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晚几天,等到稻秧扎了根拔不出来的时候,黄花菜都要凉了。”

“殿下要让大家种黄花菜?”

董游一头雾水地追问。

张君临没有解释,眼见第一批登记完成的城中百姓走来,他清了清嗓子。

“诸位,本宫在这!”

没有穿着朝服的张君临混迹在一群西楚将领中,轻易分辨不出。

但只要他开口。

所有百姓便跪倒在地,心悦诚服地叩拜。

“拜见太子殿下!”

“殿下千岁!”

千岁是不可能的。

但据说修炼至九阶巅峰,寿元能翻倍。

张君临暗中吐槽一声,连忙让大家起身。

也没有说客套话,直入主题。

“自从金陵守住以后,返回的、前来投靠的百姓越来越多,虽然目前粮食与药物都还足够,但本宫居安思危,吃不好睡不香,一直在想着如何安置大家。”

“……”

亲眼看到今早喝了一大锅米粥的石磊等人,低头不语,强忍憋笑。

张太子这脸皮,真的是比眼前的城墙还要厚。

董游早已司空见惯,但依旧不忍直视。

昨晚包子铺的十两包子钱还是他亲自去结算的。

“让太子殿下费心了。”

还是林狗蛋最上道,恭敬地拱了拱手,声音中透着哽咽。

看不出半点演技,全是真情实感的表达。

一下子就拉动了现场的情绪。

“太子殿下为了安顿我们,做的足够了。”

“我们不能全靠着太子殿下养活,需要自食其力。”

“是啊是啊!”

真是一群纯朴的百姓。

哪怕吃不饱穿不暖,只要给他们活下去的机会,都会对施政者感恩戴德。

张君临压下心中涌起的愧疚,再次朗声开口。

“本宫昨夜横竖睡不着,便在城外闲逛,发现城外有大量的荒地没人耕种,便亲自带人丈量了一番。”

“从西城至滁县,约有三十万亩可以开垦的荒地。”

两城相距近百里,中间只有靠近城池二十里范围内有耕田,大多归属于权贵世家。

剩下的荒地所占的地理位置并不优越,可方圆百里平原居多。

在张君临所处的时代,这里可是鱼米之乡,只要肯开垦,绝对都是良田。

“殿下的意思是想让我们开荒?”

人群中不乏聪明人,猜出了他的意思。

“是。”

张君临不假思索地回答。

刚才还激动赶来的百姓们,面面相觑,根本没有人接话茬。

现场的氛围一下子降至冰点。

“殿下,你给我们放粮又发药,开荒种地我们可以不收工钱,只按金陵的租金给两成收成就行。”

“可这个时候开荒也种不了粮食,殿下你要不缓缓?”

“是啊殿下,你这个时候开垦出荒田来,回头那些人回来再抢过去,你不是白忙活一场?”

大家的顾虑和董游一样。

眼看着金陵的情形越来越稳定,百姓大多都重回故土,皇族和权贵迟早也要回来。

他们给太子殿下干活没问题。

可他们担心白受一场罪,开垦出来的荒地不仅没收成,最后还给他人做嫁衣。

“开垦出来的荒地,税赋归属国库,耕地属于南越与你们共同拥有,可由后代继承,到时候官府指导种植,收成大家五五分,天灾**时由国库补助。”

“至于抢过去……有人要是造反,本宫也无计可施,但敢抢你们的土地,只要你们拿起农具就是武器,放下农具,难道那些权贵老爷抢来后,要自己去耕作种田?”

没人回答张君临的问题。

因为大家都处于极度的震惊当中。

开荒不再只是付工钱,租给他们给两成收成。

而是由他们与南越共有,不仅能够五五分,还可以让后代继承……太子殿下这是要给他们分地啊!

“殿下,现在开荒种什么?”

当有人开始问这个问题时,说明已经动了心。

包括石磊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君临的身上。

“种稻。”

“可是殿下,这个时候再撒种子,根还没长好毒虫就露头了,到时候全部烂根,没几粒收成的。”

人们纷纷点头称是。

种地就是靠天时地利吃饭。

要是殿下提前一个月立为太子就好了。

有人已经开始在心里大胆地痛骂当政的皇帝眼瞎心盲。

“本宫在皇庄种田时,发现了一种新的种稻方法,可以将原本播种生出来的秧苗,趁着刚生根没稳固,移到另一片田里去,只要仔细打理,就能成活。”

不仅能成活,间距拉开还能够增产。

当然这个增产的方法暂时不能讲出来,徒增猜疑不说,还会引来别人的觊觎。

事以密成,语以泄败。

“大家可以用现成的秧苗,挑着那些长得矮的,结不成穗子的秧苗拔了种到荒田里去。”

“反正那些权贵们也不缺这几斤粮食,本宫也早和租田的农夫们商量好了,你们拔苗的时候顺便把草除了就行。”

张君临手指着那些绿油油的稻田。

众人眼睛一下子就绿了。

董游和石磊等人拍了拍脑门,暗中直呼“殿下鸡贼”。

他们并不知道稻秧移植能够增产,但他们知道,哪怕薅掉三成稻秧,只活一半,再加上耕地归属问题。

所有人都会抢破头去开荒!

不侵犯权贵的利益、不得罪租地的农夫、还能得到皇族的支持,又能够安置难民,将他们纳入金陵管辖,增强民力。

一举多得!

石磊心中的希望回来了。

只是看向张君临的眼神多了分警惕之色。

接触越久,作为南越邻国的西楚人,他心中的一个念头就越发坚定。

张太子!绝不能久留!

绝不能让西楚邻国的南越国成长为新的霸主,威胁西楚统治!

“殿下,荒地怎么个分法?按人头还是按壮丁分?”

不出意料,在解决了收成问题后,当即就有青壮年们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壮丁、其妻每人两亩,妇孺一亩,军籍无田者也按此分配,若是来投奔的人数不再增加,你们还有余力的,就按这个比例再增加亩数。”

“后续赶来的百姓想要耕种荒地,可以向滁县、埠州方向继续开荒。”

“本宫今日便会重新安排附近州府的官员任命,当地的百姓在接到本宫懿旨后,就算无人管理此事也可先自发登记开荒,其余的事本宫来调停。”

对于张君临的大包大揽,现场没有一人质疑太子殿下会做不到。

在一阵长久的沉默后,乌泱泱的人群全部跪在地上高呼。

“多谢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子殿下千秋万代!”

我去!

张君临瞪了一眼林狗蛋。

孝死了。

这种专门恭维皇帝的话可不兴当众讲啊。

暴露野心了。

呼声震天,传出数里之外。

前来金陵的外地人,听到呼声连忙打探发生何事。

当得知开荒分田的消息,也加入了感激太子殿下的队伍中。

消息很快传到军营里。

正在照顾叔父和堂兄的小李,听着周围南越的将士欢天喜地的说要趁着轮值去开荒,拿着药碗的手一顿。

从小便在耕地打滚的他,比任何人都敏感这个新政的实施,将会使南越的国力在短期内迅速提升一大截。

并且聚集到金陵附近的壮劳力会越来越多,他们耕作时是农,拿起武器,届时便是阻拦西楚大军的兵!

“叔父,石兄托我给你问句好。”

李传田是石磊专门派来与外界接触,好向陛下汇报金陵动向,决定是战是和。

此时,已到了该必须出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