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二周目女帝:这剧情不对劲! >  第090章 朕束手待毙

上元节,华灯初上。

李府。

小芋头的脑袋,从门后边探出来。

“公子,我们去逛街吧,外边可热闹了。”

李云升刚抬头,刘权快步走了进来。

“相爷,有内侍来传旨。”

“何事?”

李云升起身时,内侍已经走了进来。

“李相,陛下召您入宫。”

“陛下这个时候召我,是有什么事?”

这已经是晚上了,又不是除夕需要祭祖,不应该再让他陪着了。

内侍躬身道。

“陛下只说召李相即刻进宫,不必着官服,另外还有……”

不必着官服?

李云升看了看外边的烟花,女帝不会让我陪她逛街吧。

听到还有,他疑惑道。

“还有什么?”

内侍官犹豫了一下,声音低了些。

“陛下还说,让李相多带些钱。”

得!

那肯定是逛街无疑了。

除夕夜进宫,意外收获100000情绪值,这一次没准还能捞点。

“刘权,备马。”

“是,相爷。”

临出门,李云升手掌抚过小芋头的头顶。

“让卫湘姐姐带你出去吧。”

凤临殿。

李云升走进大殿,女帝已经是一身英姿飒爽的男儿装。

“陛下这是要出去逛花灯?”

姜清影微微扬起下巴,负手道。

“如此节日,朕自然要与民同乐。”

“与民同乐,臣就没必要同行了吧。”

闻言,女帝一脸认真摊开双手。

“某人拿走了朕的内库,朕没有钱。”

“陛下,臣这次出来,可是从您内库里拿的钱。”

还想宰自己,门都没有了。

姜清影点头。

“这样最好,朕花自己的钱,心安理得。”

见女帝这副模样,李云升明白了。

他把内库攥在手里,女帝这是只当内库要回不来了,能多花一分是一分。

“臣明白了。”

步行出了皇宫。

李云升惊讶地看了看女帝身后,竟然一个跟着的人都没有。

就连平时常跟随女帝左右的上官轩然,这次也没有出现。

“陛下,您的侍卫呢?”

姜清影转头看向李云升。

“朕出宫逛花灯,要什么侍卫?”

“上官轩然呢,她得护驾啊。”

姜清影脚步未停。

“朕给她派了其他的差事,不然还让你跟着干嘛。”

嚯!

李云升直呼好家伙。

“陛下是让臣来护驾的?”

“不然呢?”

姜清影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你可是能一招击杀一品境的大高手,还有人比你护驾更合适的吗?”

李云升嘴角抽动了一下,他在卫国不过是用了一张通天符。

借用符箓的威力,才一击必杀。

现在全天下人,都以为他是大高手了,这真是个误会。

不过,这样一来也有個好处,能震慑住一些人。

可净明山抢来的符箓,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他现在别说遇到一品,遇到二品都没什么太大的胜算。

毕竟除了那些外物,自己就是一个九品战五渣。

就算知道自己是重生者了,女帝好像过于放肆了吧。

她好像笃定自己不敢再轻易造反了一样,竟然敢不带护卫一个人出宫。

女帝就不怕一会自己找个没人的小巷子,然后……

想到这,李云升想要吓一吓女帝,心别这么大。

不过现在刚出皇宫,时机还不到。

破除坊市制度已经过去了一年,朱雀大街上比去年热闹了太多太多。

去年她逛街的时候,街道两旁的摊位还零零散散,如今几乎是摊子挨着摊子。

走了没多久,就听到了熟悉的吆喝声。

“糖葫芦!”

姜清影一扭头,还是那一家。

当初就是因为李云升吃了这家的糖葫芦,所以她才产生了怀疑。

所以,对于这个摊主印象也比较深。

想到这,姜清影快步走了过去。

“两串糖葫芦。”

“好嘞!”

消瘦男子取下两串,递了出去。

姜清影递了一串给李云升,而后撇头。

“给钱。”

李云升接了过去。

“刘权,给钱。”

他带刘权出来,就是让其付账的。

见李云升大口吃着糖葫芦,姜清影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为什么吃山楂没事了?”

李云升摇头。

“或许是因为习武有成,或许是因为吃了一些丹药,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是什么。”

两人边吃边走,没多久李云升便看到大街旁,一条黑暗的小巷子。

他略微侧头,低声道。

“陛下,就算我上一世失败了。

如今我已经是一品高手,几乎举世无敌。

陛下就不怕我已经万事俱备,今日就刺王杀驾?”

姜清影脚步一停,身子骤然紧绷。

她转头看向李云升,而后又顺着李云升的目光,看向自己右手边不远处的一条小黑巷子。

【情绪值 10000】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李云升知道女帝被吓住了。

姜清影嘴里的山楂都不敢嚼了,脑海中思绪翻飞。

但是只停顿了一瞬,便又像个没事人一样。

女帝手里拿着糖葫芦,双手并拢在一起伸到李云升面前。

“反正你现在是大高手了,即便是上官轩然在,也拦不住伱。

你若是想动手,朕束手待毙。”

诶……

这一下子,给李云升整的有点不会了。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还不成熟。”

说完,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既上次跳舞之后,姜清影也就摸到了一点和李云升相处的门道。

她立即快步跟了上去,拦在了李云升面前。

“去这家店。”

顺着女帝手指的方向,李云升转头一看,是一家古玩店。

他再次低声提醒道。

“陛下,您亲政以后,臣可是会归还内库的。”

这么挥霍,你可想清楚后果。

姜清影同样低声道。

“朕根本看不到亲政的希望啊。”

咳咳……

李云升干咳两声,正打算妥协,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公子,请留步!”

姜清影转头,看向街道一旁的那个摊位。

一个衣着邋遢的中年道士,支着一个算卦的摊子。

姜清影好奇地凑近了些。

“你在叫我?”

道士在怀里透出一本泛黄的典籍,一脸认真道。

“公子,贫道看你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材。

我这里有本秘籍,我看与你有缘,就十两银子卖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