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道典 >  第三十七章 真武剑

饶是贾法师道心坚定,听了后,也觉得心脏有点抽搐,今天是被震撼到了,原来觉得陈凡是妖孽,现在看这个萧庆,简直是上天的宠儿,天上掉馅饼的事,都能砸到头上。这剑元乃是天地间灵力的一种,据说是由金气和剑气结合孕育而成,本质纯正无暇,被修剑者吸收后,几乎能全部转换成修剑者所需的真元,故称剑元。

修剑者吸收普通的金气,转化成真元,还需要和剑术结合,打磨锋利,才能杀敌于无形,但如果吸收的是天地间的剑元,则可以一步到位,施展出剑炁,节约大把世界,而且吸收剑元转化成的真元,比普通真元更加锋锐,善攻伐,是修剑者梦寐以求的好东西,只是剑元难求,早就成了传说,没想到也能被萧庆轻易得到。

不过,虽然看向萧庆的眼光是炙热的,但贾法师还是保持了冷静,说道:“萧郎君,你得到了剑元是你的缘分,也是你与真武大帝有缘,想我真武大帝一身攻伐之术皆在真武伏魔剑上,号一剑荡万魔,凭借真武伏魔剑法扫荡妖魔,立下赫赫威名,乃是我真武观的无上秘法,现在你既得到了剑元,当需一套剑法能将剑元炼化,修成无上剑道,今徐殿主欲收你为弟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萧庆不由看向了黄师,说道:“我之前由黄师安排了去乾道院学习,不知黄师现在意下如何?”如此大事,还需听下师父的意见。

黄师见萧庆望来,想了想说道:“不知萧庆加入贵观,是打算如何安排?”黄师内心也很纠结,主要是白云观的乾元御剑术天下闻名,但贾法师说的也有道理,现在萧庆急需一门剑法将剑元炼化,乾元御剑术还不知何时才能学到,更关键的是,即使萧庆想走,估计真武观也不会放呀!不管怎样,也算拿了人家观中的东西,哪能轻易让你一走了之?

贾法师看向了徐殿主,这个问题他不好代答,毕竟不是他收徒弟。徐殿主这时有点激动呀,知道机会来了,这是收徒有望,当即说道:“自当为我亲传弟子。”陈凡一听,心想,看来亲传也不怎么值钱呀,这道观的道长动不动都喜欢收亲传弟子。其实陈凡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偌大的道观,法师以上才能收亲传弟子,一般也就只收一两个,作为自己传人培养。贾法师也就收了陈凡这么一个亲传弟子,其大师兄顾叶,也只是贾法师弟子。亲传弟子是要能继承衣钵的那种。

估计徐殿主也知道这个条件不够,又接着说道:“《北方真武玄经》乃我观绝学,下册就有真武伏魔剑法,我当请求观主,准予传给萧庆。”徐殿主正身说道。

贾法师在旁听了,有点不自在。贾法师本来是满心欢喜,得了《北方真武玄经》上册的授权,准予传给自家徒弟,可这徐殿主一开口就是真经全本,自家徒弟天资聪颖,若论天资,那绝对是不差的。当即在旁说道:“你们或许不知《北方真武玄经》是什么,这是我真武观的绝学,乃是真武大帝亲自传下的无上典籍,从先天之境到元神大道,包罗万千。今日道玄修炼,半日入静,破守一,入采气,精进之快,可见这真经之玄妙,端是修道的无上宝典。”

贾法师将《北方真武玄经》一通猛夸,夸的核心内容其实是陈凡半日入静了,并且不是普通的入静,是过了入静初期守一,进入了中期采气,那夸赞真经的厉害,其实是附带。

果然,黄师关心的重点是陈凡,“法生半日入静了?”

“正是,而且是过了入静的守一,进入了采气阶段。”贾法师强调道。

“如果贵观能大力栽培阿庆,我是没有意见的。”黄师对徐殿主和贾法师说道。“不过,阿庆,这件事情还要看你自己的意思。”在两位道长都松了口气的时候,黄师又转头对萧庆说道。同时,黄师对萧庆使了个眼色。

萧庆心领神会,立马上前,向徐殿主拜倒,说道:“弟子萧庆,拜见师父。”

“好好好,”徐殿主高兴坏了,收了这么个徒弟,稍加培养,立马在武道上,就会有杰出的成就,那自己,不再用为真武殿的传承忧心,不再用为每次比武时其他师兄弟看向他那异样的目光而不自在,不再用为每次谈到真武观武道传承有谁来发扬而烦心,当即说道:“徒儿,你既然入了我道观,以后道号元通吧。”剑元通神,这个道号不赖吧,就看你们能否理解了,想到这,徐殿主还得意的看了眼贾法师。

“多谢师父。”萧庆也有了道号,成为道士了。

“起来,元通,你先在这呆会,我和你师叔去见观主。许师弟,你陪几位在这坐坐。”说完,徐殿主留下了另一位道长,拉着贾法师去找观主,众人在此等候。

“阿庆,你是怎么得到剑元的?”见师父和徐殿主走了,陈凡忍不住打开话题。

“我也不知,我只是见真武大帝的佩剑有点眼熟,忍不住用手摸了下,只觉得一股澎湃的力量涌入体内,徐殿主就走上了前来,说我得了他们殿里的剑元,要收我为徒,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这就介绍完了,真够简单的。陈凡有点腹诽,不过事情基本清楚了,就是萧庆摸了真武大帝的佩剑,得到了剑元。“要不我也去摸摸?”陈凡的内心陡然一片火热。“等等,真武大帝的佩剑让他眼熟,莫非和定光剑相似?天书页呀!”陈凡立马决定要去瞧瞧。

“阿庆,咱们去真武殿瞧瞧。”陈凡建议道。

“你是否要去摸真武大帝的雕像?”大兄看向陈凡,似笑非笑的问道。

“是有这个打算。”陈凡毫不避讳的说道。同时内心想,我就不信你没摸过。

“那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我们都试过了,上下摸了个遍,没戏了,都被阿庆吸收了。”大兄摇头说道。

人和人能一样么?想真武大帝的雕像每天说不定都有人打扫,最后被萧庆得了,那要看机缘,说不定我有呢?试还是要试的。更何况我那是去看剑,剑元是剑元,剑是剑,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陈凡心里暗自怼着大兄,可嘴上却说道:“那是,大兄摸过了,那肯定是没了,我就是好奇,想长个见识,看看传说中的剑元是存储在哪的,看看总行吧。”

“那行,你们看吧,不过要早点回来。”大兄首肯道。

“那我们走吧。”陈凡也不管萧庆的态度,拉起萧庆往外走去。

“我陪你们去,闲着也是闲着。”黄师说道。

“好,谢黄师。”有了黄师的作陪,陈凡也不怕萧庆不去了,松开萧庆的胳膊,怡然自得的等萧庆在前带路,反正黄师也认得。

三人不急不缓的来到了真武殿。

真武殿作为真武观的主殿,供奉真武大帝所在,建造的气势恢宏自不必多说,陈凡怀着一颗激动的心进入了大殿,一进入大殿,陡然一阵异样自陈凡心头泛起,一股似曾熟悉的感觉自心头漫开,有点好似定光剑的气息,陈凡立马判断道,顺着感觉望去,是一把黑白相间的剑,模样和定光剑极为相似,黑色的剑柄,白色的剑鞘,不过比萧庆的那把剑大多了,拿在一个巨大的雕像手中。

不用想,这就是真武大帝的雕像,身高六丈,披发跣足,脚踏龟蛇,身披黑衣,左手撑在剑柄上,剑直直的竖立在龟背上,白色的剑鞘被黑衣衬托的特别显眼,右手执黑旗,遥指天际,目光威严,凝视远方,形象高大威猛。

陈凡到了这,见到了真武雕像,反而不急上前了,而是围绕着大殿参观起来,大殿的墙壁上,画着真武大帝斩妖除魔的丰功伟绩,每幅壁画上,大帝执剑在手,或劈、或砍、或刺,尽显无上威仪,转着、转着,忽然一个念头在陈凡心中泛起,真武大帝拿的剑,不会就是萧庆手中的定光剑吧?此剑原名叫“降龙降雪剑”。降龙,本意除魔,降雪,预示地点在北方,而真武大帝就是北方之神,也是水神,手舞利剑,下起雪来,也是正常。越想,陈凡觉得可能性越大。那萧庆觉得熟悉也就很正常,黑柄白鞘,就是萧庆手中降龙降雪剑的放大版。

可能性越大,陈凡反而此时不敢上前摸了,既然自己还能感觉到这柄剑的气息,很可能里面还存着剑元,他可不想引起他人的关注,目前已经半日入静了,这要是再得到剑元,很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要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得到才好。反正是自己的跑不了,不是自己的,上去摸了也没用。至于里面有没天书页,估计可能性不大,如果有,那就更不用急了,得到天书页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的,而且自己有了承影,现忙好眼前的事再说,目前最主要的是把真经上册给理解透彻,这才是当务之急。

想到这,逛了真武殿一圈后的陈凡,决定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