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黑月光洗白后跑路了 >  第二十六章 成功

清风宗

带着黑色帷幕的人拿着剑轻松的通过三个阵法,一步一步逼近面前的千军万马。

一人抵万人

随着清风宗掌门一声令下,又有数十个弟子冲上前却都被杀死。

没错没有击退,而是一招毙命。

清风宗掌门颤抖着指着面前的怪物“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非要置我宗门上下于死地!”

“你们的恶梦。”

入耳的是一股清冷的男声,婉转却又带着冷意。

随着清风宗的长老们开始上手,又是一番激烈的战斗,男子身上才挂了彩,他所向披靡,连杀三位长老,然后一步步紧逼清风宗掌门。

正当众人上前准备围剿继续送死的时候,“白熙”拦住了他们“住手,我知道他是谁。”

“她”才低头看向那个浑身带着血痕的人“你是不是也要杀我?”

只见那人轻笑一声“那就问你为什么要来这儿?”

“白熙”慢慢靠近他“我会救你的。”

那人明白了她的意图一掌将他掀翻“白熙不会是这样的眼神看我!”

叶枫吐了一口血,变成了原来的模样。

众人惊呆了,白熙怎么是叶枫呢!

只见那人疯狂得大笑起来“哈哈哈,我和她认识那么久怎么会不辨别不出来。”

叶枫捂着胸口站起来,猜测道“你是兰无忧?”

话音一落,整个清风宗静的可以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是有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只不过一切都晚了,你们都该死!”

兰无忧拿出无禅珠,阴狠的笑了起来,闭着眼念出诅咒。

整个清风宗的所有弟子开始栽倒在地,修为不够的,直接七窍出行。

“你这样对得起白熙吗!”叶枫怒目而视大喊道

兰无忧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念咒。

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护身罩,清风宗掌门率人去攻击那个护身罩却被反伤。

整个清风宗都陷入了痛苦之中,其他宗门的弟子也束手无策也受到了些许影响,只不过这是专门针对清风宗的。

“长安哥哥。”

一个柔媚的声音从天边传来,众人向天边望去,一身红嫁衣的女子自天而降。

红衣女子步步生莲,眼间带着三分温柔,三分娇嗔。

背对着她的兰长安听到这个声音颤巍巍停了下来,难以置信的慢慢回过头。

不等女子走到他的身旁,兰长安就冲他跑去将他抱在怀里“阿昭,你真的回来了吗?这是梦吗?”

女子用手轻抚着他的青丝,一言不发。

清风宗掌门看着女子的面貌,瞬间疯魔了起来“哈哈哈,报应啊!”

抓着身旁的弟子指着兰长安的那边“看到没,报应来了,她的鬼魂来了。”

众人哪有闲心管他,有心人听出了不对劲,那个女子喊兰无忧的是长安哥哥。

只见女子眼角滑落出一滴泪“我都看到了,我满足了,你放手吧!”

“不——昭昭,就差一步。”兰长安流着泪身体猛的一震,突然放开她,向她比划了一个一。

“那你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的执念!”

“为了你啊!”兰长安松开手,狠狠的指着心口“我这里全是你,一丝一分全是你!”

女子看着兰长安疯狂的模样愣住了,凤昭如果看到这个样子该多么难受。

见女子不说话,兰无忧愣住了,委屈的像个孩子拉着她的说“对不起,我不该凶你。阿昭,你别生我气。”

兰无忧再一次将女子拥入怀,他深深吸着女子身上的香气,沉迷的眼神瞬间变得清醒缓缓将她放开。

女子将他一把推开,垂着手抬头看着他“你终于发现了,兰长安!”

兰长安双手按着她的肩,眼里的泪仍然不止,摇着头似乎想解释什么“对不起,熙熙。”

白熙将脸上的幻影出去,原本的容颜露了出来,一滴滴泪从脸上滑落“我和她长的很像,所以你恶不恶心啊!”

她一把将他推开狠狠的甩给他一巴掌“兰无忧呢!”

兰无忧也不反抗,摇着头后退“不知道,我不知道”

“收手吧,我会帮你逃走,我不会让他们追杀你的。”

兰长安笑出眼泪来,满脸绝望仰天痛吼一声“啊!为什么,你们都认为错的是我,错的难道不是他们吗?”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没有错!可是这些无辜弟子何其无辜!”白熙指着对面那些人“他们没有父母亲人了吗?没有心爱之人了吗?”

“他们一点也不无辜!”兰无忧止住眼泪,一把拉着白熙的手,朝着地下的一个尸体探寻灵力“感受到了没,那是我家阿昭的。”

白熙低头看着手,手上还残留着余温,那是羽族的灵力。

“我知道,我都知道。”白熙眼泪硬生生得逼回去了。

“所以熙熙你会帮我,对吧。”兰长安慌张的看着白熙,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无忧陪了你十三年,可剩下的时间全是我陪你的,我把你当妹妹,我对你的感情也全是真的。”

白熙抬着眼眸,豆大泪珠啪嗒落下“如果你成功的话,下一步计划应该就是夺取我的魂魄,将我祭天来复活你的凤昭是吗?”

兰长安咽了口吐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小心劝道“不是的,你不是告诉我你喜欢兰无忧吗?兰无忧死了那你不应该去下面找他吗?熙熙这也是帮你啊!”

白熙觉得不是兰长安疯了就是自己疯了。

“是你告诉我你喜欢兰无忧的啊!”

“试探!全是试探!”白熙一把推开兰长安,她面如死灰。

十三岁之前和兰无忧相处的场景,她渐渐全部忘怀了,活了两世的她脑子里记得最深的人竟然全是兰长安冒充兰无忧的之后的事。

到底是兰无忧还是兰长安呢?

兰长安惨淡的笑了笑,站起身来“那我就放心了。”

“我去了那个地方,我见到了她,她说她想让你放手了,她想入轮回,想让你等他!”白熙用力挣扎着,纤细的脖子处被一个有力的大手狠狠的抓住。

“你又骗我,她从不入我梦,你怎么见到她!”

白熙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她觉得要交代在这儿的时候,扼住自己命运咽喉的手猛的一松。

兰长安胸口刺入一把火剑,他不由自主的后退跪在了地上

她重重的砸到地上那一瞬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圈住,那人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汗。

“给我等着,事后再找你算账!”

萧暮将她抱起飞到一身月白色男子的那边。

兰长安看着拿到月白色的身影,充满恨意的眼里出现了释然,他将那剑拔出砸到地上。

他边哭边笑,对着他张开一个怀抱“是无忧啊,欢迎回家。”

白熙错然的看着身边那人,张了张口却说不出口。

萧暮吃味的捏了捏她的手。

白色帷幕男子盯着那人没有上前“兰长安,爹娘已经知道了,收手吧!”

兰长安收回自己的手,抬手看了看“阿昭那个时候会不会也是这般希望那些人收手的。”

“十年了,难道还不够吗?”

“可是阿昭是被那些人分食灵力后力竭而亡的,他们说她出生在羽族非人非神弃之如敝,可是看到她功法集大成起了那样龌龊的心思,她可是羽族最后公主”

兰长安继续一步一步逼近。

“你知道我找到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浑身干瘪,几乎血肉无存,甚至连她翅膀上的羽毛全被那些人都拔掉了。而我只想让她复活,哪怕用尽我生生世世所有的灵力我也愿意!”

“可是没有办法能帮我。”

”无忧,你说我做的有错吗?我只是杀了他们而已!“

“那是我捧在手心里的阿昭啊!为什么我要去闭关,为什么我要担起茗画山的责任,我只要我的阿昭!”

天地之间唯有兰长安的声音,撕心裂肺,响彻云霄。

兰无忧抬着脑袋抿了一下嘴唇“你是没错,要是我也会那么做。我不是来劝你的,是来救你的。”

兰长安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救?哈哈哈,你要救我?”

“这些人我帮你处理掉,你毁掉这身皮肉带着凤昭永远离开茗画山,与我们再无瓜葛。”

“还有一炷香,等到望月宗那群人到了,你就走不了了。”萧暮善意提醒道。

谁知兰长安摇了摇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落到你们手里甘之如饴!”

萧暮扭着眉挥了挥手将他掀翻在地看了眼兰无忧“我就说疯子是救不得的。”

“我不需要让你们救!”

兰长安立刻从地上爬起,打坐起来继续念着被白熙打断诅咒,此时远处大殿内的弟子晕的晕,死的死。

没有人阻止他,随着已经疯掉的清风宗掌门吐血而亡,清风宗也恢复了寂静。

诅咒是有反噬的,兰长安最后也倒在了地上。

嘴里不停的吐着黑血。

兰长安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道。

白熙不顾众人的注视,上前给他喂上灵药,用着稀薄的灵力去检查他的身体“没骗你,阿昭说让你等她,她可以入轮回的。”

兰长安痛苦的摇了摇头“是真的吗?”

白熙点点头“她说让我救你的,错的真的不是你们,是这个世道。”

“我——”

白熙回头看了眼萧暮对着他点了点头,萧暮看了一眼兰无忧。

兰无忧上前将他打昏背到背上“我先过去了。”

白熙走到兰无忧的身旁“你会回茗画山吗?”

兰无忧脸上露出淡然的表情“他们只有我了。”

说完便带着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萧暮走到兰长安刚刚倒下的地方将无禅珠收入袖中。

叶枫此时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立刻跑了过来“大师兄,小师妹。”

“叶师弟既然醒了,就在此等着师父他们来吧!”萧暮说着就一把抱起白熙“小师妹受了小伤,要先带她回去。”

叶枫看到了白熙脖子上的掐痕,点了点头。

此时其他宗门的弟子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叶枫看着这满地的狼藉,一切终于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