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万魔仙师 >  第85章 寻找

“玉婉,吃完饭,把碗洗了。”屋外传来若惊雪的声音。

“是,师父!”玉婉连忙回道。

等到若惊雪走远了,玉婉看着一桌子的菜肴笑着说道:“哈哈,都是我的了。”

王平顿时就傻眼了,难道玉婉师姐,是为了吃独食,才出卖大师姐的?

他觉得,很有可能。

“看啥,快吃呀!”玉婉对着王平说道。

“哦。”王平看着玉婉,总觉得心里感觉怪怪的,自己似乎与这雪轩的生分感,消失了不少。

“你别看我呀,我又不好吃!”玉婉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王平心里哭笑不得。

玉婉和王平就这样吃着,也许是王平从未吃过这般好吃的菜肴,所以吃的有些多,肚子都撑了起来。

而玉婉却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还在吃着,似乎感觉不到撑。

“师姐,你慢慢吃,我就先去修炼了。”王平起身对着认真吃菜的玉婉说道。

“不行,你得在这。”玉婉出声说道。

“师姐,我真的吃不下了。”

“吃不下,也要在这坐着。”玉婉有些强势的说道。

“好吧。”王平说了一声,又坐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满桌子的菜肴,几乎都被吃完了,当真是一点都不剩,王平都佩服这位师姐的战斗力,难怪师父说她是浪费粮食的憨货。

“师弟,洗碗!”玉婉很是满足的伸了伸懒腰,手还毫无形象的剔着牙,太影响玉婉的美丽形象了。

“你让我留下,就是为了让我洗碗?”王平很是无语。

“不然了?谁让你小?”玉婉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师父不是让你洗么?”

“对呀,师父叫我洗,我叫你洗,没毛病呀?”玉婉依旧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王平叹息一声,还是乖乖的开始收拾桌面。

是呀,谁让自己是小师弟了?所以,你认我这个小师弟,就是为了让我洗碗?

王平心想:难道以前都是玉婉洗碗?不然她为什么叫玉婉?

“对了师姐,男子修炼天雪诀会怎样?我看你和白灵师姐表情都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隐患。”王平一边收拾着,一边问道。

玉婉看了一眼白色长发的王平,目光上下打量起王平,看了好一会,玉婉突然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要是修炼天雪诀,应该不错,你这身段还不错。”

“嗯?”王平很是不解。

“你若是修炼天雪诀,那你的胸会很丰满,面容会变得阴柔,而且这辈子都不会长胡须了,嗯,你要是修炼天雪诀,以后你就算是我半个师妹了!”

王平很是无语,看来这天雪诀的确不适合男子修炼,也难怪这紫云峰都看不到一个女子,虽然其他弟子修炼的是别的功法。

“三天后就出发,哎,真心不想去呀!”玉婉叹息一声,整个人都萎靡了一般,有气无力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导致的。

玉婉双手放在石桌上,下巴靠在在上面,无力的说道:“跟我一起出去,其实也不太安全。那些人可能也会针对我......要不你去跟师父说一下?”

“毕竟那天我阻拦过薛鸿熙,白灵说那个人很小心眼,我帮白灵逃走,估计也会对我怀恨在心。”

王平很是无语,这是多不想出任务呀?

王平没说话,抱着那些盘子和碗筷走到外面,开始将那些碗筷放在一个大木盆里,开始认真洗碗,没有去搭理玉婉。

玉婉看着王平认真洗碗的样子,心情多少还是有些愉悦的,毕竟从此以后,自己就可以不用洗碗了。

玉婉看着屋外的王平,语气再次强调着说道:“我说的真的,跟我一起出去,真的很危险的,说不定会死的。”

“师父不是去解决问题了么?”王平蹲在大木盆前,一边洗着碗筷,一边说道。

“小师弟,你可真天真。”玉婉呵呵冷笑,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随即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你是刚入门,还不清楚问道山的风气。”

玉婉嘟囔着说道:“师姐跟你说过问道山的派系之争吧?”

“说过。”

“若是问题有那么好解决,问道山也不会有派系之争了,其实师父也知道这件事没办法善了,去请罪,不过就是一个态度问题,对方提出的要求,师父肯定不会同意。”

“所以,说到底,师父也就是做给问道峰上的那位看看罢了,你还真以为去解决问题的?”

王平自然知道,问道峰上的那位,自然是问道峰的宗主。

“那对方不依不饶,又会如何?”王平问道。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倒霉的肯定是即将出门的我了。”玉婉意兴阑珊的说道。

“真的会很危险吗?”王平此时才相信了玉婉师姐的话,若是师父不能解决这件事,恨屋及乌的事自然会发生。

玉婉闻言,知道王平信了几分,顿时就来了兴趣,连忙说道:“当然是真,我还能骗你不成,我可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呀,一会师父回来,你可千万要跟师父说这事,最好是让师父取消这次任务。”

王平顿时无语,你这是多迫切的心情呀?

“师姐这么害怕那些人么?”

“不不不。”玉婉连说三个不字:“我不是怕他们,我只是舍不得藏雪谷,我只想在藏雪谷混吃等死,我是真的不想出门!”

说完,玉婉整个脑袋都放在了桌上,看上去全身无骨一般,懒态尽显。

这位师姐,真的慵懒到了极致。

这么懒的人,她是怎么修炼到筑基后期的?王平心里很是纳闷,也有些嫉妒。

要是这样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都能到筑基后期,那该多好?

“师姐,我去修炼了。”王平将碗筷都收拾好后,出声说道。

玉婉并没有回答他,王平转头看去,这位二师姐居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有些呆萌的二师姐,睡着的样子还真好看,王平心里想道。

王平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没有去打扰玉婉,选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要准备修炼。

他已经很久不曾专心的修炼过了。

禁制再次开启。

王平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盖上,双眼微闭,开始运转万魔心法运行周天,吸纳灵气。

在王平修炼之时,远在灵洲的‘天门城’,烟雨瑶带着琴柔和书婉,正端坐在一家酒楼上。

烟雨瑶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她平静的说道:“确定了,那个小子没死,可是自从他进入天门以后,就消失了,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我这边也一点线索都没查到。”书婉叹息一声,她觉得自己的失误,实在是太大了,若是自己多上心一些,也不会让那个小和尚跑掉了。

几人到‘清溪’的时候,通过那些本地人才知道,那个小和尚当日居然没有身死。

当然,三人不知道,那一日,若非万魔天书相助,以王平的十年寿元为代价,挡住了书婉的那一击,王平是必死无疑的。

随后几人一路追查到了天山,然后王平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了。

“会不会是被人杀了?”一身蓝衣长裙的琴柔低声说道。

书婉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沉思道:“不无可能,毕竟一个人突然人间蒸发,极有可能是被人杀了,毕竟他修为那么低。”

烟雨瑶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甘,只见她双拳紧握:“难道万魔天书真的就这样消失吗?”

烟雨瑶明白,若是那个小和尚被人杀了,也许这万魔天书的线索,也就会消失了。

最起码,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发现万魔天书的踪迹了。

“不行,再派些人来天门,一寸寸的给我查,我不信一点蛛丝马迹都寻不到!”烟雨瑶沉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这样做,会让万魔天舫的人陷入危险,可是现在,烟雨瑶顾不了那么多了,万魔天书的重要,远超与一切。

“另外,去查一查,当日那个小和尚所救之人是何人?”烟雨瑶觉得,当日书婉出手的情况下,那四个人都要死,可那个和尚偏偏只救其中一个。

难道是因为对方长得好看?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烟雨瑶还是觉得有必要查一下,万一真的有线索了?

同一时间,在灵洲的天云国。

黑袍女子缓缓落下,女子约二十七八,身高五尺有余,脸上戴着一张白色面具,身着一身黑衣长袍宛如墨,一条黑色的发带,将一头黑发系在头顶,形成高耸的发冠。

女子肌肤白皙,身材纤瘦,却胸傲臀挺,曲线诱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成熟风韵的魅意。

“你找我何事?”女子浮空而立,看着下方的白袍男子,语气淡然的问道。

“青儿是你派去的?”周天影问道。

周天影便是圆方的俗名!

黑袍女子看了好一会,才缓缓的开口道:“你不用试探我,白煞童子是我派去的。”

周天影看着黑袍女子笑了笑,似乎在说,果然如此。

“不过白煞童子的魂简破碎,早已经身消道死。”

闻言,周天影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魂简、魂灯、魂珠....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将修士的一道魂息封入其中,若是修士身陨,这些东西就会碎掉,是一种判断修士是否活着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