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修行数十载,才知我是申公豹 >  第七十六章 龙王庙庙祝

一道清风吹过,掌柜被扶起,叹了口气坦言道:

“就是、就是两条真龙,一条住在上游,一条住在下游,龙王庙里,供奉的就是他们。

据说这两天龙都是正神,而且是北海来的纯正龙族,官家也不敢管。”

“那就任由他们施为?”沈乐追问。

“只要交香火,就能过河,这么多年从未失信,也从未犯下其他事情。

久而久之,大家习惯了,便当做约定俗成的规矩了,权当破财免灾,就是……”

掌柜欲言又止,沈乐没好气道:“一次说清楚,不要就是。”

“就是县里的龙王庙的庙祝,香火钱的数额原本就很高,他还要往上加码。

若是不服从,那香火就无法顺利到龙王那里,偶尔也会发生意外。

除此之外,再无它事。”

掌柜也是豁出去了,将意外二字咬得格外的重。

沈乐听完掌柜的话,心下了然。

大商经历四百诸侯反叛,加之背后有三教掺和。

民间秩序多少还是受到了影响,这种狐假虎威的庙祝,竟都无法惩戒。

罢了,我本正直之辈,遇上这事,就一同管了吧。

念及这里,沈乐对掌柜耳语几句后,便带着哪吒四人离开了店铺。

只留下一脸惊愕的掌柜,在原地犹豫不决。

在旅店安排几人住下,沈乐通过B门悄悄回了一趟骷髅山,向本体取了一样法宝。

翌日,

掌柜早早便到旅店门口等候,见沈乐几人出门,便按照吩咐,带着几人坐上马车,往龙王庙赶去。

马车停下,沈乐率先下车,抬头一看,前方是一座富丽堂皇的龙王庙。

呵,当真是个福地。

远远观之,便见层层殿阁,彩云奢遮,庙前大道,松柏不断。

“好浓郁的香火之力!”

虎力忍不住开口道。

作为曾经的河神,一靠近,他便感受到大殿内那满满的香火气息。

没想到,就算是这样半强迫的方式,也能获得如此多的香火。

沈乐与哪吒四人一边闲谈,走到了门前,鹿力忽然眉头皱起,示意大家开启神识。

神识开启,几人瞬间听到了寺庙最里面的内厅中传来对话声。

一道带着恳求的声音道:

“住持,能不能让我先过了河,等我回来,一定带够香火钱。”

“不行,这香火不是我要,是神仙要,你心不诚,我也没办法。”

回答的声音有些怪腔怪调,听上去应该就是庙祝。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我是真的要带母亲前去梅县看病。”

说话者声音越加低沉和恭顺。

“这……”

短暂的沉默后,声音再次传来。

“不若,你就陪我一晚?”

“不可!”

说话者惊呼起来,似乎是被这提议吓到。

听到这里,沈乐几人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羊力忍不住对哪吒说:

“你说这也能行?”

哪吒说:“我还小,不懂,你问我义父,他和石姬姐经验……”

沈乐连忙捂住哪吒的嘴:“你不懂就别乱说!”

虎力鹿力沉稳一些,并未出言,但脸上的怪异之色怎么也忍不住。

“继续听!”

沈乐看着谈兴大增想要开口羊力,连忙阻止。

“怎么不可,只要你陪我,区区香火,我来填补上便是。”

庙祝的声音里带着蛊惑。

“可……可我。”

回答的声音带着一丝别扭。

“别可了,你给个明白话,我相信,为了母亲,你会做出合适的选择的。”

“我、我、我……”

“过来把你!”

只听得庙祝一声低吼,内厅中传出撕扯和惊呼的声音。

沈乐抹了把头上并不存在的汗,低声道。

“走吧,去阻止,不然一会进去看到,我们都不干净了。”

“是!”

羊力和哪吒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朝着内厅方向跑去。

“哐当。”

龙王庙内厅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只见一位身着祭司服的矮小中年男性,正在对着一名五大三粗的虬髯大汉上下其手。

“lue!”

哪吒当场就呕了出来,小小的心灵,遭到了巨大的打击。

“我的眼睛!”

羊力也夸张的捂住双眼,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沈乐将两位戏精推开,淡定的走入内厅,看向矮小的男子。

“敢问,阁下是否便是龙王庙庙祝?”

“何人竟敢……”

庙祝正开口呵斥,忽然见到说话之人背后,站着四位英武不凡的护卫。

“我便是庙祝,你们找我何事?若是过河,自取门前登记上香火便是。”

他话语软了下来,但目光中满是不悦,心道。

敢撞破他的好事,若是想过河,就算给了香火钱,也别想活着过河。

待他一会烧香祷告,禀告龙王大人,好生收拾这些不敬之辈。

见沈乐几人进来,那名五大三粗的虬髯壮汉走也不是去也不是,颇为无奈的站在原地。

沈乐拍了拍鹿力。

鹿力会意,主动上前,将一些黄白之物送给大汉,让他自己去购买香火。

打发走大汉,沈乐才悠悠开口道:

“我们几人想要过河。”

“我不是说了吗?过河自己去门**钱,还要说得更清楚吗?”

庙祝声音中颇为不耐,原来也是求过河之人,那自己无须害怕。

“敢问若是我等不交香火呢?”

沈乐慢悠悠说道。

“嗯?”庙祝小眼睛一斜,多少年没听到如此狂妄之语。

这分明是挑衅,于是怒骂道:

“你既不交,那想要过河便自行去,来我这龙王庙干什么!是觉得我庙祝好欺负?”

“正是!”

却没想到,沈乐就这么回答了。

“你!有胆!这可是龙王庙,容不得你!”

闻言,庙祝顿时火冒三丈,挥手从袍中取出一道黄纸符,念念有词。

哪吒几人见沈乐是来搞事的,也纷纷抱起手来,看看这庙祝究竟有何本事。

庙祝见几人的姿态,愈加生气,他在心中默念。

“龙王大人,庙里有人不敬,想要坏您功德!小的特来禀告!”

“哼!我看看是何人,你且准备好!”

一声龙吟在庙祝脑海中炸响,他心下一喜,面色不善的看着沈乐几人。

“有本书你们就站在这里别走!”

“自是不走。”

沈乐依旧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答道。

片刻,庙祝一翻白眼,身体抖如筛糠,就像发了羊角疯。

待庙祝平静下来,整个人气质陡然一变。

他抬起头,看向眼前五人,目光中满是冰冷。

“是何人,竟敢在我的庙宇闹事!”

一道于庙祝截然不同的声音从他身体中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