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弟子横七竖八躺了满地。

站在昏迷人群中央的韩绝,以不可一世的姿态再度向唐门长发起挑战。

场面令人为之震撼!

身后。

陆玲珑呆呆望着他的背影,脑袋一片空白。

她朝思暮想的意中人,竟然变成这副模样。

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更让她难以置信的是韩绝的实力。

以一挑十!

对手皆为唐门中天资出众的年轻异人。

就算比不上她,恐怕相差也不太远。

结果,短短两三分钟内,这些人被韩绝一拳一个小朋友轻松打爆。

而且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并未出全力。

“好……好厉害!”

“表哥……韩哥哥真的好厉害啊!”

陆玲珑无意识地抓住陆琳手臂,由衷为韩绝高兴。

陆琳的心情和陆玲珑类似。

他想过韩绝失踪这么多年,突然出现后一定变得很强。

以前的韩绝,连村里乱咬人的小黑狗都不忍心伤害。

可是昨夜,他眼睁睁目睹韩绝冷漠无情地扭断王安脖子。

那一刻,他意识到韩绝不再是从前那个少年。

他始料未及的是,韩绝居然敢单枪匹马横推唐门一众年轻天才!

这胆大包天的勇气和一身匪夷所思的本事,究竟是跟哪学的?

陆琳满脑子问号。

三人中唯独夏禾始终保持平静。

接近二十多天相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韩绝的真正实力。

打伤柴言!

痛殴高宁、沈冲和窦梅。

破丁嶋安护体遁光!

任何一件宣扬出去,足以在异人界引起轩然大波。

她十分期待接下来唐门会如何应对韩绝的挑战。

唐妙兴贵为唐门长,轻易不会出手。

其他人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位元老,面对韩绝胜算有限。

局面非常微妙。

“韩绝请唐门长赐教!!!”

韩绝霸气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前门。

卢子义作为外门新入门弟子,尚不够资格领取观园。

呆滞几分钟后,终于醒过神来,拔腿就往门内跑。

事情大条了!

必须马上汇报门长!

唐门休息室。

唐妙兴、唐秋山、张旺听着韩绝的叫阵,满脸疑惑。

文龙呢?

飞熊呢?

怎么一个個的全没动静了?

哐!

休息室门被大力推开。

卢子义脸色苍白,气喘吁吁,“门长!旺爷!出大事了!出大事啦!”

“混账!慌里慌张,成何体统。”张旺拍桌而起,“天塌下来有门长给我们顶着,你怕什么?”

唐妙兴:“……”

“别着急子义,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唐秋山眯着眼睛昏昏欲睡。

卢子义满头大汗道,“龙哥……龙哥被……被那个韩绝打晕了!”

“哼!我就知道,这些年内门弟子修行不进反退,越来越让人失望。号称内门第一人的文龙,拿不下这么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子,还被对方打晕,丢人!丢人哪!”张旺趁机发泄对内门的不满。

唐妙兴皱眉不语。

“其他人呢?”张旺转脸看向卢子义,“飞熊、陶桃不是陪文龙一起去的吗?”

卢子义看着张旺,又瞧了一眼唐妙兴,艰难地回道,“旺……旺爷,熊哥和桃姐……都……都败了!不止如此,陪龙哥去看热闹的还有马龙大哥、少山大哥、婷婷姐……”

“加上龙哥、熊哥和桃姐一共十个人……”

“全……全被那个韩绝打晕了!”

“你说什么?!”

唐妙兴、张旺倏然色变。

从他们下令唐文龙出手,到卢子义回来汇报,前后不超过五分钟。

唐门十名弟子,同时败于对方手下?

简直是天方夜谭!

哪怕是上一代内门强者,也只有第一人唐昊有把握做到。

韩绝是什么人?

若非王家掀起的风波,他们压根没听过这号人物。

“你确定不是吓坏了胡言乱语?”张旺提出质疑。

卢子义毕竟年轻,情绪紧张之时很容易看错或说错话。

“门长!旺爷!你们出去看看吧……”卢子义说话带着哭腔,“龙哥……龙哥他们好像受伤不轻,我……我看到很多人被韩绝打中,吐了不少血……”

唐妙兴这回坐不住了。

唐文龙、陶桃等年轻一辈关乎唐门未来。

若有个三长两短,他没法向唐门列祖列宗交代。

“子义,你去通知唐昊,让他直接来前门!”

唐妙兴起身吩咐,带头出门。

张旺和唐秋山紧随其后。

卢子义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

他没听错!

门长要请唐昊前辈出手!

那可是唐昊。

如果说唐文龙是唐门年轻一代异人中最出色的弟子。

唐昊毫无疑问属于上一代。

并且是天赋比唐文龙更加出众的内门高手。

除了几位元老,唐昊才是唐门名义上的第一强者!

有他出马,那个姓韩的家伙还不手到擒来?

卢子义兴高采烈地赶往唐门内院。

………………

不久后。

前门。

唐妙兴、张旺、唐秋山出现在韩绝对面。

审视着这个肌肉暴突如霸王龙一般的年轻筋肉人。

三人身旁,站着一名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

正是唐门上代高手,唐昊。

请来唐昊的途中,卢子义顺道喊了一帮同辈师兄弟。

招呼大家出来把吐血昏迷的唐文龙等人抬进内门治疗。

“小友,你无缘无故前来唐门挑衅,目的何在?”

唐妙兴检查了唐文龙等弟子的伤势。

确定没有性命之忧,总算松了一口气。

他隐约猜到不是弟子们命大,而是对方有所保留。

否则这批弟子怕是早就当场毙命。

脾气暴躁的张旺阴沉着脸。

本以为被打败的是以唐文龙为首的内门弟子。

想不到属于他名下的外门弟子更多。

柳飞熊、陶桃、马龙……

无一不是外门屈指可数的高手。

“唐门长!”

韩绝施展武技后膨胀的身躯比唐妙兴和张旺两人加起来还要庞大,他用极其不和谐的动作抱拳,声音轰鸣如暮鼓晨钟。

“我来唐门……只做一件事……”

“挑战!”

“挑战!”

“还是他妈的挑战!”

“希望门长能够下场指点几招!”

韩绝目标锁定唐妙兴、唐秋山和张旺。

对其他人根本不屑一顾。

唐妙兴未回话,侧过脸看向张旺。

张旺冷哼摇头。

他们身为唐门元老,面对一个无名小辈,不可能自降身份和他交手。

唐门老、中、青三辈,败了年轻一代,还有中年一代。

张旺给唐昊使了个眼色。

“唉!”

唐昊心领神会,走到韩绝前方,静静注视着他,一脸惋惜。

“冒犯唐门,伱……已有取死之道!”

“用不着门长亲自下场。”

“我来当你的对手。”

“希望今日过后,你不会后悔自己挑衅唐门的愚蠢行为。”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了。”

“但愿你能让我尽兴。”

“记住……”

“我叫唐昊!”

说话间,他掌心澎湃的先天之炁汹涌而出。

凝聚成一柄接近实体化的大锤!

PS:这章改了好机会,感觉还是不满意,凑合发吧。

唐门之行的挑战顺序是:青年一代最强>中年一代最强>老年三人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