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常在你身边 >  第19章 杀死林小婉

那些诡物还会进化!这让我的心里更加不安。

原本那些低级的诡物我还能轻易的躲过,可一旦他们进化了,不说变成和林小婉一样,就算是变成‘阿水’、‘老爹’这样,加之如此多的数量,一旦再被包围,哪怕令牌可以杀死他们,我依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想到这,我抬起头看了看四周。

公园里一个人也没有,刚才跑过来的一路上,除了老爹店里的几个诡物,我就再没有见到其他的身影,就连公园里最多的流浪猫狗也没有见到一只。

想起上一次那些将我围困在天台的诡物,我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那些诡物都去了哪里?”

“最开始变异的阿婆,烧烤摊老板,那对情侣,还有步行街上的人,公司的同事,老爹,阿水,还有店里的几个人......”

“都是我身边的人或者白天我遇到过的人。”

从现在看来,似乎只有我接触过的人才会变成诡物出现。

我每次见到林小婉,都是在电台大楼附近,而老爹,阿水,还有那几个客人也是出现在老爹的店里或附近。

“那么......”

我抬头向电台所在的方向看去。

“林小婉,现在应该是在演播大楼。”

现在,我已经在这个游戏里找到能够杀死诡物的东西,接下来就是要找到Boss的位置,过去,将他杀死,然后通关。

至于那个将我杀死的神秘男人,虽然每次都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可是都是在林小婉出现后。

所以,只要找到了林小婉,那么自然能找到那个男人。

那么,接下来的目标已经确定了。

找到林小婉,杀死她。

“先回电台,找到林小婉,找机会用这个令牌试试看,能不能杀死她。”

我拿起手中的令牌又看了看。

“至于其他的那些诡物...只要我小心点,尽量躲开,不要被他们先发现,应该就不会像上次那样被包围。”

“实在不行...我就再自杀。”

“而且...林小婉,应该更急着找到我。”

那些诡物似乎都想要杀死我,林小婉同样也是。

我不能继续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里坐以待毙,必须主动出击,不然永远也无法离开这里。

做出了决定,我站起身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恐惧和不安强行压下,朝着电台的方向走去。

......

凌晨一点三十二分,我站在了演播大楼前的广场上,抬头看着这座深夜依旧灯火通明的大楼。

从公园到电台的路上,我一路都小心心翼翼,用了大概一个小时,才走到。

这一路上,一个诡物都没有,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像是一座孤城。

这也印证了我的猜想。

那么,想必所有的危险,都藏在了眼前这栋大楼里。

看着眼前的大楼,那再熟悉不过的建筑,此刻似乎变成了一个黑暗的深渊,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犹豫了许久,我终于鼓起勇气,踏进了演播大楼。

走进大厅,所有灯都亮着,却是空荡荡的,原先保安的位置上空无一人。

我看了一眼停在一楼的两部电梯,没赶上前,转身向旁边的楼梯间走去。

电梯的动静势必会惊动那些诡物,而电梯去了哪一层,他们都能知道,那我就提前暴露了。

尽管楼梯间里也可能藏着未知的危险,但至少相对可控一点。

慢慢推开楼梯间的门,尽量控制着不发出巨大的响声。

里面漆黑一片,只有借助门上玻璃的透进来的光亮,才能勉强看清里面的轮廓。

“啪嗒”

一声清脆的响声,我将门缓缓关上,尽管已经很小心,还是不可避免的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我警惕的靠着门观察着四周,过了良久,见没有动静传来,我才稍微松了口气。

看着楼上透进的微弱光亮,我缓缓抬脚向楼上走去。

我尽量控制着脚步,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甚至不敢大口呼吸,以免点亮楼梯间的灯,引起外面的注意。

一步,两步,三步。

大概走了两三分钟,我才走完这十六层台阶,来到二楼。

我站在门后,透过中间一小块玻璃向外看去。

外面是一条纯白的走廊,此刻正亮着灯,却依然没有看见人影。

记忆中二楼是电台的食堂,此刻没人好像也正常。

我继续向楼上慢慢走去。

三楼,四楼,五楼,六楼。

一路走来,每层楼外面走道上都亮着灯,但是却没有见到任何的身影。

直到我走到了七楼,我办公室所在这层。

此刻,我眉头紧锁,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外面。

不同于楼下每一层的光亮,7楼外面此刻却是一片漆黑,只有很远的地方有一束微弱的光点。

如果说林小婉最有可能出现在哪里,那么一定是7楼。

轻轻呼出一口气,我慢慢的拉开了楼梯间的门,走了出去。

“啪嗒”

身后的门关上,我的手还抓在门把手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了许久,没见动静,才开始观察起四周。

此刻,前台,办公区,都关着灯,没有人影。

办公区的桌上,零星的亮着几台显示器,发出蓝色的光芒。

有微弱的灯光从拐角里面传来,我看了一下,那里是演播室的位置。

我抬脚向里面走去,依旧很轻,很慢,同时时刻的警惕着周围,以免有突发情况。

路过办公区时,我看了下那几台亮着的显示器,其中一台是我工位上的,还有一台是林小婉工位上的。

我搓了搓手心的汗,继续向前面走去。

走道的拐角处,我背靠着墙壁,有些紧张,咽了口口水,慢慢伸头向演播室看去。

就在我刚刚将头伸出墙壁,便赫然看见,演播室的门口,一个女人正背对着我站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