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都市之超能复苏 >  第三十三章 变态的肖全

肖尧问起不让他提老者名讳的原因,老者叹道:“当初我的师傅收徒三十二人,只有我一人晋升了九阶,而现在,我只收了你一个徒弟,想想看,如果让别人知道你我的关系......”

肖尧不由地屏住了呼吸,丫的,刚刚还觉得自己有个厉害师傅罩着,以后就可以横着走了,现在看,这有个九阶高手做师傅貌似很危险啊!说不定哪天就被人给阴了。

师兄弟多,杀了一个还有其他的,敌人总不能把他师兄弟全给杀了,杀死一两个并没什么意义。现在师傅就他这一个独苗徒弟,这杀了他就相当于断了肖家的未来啊!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杀他铤而走险。

老人拍了拍肖尧的肩头,轻声说:“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还能安全些。”

肖尧苦笑着摇头,没有说话,他是真的无语了。

“师傅为什么不多收几个?”肖尧想了想问。

老人道:“我只对你爷爷负责,可以不对肖家负责,这是我来肖家老宅时和你爷爷约定好的。”

“可你又为什么收我为徒?”肖尧又问。

“传承是责任,也是枷锁,我必须要为肖家找到一位传承者,这是我晋阶时的承诺,你最好别死得太早,等你到了九阶,也要找到一位传承者才行。”老者打量着肖尧,那眼神却藏不住内心的喜欢。

肖尧眼珠子转了转说:“找机会我一定多找几个人修习原天经。”

老者的表情一滞,说:“你可要想清楚。”

“想什么?”

“只有五大家族有这种修炼经法,每个家族都把它们列为家族根基,在挑选修习者的问题上,每个家族都极为慎重,一般也只挑选同姓中人。”老者提醒。

肖尧想了想说:“同姓中人也不一定都忠于家族,外姓人也不一定就心存异志,再说,就我一个人修习原天经,那我多危险?多一个人修炼就多一个人替我分担分险不是?”

“你自己看着办,用你爷爷的话说,你做什么都行。”老者笑笑无所谓道。

肖尧咧了咧嘴,不置可否,心里却又将爷爷骂了一通,这一不小心又让爷爷摆了一道,自己得了这么大好处,如果有一天自己真成了九阶武者,是不是还要照抚着肖家?是不是还要为肖家找一个传承者?

自己本是想和肖家划清界限的,为什么现在感觉自己越划越不清楚了呢?

想到此,肖尧微眯着眼,问师傅:“如果我不想为肖家培养传承者呢?”

老人笑了笑说:“无所谓,你自己看着办。”

肖尧无所顾忌地横了老者一眼,怎么又是这句话?不过旋即,肖尧一怔,不过很快又想明白了原因,他本就是肖家嫡系,他的亲人就是肖家人,照抚身边人,照抚自己名下的产业不也是照抚肖家吗?

至于那些旁系旁支,如果他们愿意依附,肖尧当然也愿意收编,如果他们看不上肖尧,那他们自愿离去好了。

肖尧在,肖家就在。他在哪儿,肖家就在哪儿。

爷爷给了他基因研究所,给了他原天经,给了他一个九阶武者的师傅,够了,没给他的,爷爷看不上,他肖尧也看不上。

这就是爷爷为他准备好的一切吗?又或者这些只是一部分?爷爷似乎算准了他需要什么,所准备的一切都令他无法拒绝。

他突然又觉得无力,他想活出自己,他想离开肖家,可他又能到哪儿去?他在哪儿肖家就跟到哪儿。

肖尧叹了口气问师傅:“老宅已经被破坏成这样,您以后有什么打算?”

老人笑了笑说:“我去见个老朋友,快则一个月,慢则两三个月,最多三个月后我回来接你,我再带你一程。”

在肖全的小院儿里,他正躺在一个透明的玻璃器皿里,全身浸泡在一种淡蓝色的药液中,他全身肌肉紧绷着,极致的痛苦让他脸上肌肉都不住地抽搐,可他紧咬着牙,一声也没有哼出来。

他的指缝间还夹着那枚硬币,可他的两只手都不断地颤抖,再也无法翻转那枚硬币。

许久,他脸上痛苦的表情才舒缓了些。

“主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女出现在玻璃器皿前。

“说。”

“那个黑客组织隐匿了所有的踪迹,我们追踪不到他的任何线索。”

肖全面无表情地听着,从玻璃器皿里站起来,旁若无人地穿着衣服,没有说话。

“莫非是黑暗森林的力量?”肖全轻声自语着。

少女只是听着,没有说话,她太清楚,肖全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不需要他们提醒,也不需要他们的意见。

“又或者是秦家的人工智能?”肖全眉头舒展了些,似是抓到了什么,可又似乎没有抓到。

自语着说完这句话,他转向身旁的女人,拿右手食指挑起女人的下巴,轻声问:“夏雨,你跟我几年了?”

“十三年。”夏雨眼神飘忽着,不敢与肖全对视。

“看着我。”肖全轻声说。

夏雨乖乖地看着肖全的眼睛,那双眼睛很冷,冷到没有温度,冷到没有人敢与他直视。

“我要你去查,调用你手下所有的力量去查......”肖全说了一半却停住了。

夏雨默默地等待着。

“你知道查什么吗?”肖全突然问。

夏雨一怔,吓得一个哆嗦,结巴着说不出话。

肖全轻轻摩挲着夏雨的脸颊,说:“去查一下秦家的人工智能发展到哪个阶段了,是不是能利用人工智能入侵我们的武器系统。”

“明白。”夏雨面对这样一个变态的领导,终是松了一口气。

“去吧!”肖全把手从夏雨脸上拿开。

夏雨慌乱从肖全的屋子里离开,全身都有些发硬。

轻轻地关上身后的门,夏雨这才松了一口气。门外,一个和她年岁差不多的女人还等在那里。

“主人情绪怎么样?”那女人突然问。

夏雨吓得一个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才看到等在旁侧的女子。

“你个死秋影,吓死我了。 ”夏雨嗤道。

“问你话呢!主人情绪怎么样。”那个叫秋影的女子再次问。

“你小心点儿,主人心情很不好。”夏雨小声说,生怕声音大了被屋里的肖全听到。

秋影深吸一口气,整理好情绪才轻轻地敲响了门。

秋影走进屋子,大气也不敢出,在肖全身前约两米站住,静静地等着肖全问话。

“过来坐。”肖全指了指自己的大腿。

秋影轻车熟路地走过去,坐在肖全腿上,双臂乖乖地环上他的脖子。

肖全的手从秋影上衣下摆伸进去,在她背上轻轻地抚着,说:“给我查一下,肖尧从北美回来以后都去见过谁,都和谁说过话,都说了什么,我要知道一切。”

“好。”秋影应道。

“知道我要你做什么吗?”肖全问。

“不知道。”秋影从不去猜肖全的意图,肖全吩咐什么她就做什么就对了。

“把名单给我列出来,那就是一份死亡名单,我要你一个一个全都给我杀死。”肖全轻声地说着恶毒的话。

“明白。”秋影答应。

“你可以走了,对,帮我把邹天叫过来。”肖全在秋影背上轻轻拍了拍说。

“明白。”秋影终是松了一口气,逃也似地从房里出去。

不多时,邹天也来到了屋内。

邹天的脸色还有些惨白,体内大面积的血管爆裂至少要一周的休养才有可能完全康复,他能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

“还活着?”肖全淡淡地问。

邹天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双腿一软,差点儿跪到地上。

“还活着。”邹天低下了头。

“我记得你跟我说你是六阶武者,我没说错吧?”肖全问。

“是。”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还能升华实力,达到七阶。”

“是。”邹天乖乖承认。

“那个林华是五阶,我没说错吧?”

“是。”

“可你输给了他,还差点儿死掉,我没说错吧?”

“是。”邹天的头都快埋到胸前了。他的超能力是力量,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强壮,出拳速度快,力量更强,可林华的超能力是重力,在不断变化的重力之下,他的超能力根本发挥不出来应有的效果。

他激发了超能力后肌体密度可增加六倍,所以体重也增加了六倍,可这增加的体重在林华的超能力面前也是要承担重力的。

这样一来,他的超能力就完全被克死了,在林华面前完全没有用处。甚至还会成为累赘。

可他却不敢去向肖全抱怨这些,甚至解释都不敢。

他不敢说的是,这一切虽然是劣势,但还不至于让他输掉,真正让他愿意以自残的方式输掉战斗的,是林华指尖那簇白光,那是身份的象征,也是一件信物。

在肖全原本的计划之中,邹天是应该能打败林华的,这样一来肖全自己就不用出手,只用邹天一个人就能把一切都荡平了。

可邹天却输了,这打乱了肖全的计划,还使他受了伤。

肖全看向邹天的右手,那里只剩下了手腕,哪还有手。

“去公司领一只仿生手,A级的。”肖全淡淡地说。

邹天眨巴着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搞砸了肖全的计划,肖全没有惩罚他,还要让他去安装公司最先进的机械肢体,这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甚至不知道肖全说的是不是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