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漠北孤鸿之记忆前端 >  第12章 第十二章

罔萌讹想挣扎,只是愈发觉得那药性强劲,自己已是动也动不了了。

眼见那黑衣人走近。

“那个小娃娃,想就是太后与国相要的小鬼,且抱了回去,交由太后国相处置,其余的人,不留一个活口。”黑衣人中的一人,那冰冷的声音传入罔萌讹耳中。

随即,手起刀落。

罔萌讹听到那刀起带出的风声,却并无恐惧,而是淡然一笑。

与自己料想的一样,至少自己做到了。

随即,几人横尸在地。

那妇人领着叫狄儿的小厮此刻才从房中缓步走出。

“几位官爷,可是咱这小妇人寻对了人?”妇人傲慢笑道。

“不错,有累你。”其中一位黑衣人上前。

“那这赏金……”那妇人搔首弄姿地暗示着。

“自是少不了你的。”黑衣人解下了随身挂着的布搭,就要打开。

妇人贪婪地盯着那布搭,恨不得此刻就夺了来。

只是那黑衣人缓缓解开了布搭,却忽的从那布搭中抽出了一把短刀。

还未及那妇人反应过来,那短刀便瞬时划破了她的咽喉。

妇人大睁双眼,随即倒地,身体抽搐着,脖颈被割开的喉管处丝丝冒着气,颤了两下,便不再动弹。

那叫狄儿的小厮骇然,反应过来后,转身便就要逃,只是哪里逃的过,还未迈出两步,就被一把弯刀结果了性命。

为首的黑衣人抱过那个男娃娃,男娃娃因也喝了茶水,此刻同样周身无力,但饮的不多,还能动弹两下,细细地哭着,手脚乱舞。

“真是难缠!”那黑衣人不耐烦地按住怀中的孩子,吩咐手下人道,“快些处理干净,血迹什么的都埋了,将这些尸身全部扔到那屋中,一把火焚了干净。”

很快的,熊熊火光之中,那些黑衣人转身离去。

似乎没藏氏处理仇敌的手段,除了干脆利落的杀人灭口再无其他办法,不过全部杀却当真是极好的法子,不留后患。

此后,大夏国的江湖中,便再无诺移赏都遗脉的消息,没藏氏一族开始了对大夏国的外戚干政……

不多时日,大夏国陪都,凉州城。

梁府,一位身形挺拔,孔武有力的中年男人正与梁府一处偏院中试着兵器。

“梁大人,属下有事报!”一位身着兵士常服的年轻男子上前,躬身行礼。

“何事?”中年男人放下手中兵械,问道。

“有人来访,言是大人故人,有要事相托,还望大人亲自接见,稍后面谈。”那年轻男子越到后面声音越低,虽说来客直言要他如此汇报,但多少都有点盛气凌人欺人太甚的样子,哪有客人来见主人还如此嚣张跋扈的?

自然,这中年男子一听脸色也立刻难看了起来。

“那人相貌如何?”中年男子问。

“为首的是一秃头耳挂的糙汉,还带了两三个人来,哦,属下见那几人还带了个包裹严实的小孩子。”年轻男子如实答。

这中年男子眉头皱的愈紧,这究竟是何人找他,又要托何事,是福是祸?

“随我同去。”

“是!”

……

“先生来了。”那熟悉的干瘪的声音响起,尧丝随即被外界的杂音唤了回来,依旧是民国二十三年的此时。

尧丝抬头看去。

“嗯,我已带他来了。”她看到,是那柜台前,不知何时进来了一个身着青黑色长褂的男子,约摸三十岁的样子,孔武有力,异样的是,他怀中还抱着一个着华美衣服的女孩儿,那女孩儿似是睡着了一般。

“哦,先生快随我来。”黑袍男子依旧沙哑着声音,将那抱着女孩儿的男人引入内室。

尧丝好奇,为何会有人抱着一个女孩子前来,便也起身,同阿然过去。

“如何?”站在门边,尧丝听那黑袍男子的声音问道。

“因果孽缘,若不断根,终究救不得她性命。”那个男人道。

“先生可有法子?”

“万事皆有解决之法,只不过需费些力气。”

“先生是想……不可,这万万不可!”黑袍男子声音大了些。

“老太太于家师有恩,她孙儿有此劫难,我自不会见死不救。”男人声音沉稳。

尧丝听得云里雾里。

“好吧……”黑袍男子叹了口气,“先生心意已决,吾必助先生救此子性命,只是人还未到全,烦请先生再等候些时间。”

“要快些,若是跨过今日子夜,这女娃便救不回来了。”那男人道。

“是!”黑袍男子应声道。

尧丝偷眼观瞧那昏迷不醒的女孩子的面容,这女孩子似是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她觉得这女孩子看着有些熟悉,却终究想不得自己是究竟在何时何地见过这个女孩儿。

“先生稍安勿躁,请先歇歇,”黑袍男子斟了一盏热茶,奉于那男人手中,“用些热茶暖暖身子。”

男人点点头,接过那茶。

“我去看看其他人来了没。”黑袍男子退出屋子,他将这屋门随手带上后,看到了杵在门边的尧丝与阿然。

“出了何事?”尧丝先声问道。

“小姐先莫问,待该来的人都到了,自会有分晓。”黑袍男子又是干瘪笑着,模糊不清地应付她。

尧丝皱眉,觉出自己心中生出一种极怪异的感觉,这种不安的感觉从前从未有过。

但是无法,尧丝挪步到桌边落座,心不在焉地继续翻着她手中的书卷。

她看着那书卷翻开的地方,大白高国。

天授礼法延祚十五年,公元1052年,那个她,她六岁,还有她的姊姊。

她叫梁洛瑶,她的姊姊叫洛璃。

她在梁府时常听得这样的言语。

“二小姐三天两头遭病,折磨自己又折磨咱们下人……”

“这般费心思地叫人伺候,是梁府前世的债主吧……”

“亏得老夫人,老大人和大人还有心思供着,这般无用又累及亲人的东西,生来何用?”

“可不是,若非夫人生二小姐时亏了气血又耗心耗力地照顾,也不会在生小公子时便撑不住过去了……”

洛瑶的娘亲还为她生了个小弟弟,只是正如梁府众人言,她的娘亲因生产她弟弟时极度疲惫,用尽全力生产下梁家嫡子后便血崩过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