦溪望,随后从地上捡起秦溪望的手枪,相比于秦溪望,她杀意果断,拿起手中的枪瞄准秦溪望便打算开枪。

而就在开枪的前一秒,在夜幕中两个黑色的身影从急冻鸟的一左一右突然出现,二人从左右两侧夹击急冻鸟,急冻鸟用手挡住左侧的人的脸随后将他推飞出去,可右侧的人的拳头就已经打在了她的手腕上,手中的枪随即飞了出去。

“Yo!teache

你不用担心!”大兄弟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可实际上很搞笑的姿势。

小兄弟也从地上迅速爬起来,贴在大兄弟的身上,摆出了类似的姿势:“大小兄弟前来帮你解决眼前的麻烦!”

急冻鸟轻轻拧了拧自己的手腕,看向眼前这两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家伙。

秦溪望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虽说他没有什么战斗能力,可他能及时的看见战场的情况总归是好的:“你们两个确定没什么问题吗?”秦溪望捂着自己身上疼痛的地方,对于大小兄弟,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这两个家伙从没有给人过一种靠谱的感觉。

二人背靠着背,然后突然同一时间更换了一样的姿势,面对急冻鸟:“Yo!Teache

这里就放心交给我们吧!”

二人的动作同步率很高,这还是在没有商量过的前提下,秦溪望也不知道两个人有没有在暗中偷偷练习,不过眼下还算是按照计划进行,能尽量拖住一个A等级的战斗力也是好的。

秦溪望拍了拍小兄弟的肩膀:“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加油!”随后,他捂着身上的痛处,缓缓坐回了车上,在上车之前,还不忘把自己的手枪捡起来,放回身上,然后才继续向着高压蒸汽炉的方向行驶。

急冻鸟显然没将眼前的二人放在眼里,她轻轻扭动手腕,没有任何犹豫率先出击,她将身体低伏,让大小兄弟的第一次进攻打了个空,然后猛然起身朝着大兄弟的下颚便会出一拳。

这一拳的速度明显比大小兄弟要快上很多,大兄弟笨重的身体想要躲开是不可能了,而此时小兄弟却猛然用系列的身体撞开了大兄弟的身体,由于二人有着身高的差距,所以最后小兄弟让急冻鸟的一拳擦着自己的头皮过去。

大兄弟没有浪费这个机会,他立刻环抱住急冻鸟的纤细腰身,小兄弟则迎面便打上一拳,

这一拳虽说打在了急冻鸟的面具上,可面具下面的脸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她用手肘重击大兄弟的心口,随后连连后撤。看来,自己似乎是有些小瞧这两个看起来傻不拉叽的家伙了。

大小兄弟再次背靠背,侧身面对急冻鸟,大兄弟虽然胸口被重击,可他庞大的体格也证明了他很强的防御力,纵使急冻鸟这一肘的威力确实不可小觑,但是也不至于让大兄弟失去战斗能力。

“B

o,对方很强啊!”

“是啊,看起来,咱们得用咱们最厉害的招式了。”

这两个平日里最不正经的人,这一次难得的有些认真,急冻鸟显然已经准备开始下一波的进攻了。三人同时行动,急冻鸟先侧身躲开了大兄弟的一拳,随后想要先解决小兄弟,而大兄弟却及时的挡在了小兄弟的面前,用双臂挡住了急冻鸟打出的一拳,而也就在这一个瞬间,小兄弟撑起大兄弟的肩膀,从大兄弟头顶飞过,一脚踢在了急冻鸟的身上,虽说小兄弟力气不大,可这一脚的侮辱性实在是很强,急冻鸟本来还算是干净的衣服多出了两个巨大的脚印。

大兄弟的等级为B,小兄弟的等级为C,正常情况来讲,就算是三四个B级也未必能拿下一个危险等级A的人。可大小兄弟不一样,从小二人便一起在美国的贫民窟长大,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危险,也打过各种各样不利于他们的仗,这么多年,二人之间的默契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他们用他们的默契弥补了能力的不足,将本来B加C小于A的局面,扭转成了B加C等于,甚至是大于A的局面。

急冻鸟显然真的动怒了,她重新调整好角度,然后迅速朝着二人冲了过去,没想到小兄弟也俯身朝着急冻鸟冲了过去,他利用自己矮小的身材优势抓住了急冻鸟的双腿,但是明显力量上急冻鸟更胜一筹,小兄弟的身躯被顶的连连后腿。但是的的确确限制住了急冻鸟的行动,急冻鸟刚打算攻击小兄弟的后劲,大兄弟便朝着急冻鸟的脸上就是一拳,急冻鸟还没反应过来,小兄弟猛然松手跳起来对着急冻鸟的脸上又是一拳。

而大小兄弟没想着因此停手,急冻鸟对准小兄弟出拳,大兄弟再次及时的阻拦,用双臂接住急冻鸟的一拳,不得不说急冻鸟的一拳非常有力量,让大兄弟的双臂有一股麻酥酥的感觉。

急冻鸟本以为这次小兄弟又会从大兄弟的身后飞出来,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可她却突然发现此时大兄弟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洁白的牙齿和漆黑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事情不太对!急冻鸟发现大兄弟双腿之间留了巨大的空隙,下一秒小兄弟竟然从大兄弟双腿中间滑行过来,他双手握在一起,只伸出双手的食指和中指四根手指,随后他说出了一句急冻鸟能听得懂的日文。

“千年杀!”

急冻鸟只觉得自己身体某处传来一阵强烈的不适感,虽说她这种等级的人身体的抗击打能力很强,类似眼珠,太阳穴这种脆弱神经密集的地方也和普通人差不多,出于本能反应她迅速去挡住自己的下半身,而此时就给了大兄弟可乘之机,他再次一拳招呼到急冻鸟的脸上,纵使急冻鸟身体再强,面具下的脸也终于出血了。

急冻鸟没想到,这两个大男人竟然能用出这么下贱且毫无底线的攻击。大小兄弟一前一后将急冻鸟包围住,此时的急冻鸟已经有些慌了,她实在是想象不到这两个蠢东西接下来还会用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攻击。

“B

o,看来我们应该用那一招来解决战斗了!”

“哦,已经决定要用出那一招了吗,我亲爱的哥哥!”小兄弟揉捏着自己的小臂,二人看起来似乎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一样。

急冻鸟显然已经开始不知所措了,毕竟这两个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急冻鸟根本就摸不清接下来这两个人会从什么方向进攻,更不知道这两个人会以什么方式进攻,她警惕的看着前后,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让这两个人钻了空子。

下一秒,二人突然从两个方向同时朝着急冻鸟飞奔,虽说从刚才开始,急冻鸟一直处于下风,但是她多少还是摸清了这两个人的套路——长得又高又大的家伙比较抗揍,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他来挡下攻击,而长得又矮又小的家伙力量和抗击打能力都不算是优秀,可用出的每一次攻击都非常恶心人,这两个人的强主要是在他们亲密无间的配合上,只要能率先解决掉一个人,那么再对付另外一个人就可以说轻而易举了。

所以,急冻鸟迅速转向小兄弟的方向,准备先解决这个小家伙,可正当她以为他会径直冲过来的时候,小兄弟突然一个滑铲从急冻鸟的侧面略过,而急冻鸟立刻转身想要对付身后的大兄弟,没想到大兄弟和小兄弟的动作如出一辙,只是把滑铲换成了翻滚,从急冻鸟身侧经过。

这个突然之间位置的更换,让急冻鸟不知所措,她来回转身,可越是这样,她越不知道如何应对,大小兄弟同时站起,然后二人又同时朝着急冻鸟挥动自己的小臂,此时,二人又说了一句急冻鸟能听得懂的日文。

这句日文,是急冻鸟从一个动漫中听过的,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急冻鸟便知道了这两个人想要干什么,可为时已晚,现在的自己被紧紧的包抄,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

“雷犂热刀!”

“雷犂热刀!”

在二人同时大喊出这绝招明着的下一个瞬间,二人的手臂同时从前后勾住了急冻鸟的脖子,那种瞬间强烈的窒息感直冲急冻鸟的大脑,随后她只觉得眼前一黑,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大小兄弟看见急冻鸟倒在了地上,二人拍了一下对方的手心,又握住对方的手,朝着对方的肩膀撞了一下,当然撞肩膀的时候小兄弟需要跳起来,二人才能对撞肩膀。

“B

o,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扛得住我们的必杀技!”

“你说的对我亲爱的哥哥,毕竟这个必杀技里可是融合了我们最强大的武器!”

“兄弟情义!”

“兄弟情义!”

二人本来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而几个京都极暴团的追随者突然打了过来,是因为他们看见了急冻鸟被对方打倒,有些愤怒,想要为急冻鸟报仇。

虽说二人对付急冻鸟这种等级的人比较困难,可解决这些没什么脑子的追随者倒是轻而易举,三下五除二,就将几人如同垃圾一样放倒。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急冻鸟已经倒在了我们兄弟二人的合力必杀技之下了!”大兄弟向秦溪望汇报了眼下的战况,这对秦溪望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接下来只需要全力面对还没有露面的火暴兽、裂空座、以及月桂叶了,对方已经倒下了一个A级的人,己方的战斗力也足够充足,比较麻烦的就是那些追随者。

“大小兄弟,你们两个人现在的任务是尽可能的打倒那些追随者,尽量不要让他们受到太重的伤害,如果你们觉得体力不足,就赶快撤出战斗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