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秦:开局捡到八岁始皇帝 >  第36章 县令胡毋苍,挚友

沛县县寺。

所谓县寺就是后世的县衙,不过造型与影视剧中展现出的完全不同。映入眼帘的便是面土制的屏风,也就是罘罳。上面还以小篆写了一排排字,皆是常见的秦律。

内堂中正襟危坐着位中年人,留有矢状短须。梳着发髻,头戴双板长冠,颔下黑缨。腰间挂着黑色绶带,绑着一方铜印。

这位便是沛县县令——胡毋苍,他的大兄便为秦国太史令胡毋敬。后来因为表现还算可以,再加上胡毋敬的举荐,便成了沛县县令。

这些年来政绩属于是不上不下,不算冒尖抢人风头,也不至于垫底而被淘汰。为人也算是客气,与沛县诸豪族处的都不错,当然也没少捞油水。

“这几日县令莫非遇到了喜事?”

“当然。”胡毋仓面露微笑,得意道:“吾有位忘年之交在单父县遇到了些麻烦,说是过几日可能要来本令家中躲避风头。”

“这……”

属吏欲言又止。

这算哪门子的喜事?

“汝心中所想,本令都知晓。”胡毋苍淡淡一笑,继续道:“吾那挚友尚有两女未婚配,皆是名动当地的绝色美人。若他此次来沛县避难做客,本令便可顺势提亲。”

“原来如此!”

属吏顿时是恍然大悟。

两年前,胡毋苍的原配妻子因病而死。这些年一直都没续上,只有个妾室。也有人暗地里议论过,都觉得他与原配感情极好,所以胡毋苍宁愿单着也不愿续弦。现在看来,这家伙老早就盯上人女儿了!

胡毋苍双眸是炯炯有神,似乎是在畅想着美好的未来,忍不住感慨道:“五年前,其女便已及笄,当时便是个美人胚子。如今想来长得是愈发出落标致,若能抱得美人归,本令也就知足了。”

“对县令而言,想来并非难事。”

“没那么容易。”

胡毋苍却是摆了摆手。

他那位挚友来头可不简单,最擅长给人相面。加上家世不凡,还真未必会瞧得上他这小小的县令。他听说,就是因为砀郡郡守之子喜欢上了他的女儿,只是人不同意罢了。所以,就这么得罪了郡守。

更重要的是,那人的眼光极高。他那位最出落的女儿,早早就说要嫁给能真正大富大贵的能人。现在连郡守都瞧不上,那得是什么级别的才能入他的法眼?

“此事暂且不急。”胡毋苍不解的看向属吏,“倒是汝这么着急而来,是有何要事?”

“此为主吏掾萧君所呈。”

“萧何?”

胡毋苍愣了下。

萧何可是他手底下最能干的县吏,才华横溢,做事稳重,为人谦逊温和。萧氏在沛县可是豪族,而萧何更是宗长。他可没少拉拢萧何,但人家压根不吃这套,只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看似亲近,实则是虚伪的客套。

“他有何事?”

“说是泗水亭长前些日子在山中捡到份绢帛,上面画着个奇异的耕犁。亭长觉得有些古怪,便让寺匠帮忙打造而出。经过试验后,发现此物竟是兴农利器,比当下所用耕犁轻便许多。”

“泗水亭长……是曹秀?!”

“正是。”

砰!!!

胡毋苍猛地拍桌子跳了起来。

竟然是这曹贼!

还自山里头捡的?

怎么别人捡不到,就你捡到了?

胡毋苍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绝对是曹秀的借口。所谓的耕犁,必定是曹秀自个设计的,但身为秦吏不便露面,所以找了这么个理由。

不过,胡毋苍很是奇怪。

曹秀这么干的目的是什么?

想要凭此加官进爵?

先前他就有意提拔曹秀为乡啬夫,只是被他给拒绝了。就冲曹秀的政绩,那简直是沛县亭级干部的表率典范,早早就能加官进爵。

难不成,这小伙纸终于悟了?

“速速通知夏侯婴备架,本令要去泗水亭!”

“唯!”

属吏不敢耽误,连忙作揖告退。

……

……

泗水亭,正午时分。阡陌纵横的农田,此刻是人挤人。这热闹劲儿,都快赶上平时的社祭了。

“这耕犁轻的很。”

“嘿嘿,乃公能扛俩!”

“刚才乃公试过,背犁也不费劲。”

“不费劲?你耕两亩地试试!”

“二三子不必多言。”刘老太公拄着拐杖,感慨道:“这耕犁的确是兴农利器。方才二三子也都试过,比先前的耕犁要强太多。亭长,可否试试用田牛挽犁?”

“没问题。”

曹秀笑着挥手。

秦始皇与王翦则是站在田埂前面,仔细端详着耕犁。他们是万万没想到,这耕犁会如此有用。特别是增加了可调节的犁铧,可以自行选择深耕或者浅耕。犁铧以铁制成呈V形,耕地的时候也能更加省力。

这年头耕地主要靠田牛,但一头牛好几户人家分。要是得罪了里正,肯定是最后分到的。牛命比人命还要值钱,食有三刍饮有三时。干一天还得休息三天,可不能累瘦了,这是要挨笞刑的!

因为耕犁太过笨重,就是想以人力背犁都很吃力。往往需要两人乃至三人,方能勉强耕种。所以,有人干脆用最原始的耒耜耕地,比人力背犁还要快些。

曲辕犁的出现,却能改变现状。

说是兴农利器,绝不过分!

如此大功,足以令曹秀爵位飙升!

樊哙亲自给曹秀将田牛牵来,再小心给牛套上曲辕犁。自个则挥着柳枝,负责在后面指挥。

这头牛是属于曹秀的私人财产,是头体型极其健壮的秦川黄牛。就这么头牛价值六千钱,曹秀可以直接买俩小奴。

别看樊哙只是狗屠,却是天生神力。服兵役时相当勇猛,深得上级百将的重视,还想将其留下来从军,只不过被樊哙拒绝了而已。

他与曹秀关系极好,听说搞出来个曲辕犁后,自然得过来捧捧场。此刻樊哙是光着膀子,搭配上凶神恶煞的模样,几个胆小的稚童只敢躲在双亲身后。

“嘿咻!”

“嘿咻!”

“嘿咻!”

樊哙喊着号子动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落在了曲辕犁上。

即便心中已有答案,但更想亲眼见证。

曲辕犁能提速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