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四合院之傻柱 >  第三十三章 林家

傻柱乐呵呵的带着从暖棚中摘的菜回到四合院。何雨水也是刚放学回来,看到自己傻哥这么高兴,傻柱自从老道士去世后这几个月一直都没露过笑容,今天还是这段时间第一次这么开心,也不由有些好奇:

“哥,你这是怎么了这么高兴”

“我很高兴吗?没有呀,我感觉和平时一样”

“还不承认呢,你看你嘴都合不上了”

听到妹妹的话傻柱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也有些夸张,当即收了收心神准备去做饭。雨水没有从自己哥哥那里听到答案也一直缠着傻柱,不过傻柱到最后也没有告诉她怎么回事

兄妹两个吃完晚饭,妹妹去屋子里面写作业,傻柱则是先练了一个小时的字,这个习惯是被老道士强制的,慢慢的傻柱也已经开始习惯这样做,现在老道士虽然不在了,但是傻柱还是依然坚持。写完字后又是研究师傅留给自己的各种道家秘籍,傻柱也不是打算做这一行,他是和师父一样为了以后能把门派传承下去

老道士曾经和傻柱说过“人这一生最大的运气不是捡到钱或者发了财,而是你遇到某件事或者一个人,他打破了你原本的思维,提升了你得人生高度,带你走向更高的境界。限制我们发展的也不是学历和智商,而是我们的见识和生存的环境,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师父希望门派在自己手上如同他一样有一天也能遇到合适的徒弟,让门派能长久不衰,所以为人师一定要不断提升自己,傻柱这几个月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度过,师父临终前提醒过他轻易不要和人漏出自己会道家术法,他有预感未来几年会有大麻烦,医术和功法可以在常人面前坦露。不过傻柱自从老道士过世之后再也没有去给人看过病

第二天一大早傻柱和以往一样起床练武,洗漱做饭上班。今天来的格外早,食堂的工作人员一个都没有来,傻柱打开食堂大门走了进去。傻柱今天中午有接待,昨天唐主任来找傻柱问他有没有收徒弟的打算,不过傻柱还是拒绝了,自己过了年19太年轻了,不服人,而且自己还要不断学习提升,怕没时间教导徒弟

中午是工业局的领导下访,其中就有自己的老熟人王局长,王局长也经常来轧钢厂做客,每次都是傻柱做的菜,他也很欣赏傻柱,尤其是傻柱的谈吐不吭不卑,为人谦逊,做菜也好。王局长还介绍傻柱给其他几位领导做饭,所以傻柱现在在工业系统中也算是有些名气

上一次首钢总部就想调任傻柱过去,不过被傻柱拒绝了,轧钢厂自己也熟悉,而且认识的人也多,首钢总部自己不清楚什么样子进去人生地不熟的,待遇可能会好一些但是没必要

很快中午做好饭菜,今天王局长特意吩咐让何师傅上完菜来敬他一杯酒。等傻柱过去的时候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王局长叫傻柱过来只是为了给傻柱介绍一位同僚,这位同事家中长辈需要过寿,正好在找手艺过硬的师傅,王局长知道后就打算今天介绍傻柱给他认识

从饭局上和王局长的同事定好时间地点后傻柱也提出了告辞,自己下班后去闻人慕雪姥姥家,还需要准备点东西。两人商量好了今天准备点新菜品给老人尝一尝,所以等会下班傻柱去接上闻人慕雪一起买菜,傻柱这边是需要提前准备好佐料之类的

傻柱现在用的刀具是师父介绍的一位大师帮忙做的,这位大师以前打铁是一把好手,不过后面打仗差点死掉被师父救下,改行开始研究厨具,没想到还真研究出点东西,现在的刀具傻柱很满意,傻柱出门做菜都会带上这套自己的刀具,用的得心应手

收拾好用品后傻柱来到暖棚,准备带着菜和水果过去,现在是腊月西瓜在四九城已经看不到了,傻柱摘了些黄瓜西红柿准备做菜用,西瓜则是送给老人做见面礼。准备好东西后已经4点多了,傻柱去找唐主任说明了下情况,唐主任大手一挥就让傻柱自己看着办

从轧钢厂出来直奔大学,到大门口后傻柱也没进去,而是在大门口等着,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间,傻柱左瞧右瞧终于找到了佳人,不过闻人慕雪却没有说立刻过去,只是要傻柱陪自己去一趟图书馆

2人来到图书馆,慕雪去换书,傻柱自己就在馆内转这看看书,这也不是傻柱第一次来图书馆了,之前也来过几次不过没有借过书,要么就是在书店里面买书,等佳人换好书以后两人才朝着姥爷家走去

很快到了地方,这是傻柱第二次来了,不过上一次是闻人明雪接待的他,这一次换成慕雪亲自带过来,开门的是她姥姥,老人看到外孙女很开心,毕竟人年龄大了总希望子孙就在身边,听到外孙女说带了上次做菜的师傅过来给自己做淮扬菜,老人也很惊喜

和闻人慕雪的外婆打了招呼后2人就去了厨房,闻人慕雪则是给傻柱介绍了自己外公家的情况,两个老人都是文学大家,外公以前是北大的物理教授,建国后经常帮助国家研究物理。外婆则原本是大学中的经济学教授,不过现在已经退休

闻人慕雪去客厅和外婆说了一声然后到厨房帮傻柱打下手,傻柱今天准备做的菜是白袍虾仁、平桥豆腐和一道钦工肉圆,在加上2道鲁菜。说来也可笑傻柱出来做菜大部分都是做的鲁菜,自己看家本领川菜却很少用到,只有去大领导少数几个家里面做饭才会用到川菜,这也可能是四九城的人大都喜欢吃清淡有关吧。如果傻柱还是记忆中那个自己只会做川菜和谭家菜也不会认识闻人慕雪,很不会有接下来的事

两人在厨房中有说有笑,不过大都是闻人慕雪再说傻柱听。今天慕雪的外公不在家,家中只有外婆和自己大舅妈,其他人上班还没回来,通过两人的聊天中傻柱也清楚了外公姓林,舅舅是四九城公安局副局长,舅妈是妇联会长,这一家子当官的当官,当兵的当兵

没过多久两人就完成了一桌子菜,傻柱原本提出告辞,不过却被闻人慕雪留下来吃饭,今天舅舅和外公外面有饭局所以只有外婆和舅妈,再加上慕雪和他表哥表妹

慕雪领着傻柱来到客厅,看到大家都已经在客厅,随后慕雪向众人介绍傻柱。知道是自己外孙女特意请那天老伴那天寿宴的师傅过来给自己做菜的,所以外婆很高兴,拉着傻柱问这问那,弄的傻柱很不好意思

等众人吃完饭已经8点多了,闻人慕雪傻柱出门,傻柱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看到的和慕雪说一下,说了怕人家不相信自己,不说再拖下去可能会很麻烦。闻人慕雪看到傻柱犹豫的面色知道他有是想和自己说

“怎么了,看你脸色这么纠结,有什么事想说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傻柱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说给慕雪,“你知道我师傅是医生,我也会医术,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还没等傻柱说完闻人慕雪急声问道:

“是我姥姥有什么问题吗”一脸焦急的看着傻柱

“不是,你姥姥她老人家身体很健康,是你舅妈,我看她面色发青,而且嘴唇发白,我也不知道准不准,毕竟我师父的医术我没有学精,你让舅妈去医院检查一下心脏的问题”,看到闻人慕雪焦急的脸色傻柱连声安慰

“你别着急,可能是我医术不精看错了呢,不过最好还是和舅妈说下让他去医院检查下,以防万一”,等安慰好佳人后傻柱也提出了告辞,并告诉慕雪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找自己,自己家还有一些救命的药

等傻柱走后闻人慕雪原本是想和外婆说一声也走的,不过听了傻柱的话还是决定告诉舅妈

“什么你说刚才那个小伙子说我心脏有问题?他不是厨师吗”

“他之前有一个师父,是个老中医,医术好像挺高明的,他也会医术,只不过厨师是他喜欢的工作”

“不会吧,厨子还会医术,他别是骗你的吧”表弟妹也不相信傻柱说的话,闻人慕雪没有回他们只是看向外婆和舅妈,最后外婆拍板决定让舅妈明天去医院检查,没有事最好,也不差那点钱

林家发生的事傻柱并不知道,傻柱确实是看出舅妈心脏有些问题,不过具体什么问题他没看出来,他一个外人也不可能当场说我给你把把脉,那还不被人家赶出去

傻柱回到家中是雨水正在桌子上写作业,“雨水吃饭了没,没吃我现在去给你做”

“吃了,哥你不是让人带话回来说不回来了,我放学回来东旭哥告诉我的,我自己做客点吃的”

“吃了就行,哥不是怕你没吃饭吗,做完作业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学”

“知道了哥,哥给我点钱,要买资料”

“多少钱,我给你拿”

“2万块钱”

“给你3万剩下的你自己留着花吧”何雨水听到哥哥给自己3万很开心,自己还能剩下一万,自己的小金库又多了一比钱

第二天一大早傻柱给雨水做好早饭,有给她做了午饭让他带学校,这段时间雨水都是在学校吃的午饭

吃过午饭的时候闻人慕雪来找傻柱,傻柱听到后急忙走到食堂大门,只见眼前佳人皱褶眉头,面色有这些忧虑,傻柱猜测应该是舅妈查出了什么,不过没等到傻柱开口闻人慕雪直接说说了出来。舅妈今天早上去检查,确实心脏有情况而且还不乐观,医生建议保守治疗,现在的医疗水平不支持心脏动手术,医院的熟人也说了,没有办法,只能吃药维持,至于能活多留就听天由命了

傻柱也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傻柱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如果师父还在可以让他看看,自己学医才多久,人家医院的医生都没办法自己应该也不行

“慕雪,你来找我是想让我怎么做”傻柱思索了片刻问眼前的佳人

“你能不能去帮我舅妈看看,万一你有办法呢”,闻人慕雪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医了,他并不知道傻柱的医术怎么样,更不知道老道士的医术如何,不过傻柱能看出来应该水平不低

“我只能说尽我全力,能不能医治我也不敢说,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医术是什么水平”,傻柱如实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随后去找唐主任请假,带着闻人慕雪朝林家赶去,两个人骑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傻柱也没有去四合院取针,他想先看看具体什么情况在说

这次开门的是林家的小女儿,不过面色却不怎么好看,自己母亲查出这种病,“表姐,你来了,奶奶和妈妈在房间等你呢”

三人来到房间看到老太太面色愁容的坐在椅子上、舅妈躺在床上,看到两人来了之后老太太赶紧上前拉住傻柱的手拜托他好好看看

“老太太,我只能尽力,我医术还没学到家,如果真的没办法希望您见谅”

等老太太点了点头后傻柱走到床前,看着面色憔悴的舅妈,傻柱也没有多言,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给舅妈把脉

通过脉象傻柱感受到舅妈的心脏问题比之前自己碰到的那个小女孩的症状还要严重,不过傻柱想起来自己看师父留下的医书中有过这种情况,甚至比舅妈的更严重,当时师父是下针配合吃药整整治疗了一个月才好,不过自己并不是很清楚具体的细节,需要去城西的四合院找下那本书

“这个病我没见过,不过我看过师父的行医记录中有过这种病历,甚至比舅妈的情况还要严重几分,我记得是通过施针加吃药治疗了一个月痊愈的”

原本听到傻柱的话在座的全都很失望,不过听到后半段突然感觉真庆幸,幸好他师父治疗过这种病

“真的吗,那你现在能治吗”

“不能,我不知道具体细节,我需要回去查下医术,舅妈的情况和那个人有些不同,有需要改动的地方,而且我也没带针”

“那还等什么,走,我陪你回去查”,闻人慕雪急不可耐的拉着傻柱就要出门,傻柱和两位长辈说了一声然后跟着闻人慕雪走出房间

等两人出了门以后闻人慕雪突然问傻柱“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是安慰我们吧”

“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我怎么敢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