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从青梅到恋人 >  040.不要留口水在里面

次日清晨……

苏云澈从睡梦中醒来,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钟了。

换好衣服,捧一把水洗脸,喝了一杯温开水,他带好手机出门跑步。

“大爷,又一大早的溜猫呢?”

“对啊,你小子又去跑步了?

“对呀!”

苏云澈挥了挥手,跑了起来。

昨天的锻炼,导致今天的双腿有些酸痛,刚开始跑的时候还挺难受的,但晨跑这种事就在于长时间的坚持。

以前不是没有过间歇性踌躇满志的时候,归根结底,是没想明白自己努力的意义,或者说没找到想要的东西。

而这次不一样,他感觉自己能坚持很久很久,也许是第一次有了如此清晰的目标,想成为更好的自己,让她刮目相看。

以前不是没有和好的机会,但他都错过了,但这次,他一定要抓住。

毕竟两人都二十岁了,也许再过个两三年,要是她有了更好的人之后,会觉得他想跟她和好这件事,大概是孩童一般的幼稚吧。

路线不变,依旧是从小区出发,临江路。

跑到的时候,他已经满头大汗。

他没忘记给她带早餐的事,去了一趟早餐店,买了她想吃的包子和茶叶蛋。

“老板,两份,一样的。”

买完早餐他拿出手机,拍了张自拍照,又拍了张手里的早餐,给她发了过去。

幼稚鬼语音:“醒了没?我现在跑回去,你要是没起床就不给你送了。”

烦人精语音:“唔~起啦……”

他把手机贴在耳朵边听,这家伙似乎还赖在床上呢,就发了一句类似撒娇一样的语音。

嗲嗲的,懒懒的,听得人耳朵都痒痒。

好吧,现在才早上六点半,她能回消息算不错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他跑回了小区,上了楼,摁响她家门铃。

门打开一道三十厘米宽的缝,穿着熊猫睡衣的少女抱着门,在门缝里看他,眼睛里还有些刚睡醒的迷糊劲儿,看到他手里的包子,又眨巴眨巴两下眼睛。

“喏,你的外卖到了。”

苏云澈把塑料袋装的包子伸进门缝里。

“嘻,谢谢咯。”

她接过包子,“你等一下。”

然后转身蹬蹬地跑了。

苏云澈推开她的门,站在门口看,看到她站在台柜边,拿了个瓷白的马克杯,双手抱着豆浆机,小心地把冒着热气的豆浆倒到杯子里。

白慕霜捧着满杯的豆浆,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喏。杯子晚上我去你家拿,你要洗干净,不准留口水在里面。”

“该不是你自己的杯子吧。”

“收一收你那不要脸的话”

苏云澈接过杯子,她也准备把门关上了。

“诶。”

“干嘛?”

门只剩一条缝,少女好似一只躲在树后面胆小的熊猫似的,大眼睛看着他。

“一起上学不?”

“不要。拜拜~”

“想清楚哦,可不要以后换你对我说‘苏云澈,今天我们一起去上学吧’”

“我觉得大概是你起太早,以至于跑了六公里还在做梦,哼。”

白慕霜皱了皱小鼻子,继续关门。

“诶诶!”

“又干嘛啦……”

正在她开始不耐烦的时候,苏云澈忽地伸出手,在她熊猫帽子毛绒绒的耳朵上揪了一下。

他想揪这个耳朵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手感真的超好!!

“好了。”

“……去死吧混蛋!”

少女羞恼地捂着睡衣帽子,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刚打好的豆浆有些热,苏云澈轻轻嗦了一口,打开家门回到家里。

坐在餐桌上吃着包子和茶叶蛋,别的不说,味道还真挺不错。

这时候再配合上她送的豆浆,吹吹凉嗦一口,那可真是一早上的满足了。

少女自己打的豆浆分量很足,她似乎还加了一点牛奶,糖度也刚好。

一边吃着,苏云澈还好奇地看看这个马克杯。

瓷白色的杯身上印着熊猫图案很是可爱。

估计是她以前用过的杯子也不一定,毕竟白慕霜最抠门了,有钱也不舍得乱花,才不会特地给他准备个杯子呢。

正在享受早餐的时候,老妈也打着呵欠起床了。

“你没给我和你爸买早餐啊?”

“你不是去学校吃嘛,爸去公司吃,我就自个儿吃咯。”

“咦,你这杯豆浆哪来的?”

“白慕霜送的。”

“真的假的,人家霜霜还给你煮豆浆?是煮给胖达喝的吧?”

“我给她带了早餐啊。”

老妈子有被孝到了。

“给我尝一口,我前段时间也想买个豆浆机来着……”

苏云澈跟护食的猫似的,咕咕两口就把豆浆给喝完了。

“妈,我建议还是算了,这些东西跟用的人有关系,不是买了就能做出美食的。”

“你这臭小子……”

苏云澈撒腿就跑。

跑了一身汗,洗了个澡,又把白慕霜的杯子洗干净,给胖达倒上早餐和中午份的猫粮,他挎着书包去学校了。

胖达跳到阳台上,隔着高高的楼层看苏云澈往楼下走过。

第一缕阳光落到了它雪白的毛发上,猫咪懒洋洋地伸了个身子,今天依旧是好天气。

……

周五的课程相对就没那么紧张了,只有上午有课。

来到教室的时候,白慕霜已经在前方坐好了,还是教室中部第四排的位置,这个位置可以最大程度的看清、听清教学内容,也不至于像第一排那样仰头听课那么难受。

这次她学精了,坐到了靠走道边的位置上,周芷琳被她拉过来坐在身边,这下子苏云澈就无机可乘了。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挨着周芷琳坐,白慕霜也无所谓,真的,一点都不呢。

就是估计被两人夹在中间的周芷琳有些坐立难安罢了。

他是来学习的,又不是泡妞的,坐在她身边也是为了让她监督而已!才不是因为什么少女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少女的肩膀很柔软之类的理由。

便在隔白慕霜一条走道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她在右边,因为他手长,即便隔了条走道,但只要伸手的话,还是可以戳戳她的。

而她身边的周芷琳则嘻嘻笑着绕过白慕霜跟他打眼色,意思是‘你想跟她坐的话,我可以把位置让你喔’

还没等他摇头,白慕霜就中断了他俩的眼神对话,一个劲儿地挠周芷琳痒痒,两个女孩子嬉嬉笑笑的。

万事开头难,有了昨天的坚持,加上昨晚休息好的缘故,苏云澈今天上课状态更好一些了,即便没偷看白慕霜的笔记,他也能跟上课堂的内容。

他很少主动做笔记,他相信自己的脑子,总觉得听懂了就会了,但往往过段时间,又灰溜溜地找她借笔记了。

真的投入到学习之后,苏云澈才发觉时间过得很快。

上午的课结束,他跟江宁几人去食堂吃饭,吃完背着书包在校园随便溜达一下,又找了个僻静之地休息。

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明媚的春日午后,在没人的地方休息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如果往日的话,下午没课他睡醒就回家了,但按照计划,下午没课,那么他将去图书馆看书。

才刚靠着凉亭红柱子半躺下,手机里便收到了消息。

是一个新的微信群聊。

【网文社同僚聚集地】

【群人数2】

【群主-未来网文领军人白了又白】

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社团有两百人呢。

还没等苏云澈发问号,群主就发来新消息了。

烦人精:“@所有人,网文社开会,请在10分钟内到3号食堂集合。”

烦人精:“【未来网文领军人白了又白-拍了拍苏云澈,并吞下了裤子】”

烦人精:“@苏云澈!你个变态!现在立刻马上!把你的拍拍给改了!”

幼稚鬼:“……15分钟后到可以吗?”

烦人精:“迟到者,后果自负。”

苏云澈也不多费口舌了,抓起书包,就往3号食堂跑去。

这可不是怕了她喔,这是尊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