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首辅家的小农妻 >  第五十章 姑姑上门

眼瞧着就是年下。

裴瑄也忙碌起来,家里平时就是宋姝严氏与宴清三人,倒也算是落得清闲。

那腊肉,深得宴清的喜欢,每顿都要吃些才罢休。

自打出了那事儿,宋姝对宴清也多了几分宠溺,平日做菜也都随着宴清的性子来。

宴清整日欢喜着,如今就算是读书,也都黏在宋姝身边。

严氏落得清闲,平日倒是与村里的妇人,话多了不少。

自然也知道了官府剿灭山匪,还将拐卖孩子的线给挖出来,拯救了不少孩子的事儿。

严氏庆幸,亏得宴清没事,不然他们可真是罪过了。

“姝娘,这几日宴清总跟着你,辛苦你了。”

宋姝笑着,道:“娘,哪里的话,宴清听话,整日在这儿读书,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倒是娘,这个家里里外外都是您操持,您才辛苦。”

这暖心窝子的话,让严氏脸上笑容又多了几分。

她这个儿媳妇,实在是太好了,这村子里,几个新妇能有她儿媳这般能干的。

还得是她裴家有福,才娶了宋姝这个有福的人。

“哟,这不是我侄女么?大冷的天,怎么在洗衣服,这喝水多冷啊,你婆婆倒也忍心?”

尖锐又刺耳的声音响起,听得宋姝格外不舒服。

她蹙着眉抬起头看起,身着艳丽,一身香气的女人捏着鼻子走过来,满是嫌弃的模样盯着宋姝。

“嫂子,我们家宋姝好歹也是我大哥的闺女,你们就这么对她?也不怕我大哥出来,半夜找你们!”

听着话茬不对,宋姝这才打量起来人。

刻薄尖酸的眉眼,看着与她死去的爹有几分像,莫非这就是她爹的妹妹宋春兰?

若是没记错的话,这宋春兰嫁给了外村的土地主,平日很少与他们往来,就算是她爹死的时候,宋春兰更是半个消息都没有,怎么现在倒是过来,说这些贴心的话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宋姝深谙这一道理。

而旁边的严氏,听得这话,脸已经阴沉得不行。

“姝娘还不认识吧,我是你姑姑啊,只可惜你爹去的时候,我那边不得空,没想到你成亲,竟然还受到这待遇,快随姑姑回去,这婆家不要也罢!”

说着,宋春兰伸手就去拉宋姝,她身上的脂粉味太重,宋姝闻着一阵恶心,赶紧推开了她。

“姝娘?你这是?”

宋姝强忍着才没有吐出来,她耐着性子:“姑姑?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姑姑?”

这话说得直白,宋春兰脸上露出几分不自然。

“哎呀,这不是姑姑一直在外村不得空么?姑姑也让人来寻你,才知道你已经成亲,你爹也去了,就留你一个人,姑姑当时就想带你离开这儿,不想姑姑那出了事耽搁了些日子,你不会怪姑姑吧?”

宋春兰说着,悲从中来,那装模作样擦眼泪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对宋姝多深的感情。

这动静闹得不小,隔壁的婶子也都凑出来看热闹了。

“你便是姝娘的婆母?大冷天的,竟然让姝娘用冷水洗衣裳,你良心呢?”

见她说严氏,宋姝脸上露出不快,她站在严氏面前,瞪着宋春兰。

“这位婶子您这话怎么说?我婆母对我如何,我心里自然清楚,还轮不到一个外人在这儿说三道四的。且不论你的身份,若你真是我姑姑,我爹死的时候,你为何不在?好歹那也是你亲兄长,如今倒是来我小辈面前说我婆母的不是,日后要我在我婆母面前如何?”

宋姝言辞锋利,一点都没有给宋春兰面子。

出事儿不出现,这个时候出来,指不定她有什么事儿,而且还不分青红皂白,偏说对她好的人!

宋姝才不管她是谁,只要说严氏,那她才不会客气!

“你这孩子!”宋春兰脸上也露出几分不快,似想到什么,强压住火气:“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啊,如今姝娘你就被欺负,日后你婆母指不定怎么压榨你呢!”

“姑姑这是在自己婆母那受气,来我这儿找补了?”宋姝冷笑着,一副早就看透的模样,冷哼道:“我婆母对我极好,不要以为所有人都与你婆母一般!”

“你……你这孩子!”

宋春兰没想到,这宋姝竟然还帮着外人说话,丝毫不给她留情面。

好歹她也是地主夫人,宋姝不过嫁给了个农户,竟然敢如此不敬尊长!

“姝娘!你爹便是这么教你的规矩?我好歹是你姑姑!”

宋姝一愣,心里啧啧两声。

她微微福身,对着宋春兰行了个礼:“倒是差点忘了给姑姑行礼呢。”

见状,宋春兰满脸得意。

“还算是个懂事儿的。”

“方才是对姑姑行礼,这是我作为侄女的本分,那姑姑也应当对我婆母道歉!姑姑不分青红皂白说我婆母的不是!岂不是要所有人都觉得,我婆母是个欺负新妇的人?姑姑如此懂得敬尊长的人,这对于您来说,也不难吧?”

“你……”

宋姝哼着,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倒是要看看这姑姑还能如何不要脸!

“我可是你姑姑,你偏帮着外人?”宋春兰气得手里帕子都纠结在一起。

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在指指点点,宋春来心头窝着火,若非她今日还有事,必然转头就走。

宋姝这祸害,没想到竟如此伶牙俐齿!自己那个哥哥还真是会调教!

“怎么?姑姑难道这会儿便不懂礼数么?”宋姝讥讽着:“若是姑姑不懂没关系,方才我如何对姑姑,姑姑便如何回我婆母便是,姑姑这么聪明,应当学会了吧?”

似笑非笑的眼神,让宋春兰十分不自在,她咬着牙,转向严氏。

“你们便是如此调教儿媳?裴家的家风,还真是令人不齿!”

“这位娘子你错了,我裴家只对人,姝娘说你该认错,你就该认错,莫不然一个哥哥死都不回来的人,我们裴家还能给她好脸色不成?”

严氏的话更为刻薄,周围人这才明白,感情这就是宋屠夫的那个高嫁后,跟家里断了关系的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