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凡人:我有一卷御灵图录 >  第31章 浓重的睡意

坐在石桌旁,墨渊取出白龙舟。

龙舟在没有注入灵气时,是缩小状态,看上去小巧玲珑,宛若孩童手中玩具。

将龙舟放在桌上,墨渊又取出黑色小山法宝,黑山法宝同样是缩小状态,盈盈一手可握。

看着这两样东西,墨渊嘴角微翘,手上施展御物术,取来部分血蝠的尖牙。

这些尖牙,是血蝠借以吸血的器官,同时也是用来修炼血魔手的最佳材料之一,若不是为这些牙齿,墨渊也不会被探云子给摆了一道。

墨渊将牙齿放入白龙舟之中,以龙舟当臼(jiu四声),手拿黑山法宝当杵,就着这些牙齿捣了起来。

墨渊需要将这些牙齿全部捣成粉末,至于具体用量,不能少于十对牙齿,但越多越好,墨渊收获数百对牙齿,他自觉应该是满足了“越多越好”这个要求的。

这些牙齿,墨渊没日没夜地用黑山法宝捣了三天三夜,终于将其全部捣碎成粉末状。

墨渊虽是修仙者,但奈何法力低微,没有吹一口气就将这些牙齿变成粉末的本事,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法。

捣完血牙,墨渊的捣粉之事并不没有就此停下,他还得继续,将之前猎杀的那些毒属性妖兽用来容纳毒素的器官继续捣成粉末。

然后将两种粉末用妖兽血液调成药膏,敷在双手之上。

若是没有妖兽血液,便是修士血液,也自无不可。

这其中,所用的妖兽材料越好,墨渊后续练成的血魔手神通也就越强。

墨渊所用的毒属性妖兽材料,有来自血色禁地那头墨蛟的毒牙和毒囊,有紫玄毒蛛的毒牙和毒囊,有一头二级黑血蜈蚣的毒牙和毒囊,有一头二级红纹黑线毒蟒的毒牙和毒囊,以及一头三级血毒蚓的毒囊和皮肤。

当时为了杀那头三级血毒蚓,墨渊颇费了一番手段,若不是有食铁龟的遁地术,说不定就让那头血毒蚓给跑了。

除去这五头二级、三级妖兽,其余便都是一级妖兽。

二级妖兽本就难寻,被发现后,往往不是成了修士的灵兽,便是成了修士手中的炼器材料。

而墨渊所需又必须得是毒属性的妖兽,这在本就不多见的二级妖兽中便更加难寻,若非如此,墨渊还真想筹上十对二级、三级甚至四级妖兽的材料。

如此一来,他的血魔手,在筑基期时应当是绝对够用的,都不需要后续再加强。

弄好粉末,墨渊没有着急将其调成药膏,而是继续取出储物戒中,以前一直有收购的毒方、毒草以及妖兽毒液。

按照毒方记载,墨渊开始将其调制成毒药,好在,之前他就一直在收购配方中的各类材料,如今不用担心缺了什么。

又是几天过去,山洞的地面上,多出了许多坛坛罐罐,里面全都装着各种各样的液体,五颜六色,散发着各种各样的气息,其中以腥臭之味居多。

这些毒液,都是墨渊用收集的妖兽血液混和毒药调制而成。调出的这上百份毒液之中,许多都是重复的。

毒方稀少难寻,哪怕墨渊寻找了这么久,也不过收集到三份真正不错的不够正宗的“毒方”。

一份在喝下之后,可以让炼气修士灵力停滞,不再流转,让修士不能调动体内灵力。

一份只要沾染在伤口部位,便能让受伤部位如同石化一般,没有知觉,同时也不能动弹。

还有一份就厉害了,可以让修士产生强烈的睡意,便是炼气修士,也承受不住。据说这曾是因为一个练丹师有个怪癖,喜欢按时睡觉,因此便研究出这张毒方,每天到了点,便对自己使用,从而达到按时睡觉的结果。

这其实不是毒方,但墨渊考虑到血魔手的能力,便将这份药方也当成毒方给收了过来。

这药本是粉剂,但墨渊为修炼所需,便用妖兽血液将其调成了药液。

此刻,这三种药,每一种都有几十份,墨渊闻着这些血腥味浓郁的药液散发出的味道,感觉自己都隐隐有被影响。

果然,又让娘亲说对了,任何药物,只谈毒性不论剂量,都是耍流氓。

剂量足够多的情况下,便是这些只能用来对付炼气修士的药物,同样也能影响筑基修士。

当然,没有哪一位筑基修士会傻傻地喝下几十份相同的毒药。

墨渊抬手打了个哈欠,将食铁龟叫了回来,嗅灵蛇也弹射过来,落在食铁龟背上,土黄色光芒一闪,一人一龟一蛇以及那众多的坛坛罐罐全都消失在山洞中,只剩下那头六尺余长的威猛大虫傻愣愣趴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

地底百余丈,食铁龟弄出的洞内,墨渊盘膝而坐,在他周围,摆放着密密麻麻的药罐子,除了之前调制的毒药,还有墨渊收集的各种妖兽毒液。

墨蛟之毒,紫玄毒蛛之毒,以及其他妖兽的毒液,全都在此,这些都是墨渊这大半年来,或买或猎杀妖兽积攒起来的。

当然,其中有一份,是墨渊用妖兽血肉找嗅灵蛇骗来的。

盘膝运气,待状态恢复至巅峰后,墨渊拿过用妖兽血液和粉末调制好的药膏,直接将双手给插进药膏之中。

插入瞬间,墨渊先是感觉一阵阵刺痛,这是药膏中的毒素在腐蚀他的双手。

刺痛过后,墨渊又感觉药膏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收他的血液、灵力,他整条手臂的血液都在快速朝药膏中涌去,双手很快便变得苍白起来。

而那药膏,原本的暗红色也逐渐变得鲜艳起来。

墨渊不敢大意,当即运转起《化血天魔经》中记载的修炼血魔手的秘法。

感觉外流的血液和灵力渐渐止住,墨渊这才抽出沾满了药膏的双手,伸入面前的一份液体之中。

这是墨渊调制的睡眠药液。

由于充分吸收当初第一次服用筑基丹的教训,墨渊觉得第一次修炼血魔手,没有经验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保险一些的睡眠药液比较好。

墨渊一边将手浸泡在药液中,一边不忘运转血魔手修炼功法。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一直运转功法,让双手充分吸收药膏和药液的力量。

药膏中那些用妖兽容纳毒素的器官捣成的粉末,将会在刚开始修炼时,保护助墨渊的双手不被浸泡的毒药所侵蚀,当修炼到后面,墨渊的双手会从适应毒素,变得接受毒素,最终吸收毒素,简单而言,便是要将墨渊的双手变成一双毒手,变成属于墨渊的容纳毒素的器官。

而墨渊用什么毒液浸泡双手,最终将会影响墨渊的双手拥有什么样的毒性。

所用毒性越强,墨渊双手拥有的毒性也就越强,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墨渊在修炼时,能承受得住所用的毒素。

用容纳毒素的器官和血蝠牙齿调制的药膏,并没有帮助墨渊减轻痛苦的作用,它只会更加彻底的吸收毒素,从而加剧痛苦,药膏的作用,紧紧只是不让墨渊的双手在浸泡毒药时,不会崩溃,不被腐蚀而已。

此刻,双手浸泡在睡眠药液之中,墨渊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难以忍受的痛楚,他只是打哈欠的次数越来越多。

当药膏中的药性被双手彻底吸收后,墨渊刮掉手上的残留物,再次将双手插入药膏,让药膏裹满双手,然后再次浸泡在药液中。

一份一份药液被消耗,墨渊打哈欠的频率越来越快,渐渐的,他开始感觉自己的眼皮有下坠的趋势,睡意越来越浓。

一旁的食铁龟和嗅灵蛇看着哈欠连连的墨渊,自己也不由张了张嘴巴,打了个哈欠,食铁龟将脑袋缩回壳内,紧闭龟壳,直接呼呼大睡起来,嗅灵蛇也是一样,在龟壳上盘成一团,渐渐睡去。

整个洞里,只剩下墨渊还在努力抗衡着这越发难以抵挡的睡意。

因为睡眠药液针对的是身体而非灵魂,睡意是由墨渊自己的身体带来,而非来自外界的攻击,墨渊眉心处那守护识海和灵魂的莲花印任凭他在心底一阵叫唤,也没有丁点反应。

就在快要抵挡不住那浓浓的睡意时,想要彻底闭上眼睛,倒地大睡一觉时,墨渊脑中突然响起了娘亲的声音,他突然想到了小时候母亲给他讲的一个关于书生读书的故事。

墨渊只剩下一条细缝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希望之光,他动作懒散地取出储物袋中那柄以前用来代步的高阶飞剑法器,用御物术驱使着,猛地往大腿上一刺……

……

……

PS:害,这章差点就忘了更新,还好想起来了。

另外,发现一个bug,第15章里把“钟吾”的名字写成了“乌丑”,现在已经修改,不影响阅读的,不好意思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