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上午8点多,李仲武再次坐出租车来到城主府旁边的户籍房。

刚从车上下来,他就看见今天户籍房的小楼大门前,三三两两,聚着不少人,有男有女,其中有些人手中握着话筒,有些人手中拿着相机,还有人肩上扛着摄影机。

这么多记者?

李仲武有点意外,双眼眯了眯,但还是一步步走向户籍房的大门。

他刚往那边走了几步,聚在楼下的人群中,就有一个眼尖的记者认出他的脸。

这主要是因为天府电视台之前曝光过他在卤煮店一挑五的视频,也因为他今天来户籍房,既没有戴帽子,也没有戴墨镜遮掩。

人群里,第一个认出他身份的记者,眼睛一亮,啥也没说,只对自己的摄像师招了招手,然后就快步跑过来,。

其他记者也不傻,一见这位同行的反常举动,再看这位同行跑去的方向,盯着李仲武的脸看了两眼,顿时,多数人都认出了李仲武的身份。

“他来了!他来了!!”

“草!终于等到他了……”

“快!快!”

……

一群人宛如听见超市发鸡蛋的老头老太太一般,立时兴奋地冲过来。

李仲武微微皱眉,停下脚步。

垂在身旁的左手手指下意识动了动,想要拿出随身空间里的长刀,没办法,这是他在轮回世界形成的条件反射,在轮回世界的时候,每次看见有人冲向自己,他都会第一时间取出兵器防守反击。

好在他此时的理智还在,没有真的取出长刀。

但他又不愿意被这么多记者包围,一想到一会儿身边全是一支支伸过来的话筒,耳边传来的全是一个个乱七八糟的问题,他就头大。

——我又不是明星,为什么要受这些记者的摧残?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的那一刻,他动了,突然纵身一跃,跃起近两米高,在冲过来的那些记者、摄像师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李仲武一脚踏在一人的肩膀上,还没等脚下这人反应过来,他另一只脚已经踏上另一人肩头,宛如一阵风,他双脚不断向前踏出,每一脚都踏在一人的肩头,直接从这群人的头顶上空奔跑过去。

等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李仲武已经完全越过他们,出现在人群后方,快走几步,就进了户籍房的大门。

门外,所有人记者和摄像师都愕然回头,看着李仲武的背影消失在大门里,两秒后,众皆哗然。

“草!他怎么过去的?”

“飞檐走壁?这就是上古传说中的飞檐走壁吧?”

“他刚才踩了我肩膀……”

“他踩了我头顶,为什么踩我头顶?就因为我个子矮吗?握草!”

“这么好的身手?看来真是高手啊!”

……

人群里,蔡玉皱眉拍了拍自己左肩上的灰尘,她刚才也被踩了一脚,并没有因为她是女人,而被优待,像极了男女平等。

此时,同行们在喧闹不已,她却一言不发,只是转脸看着李仲武消失的背影,表情惊讶。

这种踩着众人肩膀越过人群的功夫,她以前没见过,不仅现实中没见过,就连影视作品中,都没见过。

飞檐走壁这个词,她以前读书的时候,倒是学过,知道是上古时期的一种传说。

此时,她忽然觉得影视圈的那些人,想象力真的太匮乏了。

明明都知道飞檐走壁这个传说,却都只会拍飞身上墙这种画面,竟然没人想过可以用踩人肩头的方式,越过人群……

……

户籍房一楼大厅里,刚刚聚在门口看门外热闹的一些办事员,此时也都被惊到了。

望着李仲武径直上二楼的背影,他们也小声议论起来。

“刚才那一手太漂亮了!”

“刚刚不会是上古传说中的轻功吧?”

“我觉得像!”

“不晓得哪里能学到这种功夫……”

……

李仲武来到二楼,脚步不停,直接来到昨天那间办公室门口,抬手刚要敲门,却见敞着门的办公室里,人数比起昨天翻了倍还不止。

抬起的右手微微顿了下,他还是敲了敲门。

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

看见他的脸,昨天最先接待他的中年女子露出笑容起身对他招手,“你来了?快进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户籍房佥事大人,我们佥事大人昨天听说了你的事,很重视,今天特意过来亲自了解你的情况,这位是巡捕房的金领巡捕戴大人,戴大人听了你的情况,很好奇,就过来看看,你不用紧张!”

李仲武的目光看向她介绍的两个中年男人。

一个高高瘦瘦,一个中年发福。

高高瘦瘦的佥事大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中年发福的戴大人,脸上有些浮肿,眼袋很大,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样子。

此时他们也在打量李仲武。

李仲武嘴角扯出一抹礼节性的笑容,双手抱拳,“见过两位大人,不知我的户籍今天能办下来了吗?”

佥事大人轻咳一声,笑了笑,“这个嘛,问题不大,你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他们说你自称是什么合一门的传人,而我们都没听说过这个门派,网上也搜不到这个门派的任何资料,这样吧!你给我们展示一下你们合一门的功夫,如果你的功夫确实是我们没有见过的,那今天我就可以做主,给你登记户籍,如何?”

用这个时代的人没见过的功夫,来证明自己的身份,本就是李仲武之前拿出堂前燕,自称自己是合一门传人时的决定。

所以,此时他当然没有意见。

李仲武点头,“就在这里展示吗?”

他会的功夫很多,而据他最近的了解,这个时代的人,并没有传承到上古时期的各种功夫。

所以,随便露两手,唬住这些人,他很有把握。

佥事大人轻笑摇头,“不!不!功夫和舞蹈最大的区别,就是实战性,要鉴定一门我们没见过的功夫,当然要看它的实战性,否则功夫和某些舞蹈有什么区别呢?这样,我们楼下有个院子,戴大人今天正好也带了高手过来,我们去楼下院子里试试?”

高手?

李仲武的目光看向佥事大人身旁的戴有志,随即又看向戴有志身后一位皮肤黧黑,身量颇高的国字脸壮汉。

这壮汉身上穿的制服领子是银色的,应该是一个银领巡捕。

戴有志饶有兴趣地看着李仲武,面露笑容,“敢吗?”

那国字脸壮汉挑衅地对李仲武扬了扬下巴。

李仲武微微失笑,这些人竟然想用实战鉴定他的功夫,真有创意啊!

不过,金领巡捕戴大人今天出现在这里,又想用手下高手鉴定他李仲武的功夫,这让李仲武心中第一时间生出警觉。

意识到自己半个月前杀贺宝胜一事,怕是被这位戴大人怀疑上了。

“可以!”

他没有拒绝,答应得很干脆。

只是在心里提醒自己——一会儿要收敛着点,不能显露太高的实力,否则,一定会加深这位戴大人对我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