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找到一把钥匙,可是打不开这个门!”

这应该就是关押室的钥匙。

要想救出纪星柠和朱煦,就得等楚婷晚两人出来。

几人也帮不上忙,就靠坐在门口等他们。

祁淮和楚琼坐在一边,柯梦梦见没她位置,只能气哼哼地换了个位置坐下。

周珏找着话题:“楚琼你怎么知道那个‘女鬼’手上有线索啊?”

他看了眼镜头,暗示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其实周珏演技真挺好的,不过对面一个祁淮演技超神一个楚琼心思细腻,那点弯弯绕绕就跟摆在明面上一样。

楚琼慢悠悠地解释:“你说柯梦梦触发了整蛊机关,可密室不是鬼屋,很少有无价值机关,就像纪星柠他们触发NPC,就是为了逼他们进地下室……”

“‘女鬼’还特意用真人,肯定有点什么东西在身上啊。”

她说的头头是道,那轻飘飘的语调,仿佛没发现的人是脑子进了水。

周珏面色青了又白,呵呵一笑:“你好厉害,我都没想到这些。”

楚琼笑:“没事,多向我学习。”

众人:“……”

祁淮身上淡淡的香味萦绕在身旁,不像秦池那家伙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烟草味。

她嗅了嗅,转过脸:“你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还挺好闻的。”

黑暗里,她说话时细细绵绵的气息喷洒在耳畔,祁淮顿了顿,道:

“你喜欢?”

“嗯。”

他侧眸,神色随意地开口:“回去给你发链接?”

“好。”

两人说话声音很轻,轻的只有彼此能听清。

“啊!!”柯梦梦突然跳起来,众人抬头看向她的方向。

楚琼凝眉:“怎么了?”

柯梦梦眼神惊惧,往她这边跑过去:“有人摸我!”

离柯梦梦最近的周珏睁开眼睛,语气不耐:“哪有人啊?你能不能别自己吓自己?”

“我没有!真的有人!”

柯梦梦坐的地方在通道最里面,后边是结结实实的一面墙,根本不可能有人。

【我作证,柯梦梦这次没骗人,下面真的有只手啊!弹幕护体弹幕护体】

【快走啊!墙后面有人!】

【吓他们就行了别吓我啊】

柯梦梦急了:“我又不是神经病,骗你们干嘛啊?!”

楚琼站起身:“说不定呢?”

“你……”柯梦梦胸口起伏瞪着她,话在看见楚琼的动作时停住了。

楚琼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往前迈了一步。

黑暗里看不清她的动作,朱红的唇,慵懒的发,却随着心头的恐惧映入她的心里。

“喂,你干嘛?”

“梦梦!”楚婷晚推开门,欣喜地唤她的名字。

柯梦梦回头的瞬间,楚琼前方是墙突然升起,发出石块摩擦的声音——

“快跑!!”

楚琼拉起傻站着的柯梦梦转头就跑,高呼一声提醒众人。

祁淮反应迅速,拉起发愣的周珏,“NPC被触发了!跑!”

沈修远也回过神,没来得及想明白眼下的情况,抓起楚婷晚的手跟上。

石墙后,整整齐齐七十二个NPC怪异地转动着脖子,笑容诡异可怖,身上穿着研究员的白大褂,嘶哑的声音在长廊回荡——

“站住……站住……”

“你们都不能出去……”

几人趁着石墙没有完全打开,咬着牙狂奔。

“钥匙给我!”楚琼边跑边冲后面的楚婷晚喊,转头看了眼另一边不明情况趴在铁门上观望的纪星柠二人。

楚婷晚喘着气没反应过来:“什么?”

祁淮直接伸手夺过她手里的钥匙,放在楚琼手心:“你去开锁,我带他们去找出口。”

柯梦梦知道自己跑不快,也不拖后腿,楚琼要去救纪星柠他们她识趣地没有跟上。

【妈妈呀,这真的是恋综吗?我紧张得要死】

【导演是不是想要利用吊桥效应催生感情啊?但是我感觉这太过了吧!!】

【楚琼好帅啊啊啊啊琼姐yyds】

纪星柠看着她匆忙的样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朱煦拽着纪星柠的胳膊,少年脸色严肃,仔细看眸底还有些兴奋,是少年对挑战的天然反应。

“吼……都站住!不准离开实验室!”

“你们的生命将会成就更伟大的事业!留下来吧!”

楚琼跑着回头骂了句:“留你妹啊!”

是谁说恋综只要吃喝玩乐就行的!

妈的!王淞你个大忽悠!

NPC挤满了长廊,像密密麻麻的虫子往一个方向蠕动,纪星柠头都不敢回,跑得气喘吁吁,腿几乎失去知觉。

朱煦跑得很稳,速度比楚琼慢一点,因为拖着纪星柠。

他跑着跑着突然咧嘴一笑:“刺激!”

一只手碰到纪星柠的后背,她吓得往朱煦怀里钻:“快跑啊啊啊!!!”

三人一路火花带闪电,沿着通道往前跑,直到前方传来几声人音:

“楚琼快点!门马上要关了!”

“琼琼!星柠!朱煦!”

是柯梦梦和楚婷晚的声音,沈修远和周珏帮忙抵着门,祁淮站在光亮处拉着绳索,淡然无波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名为焦虑的情绪。

楚琼迎着光跑出去,速度没有足够的时间缓冲,一时停不住,然后,众人就看着她直愣愣地——

扑!倒!了!祁!淮!

大门合上,隔绝了NPC嘈杂的声音。

全场都看着两人。

纪星柠:我塌房了!

监控室里导演激动得将镜头全都切给两人,来了个多机位直拍。

【楚琼你再不起来,我真的要生气了!】

【老公你心动值爆了(暴风哭泣)(阴暗爬行)(无能狂怒)】

【楚琼你给我起来!再不起来我黑你一辈子!】

网友急得跳脚,恨不得穿过屏幕把两人分开。

楚琼撑着胳膊稍微拉开点距离,正准备站起来,就发现一个悲催的问题:她腿抽筋了!

她难得露出尴尬的神色,讪讪道:“祁影帝,能扶我一把吗?”

女孩整个人贴着他,声音轻轻柔柔的,带着独特的性感,祁淮攥着拳头,低低地应了声。

他胳膊穿过楚琼的手臂,把人扶起来。

“谢谢哈。”她站定后毫不犹豫地收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