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妖猴道 >  第十一章 奖励

孙道云接过袋子,忙打开一看,却是两块不起眼的石头,他抬眼看着林海生,眼神中泛着茫然。

“孙堂客,这里面是功法传录石,用的时候只需要运转法力,将那石头贴在额头上,功法内容便会自动显现。”林海生解释道。

孙道云心道,“这家伙安的不是好心,如此传功,不得疼的俺脑袋如瓜瓢般裂开?”

“不要不要,你这破烂石头自己拿着去吧。”还未说完,那布袋就被猴子丢也似的还给眼前这家伙,好像这是什么烫手山芋一样。

林海生面色一凝,心想:这猴难道猜到奖励被我克扣了些许?

此猴甚是不凡,更何况先前那道人?我还是与其交好为善,故便试探道:

“孙堂客,这两看似不起眼的破石头其实为‘御火咒’与‘青藤咒’的传功石,虽不珍贵,但胜在实用。

况且这类实用法术,在他处其实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先生真的不要?”

孙道云摆摆手,“不要不要,这等宝物与俺无缘,你速速收起!”

林海生暗道:这猴眼光不低,看来得加点价码方能讨其欢心,于是再度试探道:

“堂客您莫不是觉得我太白宗奖励太少,亏待了您?

这法咒的珍贵且不说,单单装这石头的乾坤袋便是寻常散修不可多得的宝物,我着实想不通为什么。”林海生拿着袋子,好似十分疑惑。

“哪有的事,俺本就无求于此,既然拿来,合俺心意俺便就领了,不合俺意,领了于俺也无大用,您还是拿回去吧。”孙道云站起身推辞道。

“道云先生好风采,我林海生十分敬仰,小子另有礼物送与先生。”

只见林海生从袖中拿出一个通体火红、镶着黑边的棍子,约莫牙签大小。

随着‘牙签’的抽出,那棍逐渐伸长,到完全从袖中拿出时,其长度已有一人高。

“此为火云棍,乃地心火铁掺和许多名贵金属打造而成,是器云峰出场的精品法器,价值不凡。”林海生将棍横放在双手之间,递向道云。

孙道云抬眼看了一眼那漆黑的烧火棍,有些心动,毕竟他一直少根兵器,如今有人送上门来,倒也没有理由拒绝。

道完谢后,他一把接过棍子,挥舞了两下,又随手接过布袋,晃了晃脑袋便高兴地走了,只留下那林海生在原地悄悄抹了把汗。

孙道云一路到太白山上荒无人迹的地方,爬上一颗足有十余人抱的古树,悠闲地躺在树干上。

要不看看那传功石?

他把玩了那火云棍许久,终于想起那两块鬼石头。

据林仙师所说,运转法力将石头紧贴额头功法内容便会显现,可将石头拿在手中时,他又有些犹豫了。

从前老仙传功的场景历历在目。

但转念一想,如果自己还会更多的法术,在面对猪妖和狐妖时就不会那么狼狈,而且强大以后,也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想了想,他不再犹豫,运转妖力注入石头,看着石头发出莹莹的微光,他略闭了闭眼,拿起石头就往头上贴。

他双眼忍不住紧闭,可想象中的那种如排山倒海般袭来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至。

反倒还有一种清凉的感觉,随着传功石内的内容就在脑海中的浮现而到来。

一句句咒文在脑内飘忽不定,他使劲一遍遍回想,终于把内容全部记住。

这和那老头之前传功的感觉不太一样啊,俺记得那老头传功完后头痛得不行,但传完立马就入门了,怎得这传功石还要自己学才能学会呢?

他按照咒文上的指示来运转妖力,青绿的光芒渐渐汇聚在他指尖,而后他往树下空地处随意一指,一颗十余丈的青藤便破土而出。

他抓了抓脑袋看着这青藤,沉默了许久。

“就这?”他忍不住发出声来。

而后他摇了摇头,又学起了御火咒。

只见他照猫画虎地重复刚才的步骤,拿起石头就贴在额头,只消片刻,又学会了御火咒。

他在指尖点起一簇火苗,眼睛盯着火焰,又转而看向方才变出的青藤,若有所思。

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气息,明明没有风,可树枝却沙沙作响起来。

孙道云随手把火苗朝那青藤一甩,噗得一声,如楼房高的火焰就骤然升起。

完了完了,在太白宗内纵火,被人发现俺就完蛋了。

他抱着头,看着冲天而起的火苗,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他屁股底下的老树竟然幻化出一张老者模样的脸,而后如夜中绿日般的光芒就在树梢上凝聚,树枝挥舞间,冲天高的青藤就将那火焰包裹。

浓烟自青藤内冒出,火焰顷刻间被青藤扑灭,只在空气中留下些许焦糊味。

“老树,俺没想到,你竟是只成形的妖精,方才多亏您解了围,俺老孙在这给你施礼了。”孙道云跳下树,朝眼前的老树拱手道。

“哼,休来这套,你这顽猴,竟敢在我太白山上随意纵火,你以为你躲得过宗门的处罚,你能逃得过我太白树仙的惩罚吗?”

只见许多青藤再次冲天而起,将那猴头捆绑作木乃伊模样,只留下两瓣猴屁股,暴露在洁白的月光下。

“看老夫不教你吃些苦头!”

老树粗壮的枝干讯速抽出几根嫩枝条,向孙道云抽打过去。

“啊,啊,啊!”

这夜,山脚下初入宗门的弟子们在被窝里听着接踵而至的惨叫声,个个颤抖了起来。

今夜以后,新弟子之间流传起了夜间妖魔的恐怖传说。

晨光熹微,太阳渐渐挂上了枝头,瘫倒在地上的孙道云屁股红肿,如同刚刚成熟的桃子。

“俺说老头,俺不过不小心放了把火至于这样吗。”孙道云翻了个面,看着逐渐升起的日光,埋怨道。

“你竟毫无悔意!”太白树仙说罢就要抽起枝条再打。

“俺错了俺错了,俺刚才不过说笑,心中自然是再也不敢的。”孙道云忙陪笑道,因说得太急,冷不丁还发出一声声哎哟。

“念你是初犯,我且放过你,他日让我再见到这种事情发生,老夫直接要了你这条猴命!”老树的脸再次被他幻化出来,露出怒气冲冲的表情,看起来却有些好笑。

“再不会了,再不会了。”猴子忍住笑摇头道。

又过了许久,猴子躺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老树搭着话,那树仙起初还不大想搭理他,后来也实在耐不住寂寞,和这顽猴攀谈了起来。

夕阳斜照,让那猴脸上的棱角变得分明。

“老树您今年高寿?”猴子不经意间问出口。

“记不清了,我只知我初成精时,曾听闻一个大圣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