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枪火公主退魔录 >  一、逃离冰狼堡 第九章 冰狼王之怒

冰雪帝国十三王,吞骨噬心冰原狼。

狼牙枪头浸鲜血,冰狼座下百鬼殇。

作为冰雪帝国最好战、最嗜血的藩王,冰狼王凭着一杆狼牙断魂枪不知屠杀过多少敌人,在他的人生中只有三大爱好:屠杀、酷刑和美人。此刻他正侧卧王座,享受着魔族“神助巫女”黑凝雪的“特殊服务”。

几道青蓝色的火苗在黑凝雪的操控下不断的游走冰狼王的周身。在冰狼王阵阵满意的低吟中,几位大臣和近侍卫惊恐得满头大汗。黑凝雪虽然精疲力尽,但依然强大精神娇笑着,“不知妾身的服务,大王是否满意?”

冰狼王笑了,笑声豪迈,连两旁的烛火都微微晃动。他扬手命黑凝雪收了魂术,顺手将她揽入怀中,“爱妃在我这冰狼堡里,住的可还满意?”

黑凝雪扭动腰肢,搂住了他的脖子,在满脸胡渣中找到一块稍微平整的皮肤给他一个轻轻的吻。

冰狼王此刻的内心里几乎开出花来。

那一刻,他的妻子、孩子、甚至整个冰狼堡都不重要了。

“我要你,美人儿。”冰狼王撩拨着黑凝雪精致的下颌,“等雪季过去,我要为你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黑凝雪深情地凝视着冰狼王的双眼:“大王一心为了妾身,实在无以为报。”

双唇逐渐靠近,黑凝雪的双眼已经朦胧,双手抚摸在冰狼王的胸膛,双腿也已经微微张开……

急报突然打破了一切。

传令官突然闯入大殿,跪道:“报告大王,搜查队发现了穿越者的下落!”

冰狼王略感不悦,“那就把那个贱人押上来!”

说话间他示意文官取来刑具大典,可那个传令官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继续说道:“洛浦将军已经殉职,只有两百多人逃回来……”

“什么?”冰狼王勃然大怒,一拳砸在王座扶手上,“一千多人出去,只剩两成杂碎回来?”

大臣和侍从们纷纷跪地拜服,就连黑凝雪也赶紧滚身下地,跪伏在旁上生怕冰狼王迁怒自己。

“把他们投入刑场!”冰狼王霍然起身,“抓一个穿越者,难道还要本王亲自出马?”

满屋战战兢兢的跪拜中,却有个人突然站起来:“大王,请容我出征。”

循声望去,那正是洛浦将军的二女儿琳达。

洛浦家族是个武将世家,他那五个女儿因此倒了大霉。明明到了最爱漂亮的年龄,却被关在训练场里魔鬼训练,逼得大女儿出走,三女儿上吊,四女儿被陆行鸟踢得半身不遂。好在次女琳达从小争强好战,不爱梳妆打扮,还因长发难以打理,常年光头示人。所以十五岁就继承了族徽,在冰狼堡军中出任军职。

眼看琳达傲然凌风的模样,冰狼王十分满意:“很好,像你父亲一样勇猛威武。本王给你一千人马,黎明出发,去把穿越者和她的同谋都抓回来!”

琳达大声领命,回头就调拨人马去了。

次日天色微蒙,连绵的小雪终于歇了歇。

莉迪亚站在山洞口恣意地伸了个懒腰,呼吸了下新鲜空气,又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在山洞里呆太久,她已经习惯了阴暗和潮湿,此刻看见白茫茫的大雪反倒觉得刺眼。

洞口站着不少打扮成商贩、难民和僧侣摸样的红馆战士,正在等待撤退的安排。人群中,似乎看见了佣兵贝拉,正拉着老板娘说着什么。莉迪亚刚想和她打招呼,却看她带上兜帽孤身钻进了白茫茫的雪原中。

“他们很挂念你。”老板娘走过来,拍了拍莉迪亚的手臂,“已经有好些人请求我们带你一起撤离。不笑吩咐要你来决定。”

莉迪亚有些惊愕。

“现在如果把你留下,恐怕还会被冰狼堡抓住。”老板娘牵起莉迪亚的手,温和地说道,“我也希望你和我们一起转移,等身体恢复了,你随时都可以离开。”

莉迪亚眼圈湿润起来,赶紧趁着一阵强风偷偷擦了擦眼泪。

虽说她在神都有个“公主”头衔,却并不受贵族们待见,即使立下了战功依然被人排挤。反倒是在这个山洞里,她感受到了不曾有过的温暖。看惯了老板娘那面青灰色的面具,也不再觉得可怖,反倒是透出了温柔和慈悲的光芒。

想到这里,她一时哽咽起来,只能不住地点头。

不笑的谨慎实在令人难以想象,两百多人硬是分成三十几个小队,从七八个方向沿着十几条道路撤离。每个队伍的人数极少,莉迪亚这组只有三个人。

因为她的身体还没恢复,不笑派芬克斯保护她。但自从知道莉迪亚是穿越者后,芬克斯的态度明显冷淡了许多。倒是年轻人死乞白赖的要跟着“最崇拜的公主”,这才有了第三者插足

队伍分配完毕,不笑把最后一头陆行鸟牵给莉迪亚代步,亲自留下断后。

这样的安排让莉迪亚心神不宁,虽然已经走了许久,她却总是频频回头张望。

年轻人在前面牵着陆行鸟,悠哉地哼着歌,看她的模样忍不住打趣道:“公主难不成是在想念那个山洞?”

莉迪亚忧心忡忡地摇摇头:“主帅断后,于军不详。”

年轻人挥挥手,“在这里你唯一不需要担心的人就是不笑,他的强大远远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是吗?”莉迪亚的眼皮跳的厉害,心里反而更加忐忑。

“公主知道狂沙帝国吗?”

“当然知道,六大王国之一的沙漠帝国,率先与魔族媾和让出一半国土,皇族偏安享乐,政治败坏,境内路贼海盗横行,听说人人都是罪犯。”

“那倒也不尽然。”年轻人看了眼独自走在前面的芬克斯,“你觉得她像罪犯吗?”

“像诈骗犯。”莉迪亚心里已经脱口而出。好在她及时捂住嘴巴,硬生生把这句话吃了回去。

年轻人笑着继续说道:“狂沙帝国东北部有个港口城市叫赤水湾,那里曾经盘踞着著名的铁胡子海盗团,首领铁胡子手下有七大杀手,三十员猛将,在海上横行一时。不仅袭击狂沙帝国,连北方的黑钢帝国与皇庭帝国的舰队也拿他们毫无办法。”

“哦?”莉迪亚常年身处在西部的神光帝国,对这些东部帝国的战事并不太清楚。

“铁胡子不仅霸占海域,也想趁着狂沙皇族昏庸无能占领一片陆地。他占领了赤水湾之后屠杀了大批反抗者,沙漠中十八部族都被他打的支离破碎。”

莉迪亚瞪大了眼睛,“狂沙帝国的军队呢?他们不管吗?”

“狂沙的军队怎么可能为了部族的穷人作战,他们只会蹲在皇族身边摇尾巴。”年轻人笑道,“那时候只有红馆的马丁大叔敢公然反抗铁胡子。可惜那场仗输的很惨,整个红馆几乎覆灭。”

“后来呢?”莉迪亚连忙问道。

“后来不笑大人一把扭下了铁胡子的脑袋!”芬克斯突然插话,“你们这种蠢货根本不配怀疑不笑大人的力量!”

说完她哼了一声,继续大踏步往前走去,似乎不想和穿越者有什么共同话题。

莉迪亚俯下身悄声问道,“她这是又在骗人了吗?”

年轻人挠了挠头,突然尴尬地笑了,“总体上来说,好像她说的也没错。”

莉迪亚正想问下去,突然背后军号齐鸣,惊得三人猛然回头。

战鼓的喧嚣、嘈杂的人声、陆行鸟的嘶喊,各种声音杂糅着从山洞的方向远远传来。

冰狼堡的军队又来了。

“糟糕,不笑还在那里!”莉迪亚在心里痛骂那些忘恩负义的战俘,若不是他们带路,冰狼王的军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山路。

如果他被冰狼王抓住了,怎么办?

如果没有他,这个组织又该怎么办?

像雪莉那样受苦受难的人们又该怎么办?

“我去救他!”莉迪亚扯起陆行鸟的缰绳转头就跑。

她的骑术本来就高,此刻和坐骑仿佛心意相通,就听见陆行鸟嘶鸣一声,脚下踢起一阵雪浪,如离弦的箭飞驰而去。

芬克斯和年轻人甚至还来不及呼喊,一人一鸟已经消失在道路尽头。

两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儿,芬克斯突然踢了年轻人一脚:“这下怎么办?不笑命令我们不准回头的。”

年轻人抓抓头,摆出了一副便秘的表情,“我怎么知道,刚才还有人说我是个蠢货。”

芬克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料他却找了块没有积雪的树下舒服地躺下来,还招呼芬克斯过来:“你又不能回去,坐下来等呗。”

“坐着等?”芬克斯只恨不能用弓弦勒死他,“万一她……”

年轻人闭着眼睛道:“你不是最恨穿越者吗?怎么突然关心起她了。”

芬克斯气得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