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海贼之我是不死人 >  第六十七章 逃亡计划

墨荆好不容易克制住滑坡的思想,躺在海面上,时不时滑动一下。

好似一只翻着肚子的青蛙。

早晨的海面风平浪静,但他的内心却一点也不平静。

这日子已经过不下去了。

他一想起昨夜那惨绝人寰的遭遇,就忍不住连连叹气。

果然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前面他杀得有多爽,后面就被揍得有多惨!

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蹦出来的筋肉老头,强得简直不讲道理!

从头把他揍到尾,无论怎么挣扎都是一拳。

就跟在玩什么4399泄愤小游戏一样,只不过他变成了被泄愤的那一方!

甚至他最后在海里逃生,还被那老家伙的连环重拳隔着海水按在海底疯狂摩擦!

伤势倒是不怎么重,毕竟隔着厚厚一层海水,再怎么重的拳头也被削弱了无数倍。

要命的是,几拳下来,直接把他肺中的空气给逼了出来。

他这半吊子的鱼人血脉还没有进化出能在水下呼吸的器官,又不敢浮上水面换气,要不是半途听到一声鲸鸣,用断裂的仇杀将自己固定在了一头惊慌逃窜的白鲸身上,险险逃生,估计到现在还没有逃脱那老头的追捕。

好吧,确切的说,他现在也没能完全逃过对方的追捕……

一条金线从空中落下。

卓伊站在墨荆的额头上,歪着小脑袋跟他汇报情报。

嘶哩哩……哩哩嘶……(大只佬……跑……)

墨荆叹了口气:“又来了吗?”

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出门的时候带上了卓伊,这个小家伙虽然战斗力不强,但在侦查方面给他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没有它,他昨夜可能已经被那个老头的军舰追上了。

墨荆的身子轻轻发力,像一条跃出水面的鱼一样,从海水中“蹦”了出来。

脚掌触水的瞬间似乎模糊了一下,水面立刻凹陷下去一个大坑,而他,则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原地。

半吊子的鱼人血脉大大加强了他在水中的灵活度,但依旧比不上用脚跑!

这是从怪老头那里偷学的步法,能在一条直线上爆发高速,虽然远不如无影步灵活,但优势是瞬间的速度更快,还能滞空!

领悟的瞬间,墨荆技能栏中的「体术(步法)」一栏就直接提升到了Lv15(宗师)。

无数诡异到反直觉的步法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无影步的灵活再加上高爆发的速度和滞空……他现在都不敢想象自己到底有多灵活!

紧随其后便是各种剑术灵感井喷式的爆发!

「剑术」Lv19!

只要他愿意,天空亦是平地!

360度,无死角的进攻角度,几乎是给他的剑术拓宽了一条坐标系!

若不是身后那老头一直穷追不舍,他现在真想静下心来,找个地方好好参悟一下。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没用,逃命要紧!

墨荆的身影在海面上忽隐忽现,每一次短暂的现身都是在五六十米之后。

他不清楚老头是怎么锁定他的,但知道对方的用意——消耗他的体力和精神。

对方似乎看出了他不能长时间待在海底,于是便像猫抓耗子一样,一点一点将他逼上绝路。

墨荆并不急躁,

他并不像对方想象中的那般已经无路可退,他手中一直攥着最后一张底牌——鱼人血脉!

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炼成一颗完整的鱼类灵魂,从中抽取出“生命精华”,完成自己鱼人血脉的蜕变。

到时候,上天入地他可能做不到,但在海里,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但他有更高的追求。

或许此生只有这一次选择血脉的机会,糟蹋在一只普通鱼类身上,他恐怕会后悔一辈子。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在那破老头追上自己之前,前往无风带,击杀海王类!

双方都是老练的猎人,一个充满耐心,一个充满耐性,现在就看谁先坚持不住了。

……

四天后,

托尔图加岛,黑市。

奇珍拍卖场内,过去奇珍拍卖场的管理者,正疯狂逃窜。

身后,一声声惨叫传来,他从黑市雇佣的雇佣兵正成片的倒下。

手持一对双刃斧的雇佣兵队长躲在墙后大喊:“这里可是托尔图加,居然敢袭击在黑市注册的机构,黑市不会放过你们的!”

回应他的是一声巨大的炮响!

一颗人头大的铅弹连墙带人直接轰碎!

“堂吉诃德家族清理叛徒,黑市要阻拦?”不耐烦的女声从前方传来。

战场中有刀剑碰撞的声音、有枪械发射的声音、还有炮弹的轰鸣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来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精锐战士。

但实际上只有一个人。

Baby-5嘴角衔着烟,踩在一地尸体上,酒红色的连衣裙将她窈窕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让两条光洁饱满的长腿显得格外吸睛。

但此时,她的一条腿却在抬起的瞬间却化作一门粗陋的大炮,轰的一声将一面躲藏雇佣兵的墙壁轰成碎片!

两道寒光从身后袭来,她如跳舞一般优雅的转身,双臂化作锋利的刀刃,与两个偷袭的雇佣兵错身而过。

咚、咚……

两具尸体倒在血泊中。

不知是被她的血腥杀戮震慑,还是她刚才那句话起了作用,周围终于稍稍安静了下来。

呼——

Baby-5吹出一口长长的烟气,理了理脑后的一头长发,摘下头上的护目镜,将手放在嘴边,大声朝着拍卖场内的黑暗喊道:

“找到了吗,巴法罗?”

一道调笑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

“我看到他了映,嘿嘿嘿!”

下一秒,拍卖场内狂风大作!

戴克狼狈的身影紧紧贴在一扇木门上,被笔直的风柱轰在墙壁上,一路穿破数面墙壁,滚到了baby-5脚边。

“放过我,放过我!”戴克眼泪鼻涕混在了一起,恢复行动能力的第一时间便跪在地上,以土下座的姿势求饶。

然而baby-5哪里会管那些,手指化作枪口抵在他脑袋上:

“那个寄卖滑滑果实的人在哪里?”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没有机会的戴克立刻面色大喜:

“我知道他在哪里!”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他会假意邀请墨荆来参观拍卖场仓库,并引爆拍卖场仓库,将祸嫁给对方。

自己假死逃脱。

谁知道还不等他去请人,墨荆那一亿赏金的通缉令就先传遍了黑市!

东海第一恶人的名声响彻黑市。

据说世界经济新闻社得到了几张有关“血色基地”恐怖事件的照片,相当恐怖!

此事已经引起了地下世界几个大佬的注意!

戴克当即选择放弃计划,直接跑路。

算计这种杀神,和献祭自己没什么区别!

但跑之前他还是稍稍关注了一下对方的消息——似乎正在被卡普追捕!

简而言之,只需要找到卡普的踪迹就能找到对方的踪迹!

本来他都以为自己死定了。

现在看来,还有一丝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