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是很特殊的道士 >  54中国贞子,张小年复活

这是中国版的贞子,绝世凶灵二指宽,正所谓斜看而坚灵看之宽,婚龄凶不凶,就看两家有多宽,越窄越凶,而这二指宽则为魂中之王,胸中之极,上古凶手盘活,如今只剩一丝残魂,只能暂避锋芒。

你现在的灵力刚二指宽,拼命那就是找死,不过只要站立不动,用魂比心灵法,应该能蒙混过关。

胖子很是无语,门派虽然只剩咱一小一餐,难道就没有什么逆天正派的法宝吗?

经这么一挤兑,盘古虽然拿不出什么法宝,但还真想出了一个通灵隐匿之术,随即在胖子的催促下合力施展的。

想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人生万物无不由。购机一时翻墙走。

咒一念吧,天空飘来漫天的黑指挥,这是嫂子们烧伤的指挥,被称作无根之,这种黑灰贴在人身上,二指宽是看不见的,现在要做的就是披着这身隐身甲,等到鸡鸣天亮即可。

就这样,胖子一动不动,因为站得久,甚至破了在学校的罚站记录。本以为等到天亮就会香无视,但事情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两只黑驴子突然窜了出来,还任性地抬着一盆东西,随后冷不丁的朝着胖子跑去,胖子大吃一惊,这是狐狸精?

看到一声不好后,身后二指宽开始发出冷笑,随后嗡的一声,胖子脑袋瞬间短路,二指宽在其身体不停窜来窜去,随后被提在了空中,脑袋不停地晃悠。

与此同时,那群黑匣子来到了张小年坟前,站定后开始疯狂刨坟,很快就露出了小年的大红棺材,迫不及待打开了棺材,可棺材里除了一件衣服外,哪里还有张小年的身影。

原来胖子耍了一个小聪明,棺材里埋的是小年的衣冠冢,真身却是另外选了块空地。

见此一幕,带头的灵王火冒三丈,命令小弟齐刷刷朝胖子冲去。离群一边走还一边叠罗汉,来到胖子面前时也跌至了最高。

李王猛地一跃,朝胖子扑去,爪子印在胖子额头后,灵魂瞬间离体,被拍出了肉身,李王又顺势按住了胖子,随后一阵叽叽喳喳的比划,那意思很明显,你要是不说出尸体下落,就让你魂飞魄散。

胖子机灵成精,哪能不懂意思,随后竟真说出了一个答案。听好了,尸体就藏在李宗平隔壁的老王家的三婶的二舅妈的叔叔家的猪圈下。

一听这话,黑李子先生猛地一拳,随后跟另外一只叽叽喳喳探讨了起来,胖子则哈哈大笑起来,畜生就是畜生,智商是始终是硬伤,和灵王一巴掌就呼了过来,阎王毕竟灵智较高,如此计量自然一眼识破。

与此同时,坟地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一群黑猫正诡异地围成了一个圈,似乎在进行着什么仪式。

空地中泥土似在翻滚,一股气息似乎正在慢慢苏醒。忽然,一只手臂从空地中伸了出来,正是又被复活的张晓明。

一,我为什么要说。你敢信小伙刚被埋葬下土,却突然又从坟中复活。

这个蹲在自己墓碑上的男人叫张小年,躺在棺材送葬时,却融合了之前吞服的僵尸血,以僵尸之身再一次复活。

背后乾坤再浮尘,王者归来,再一次重生,整个人的气质大变。而此时胖子被离王拍拥在地,正欲图不轨,砰的一声,一块石头从天而降,来人正是有了八块腹肌的张小年。

小年师从通胜道,隐于护驾,不论生死之功德,今日这一记石头将彻底断开与仙家的任何瓜葛。

从此天涯是路人,几只鼻子纵身一跃,可迎接他们的幼师石子很快地上,湖是一片,又捕了几十偷后,张小年自沙尘归来,郑重朝胖子方向说道,你摒弃这苍生之道,这天地也无应于你,这世上最可悲的是莫过于死后成鬼,永远的迷茫,无限痛苦的回廊,谁会怜悯一个死魂的痛苦,只有你自己,不是吗?

也许有的时候魂飞魄散是对你们最好的解脱。二指番被揪出来后。冷笑原厉头发似向壮硕的张小年缠绕而去,可张小年轻松一阵,发丝尽断,从此我要用这眼看破神佛演须弥,我要用我这道杀平猪血付苍生这乾坤,我背得起谋杀乾坤带开二指宽,被尽数吸入再次复火的张小年当真恐怖如斯,终于不用简陋靠自己站起来了,而此时胖子的魂魄也终于重归肉身,站起身后给张小年递上了小服,两兄弟四目相对,终于再次以人类只身冲锋,因为之前击杀了一大群离子,饥肠辘辘的两人顺势将其架上了铐架。

闲聊了下,鸭儿,你现在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我也不知道,就感觉睡了一觉。

鸟儿,看你这脸色铁青,你不会变僵尸了吧?什么僵尸啊,你家僵尸能吃烧烤,胳膊能打弯啊,真是的,两人久别重逢,欢声笑语,胖子仍不死心,嚷嚷着要看张小年的牙,确定真没有僵尸獠牙后才放下心来。

两人。一口我一口,边吃边聊,张小年一下也惆怅万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回去该怎么面对妈妈还有班里的同学,可胖子却知道两人这一趟凶多吉少,整座山应该都被仙家的手下包围了。

可张小年并不担忧,自己刚刚重生再次升级,凡是挡路的,来一个放倒一个。

突然,刚刚豪言壮语完毕后,小年突然感觉肚子有点胀,这是要闹肚子上大号了。

随后不管不顾寻了块石头后便开始疏通管道,感慨一声,这野味果然不能乱吃。

突然,一只赤红色的虫子出现在了身旁,等飞到手指上时,小年用嘴一吹,可那蚊子竟突然燃烧了起来,而那火还不是普通的火,怎么扑也扑不灭。

就在这时,眼角余光一瞥,天空密密麻麻布满了赤红色,虫子宛如末世降临般朝张小年飞来。